阿里巴巴上市,决定舍港就美,惹来坊间很多叹息声,港交所总裁李小加被记者追问反应时,亦无奈地说一声:可不可以问其他事情。

且说一段历史。1971年,位居党副主席的林彪和毛泽东闹翻,行刺毛不遂后,联同妻子叶羣儿子林立果和司机亲信共9人乘飞机投奔苏联,飞机快要起飞时,风声走漏,有说是林彪女儿林豆豆报讯,周恩来问毛泽东是否需要阻止林彪飞机起飞,毛泽东回答:“天要下雨,娘要嫁人,由他去吧。”阿里巴巴最终选择在海外上市,我也跌了眼镜,虽然这并不代表世界末日。

互联网公司是烧钱行业,由创业到收支平行,中间需要大量的融资,始创人占的股份到了上市时往往已经被摊薄得很利害,以阿里巴巴为例,马云和他的创业团队目前占阿里巴巴的股份只是13%,阿里巴巴目前最大的股东是美国的雅虎和日本的软银,分别占24%和36.7%,但近日美国互联网股的股价非常火热,即使马云属意香港,其他的股东最关注的仍是套现。

港交所错失“大刁(deal)”,有人归究香港市场创新不足。容许以合伙人形式上市并不是什么创新主意。香港的股市监管一直徘徊在半注册,半批准之间,既不像美国般,只要披露风险,在交易所注册便成。也不像中国般,发多少股、定什么价都要由监管机构决定,保障小股东利益一直是港交所的使命。

    香港创新是否不足?很难一概而论。我并不怀疑香港民间的创新能力,至于政府在发展金融行业方面,比起邻近地区,一直没有采取太多主导,这亦是受过往不干预政策的影响。现今市场偏好的钟摆由过往的不干预转为追求政府参与。但政府拿错主意的例子比比皆是。在今天的政治环境,政府的不为往往被标签为跛脚鸭。做亦被讥为好大喜功。

至于阿里巴巴是否创新金融呢?阿里巴巴推出余额宝,创造了中国基金业的历史,中国的互联网金融在几乎毫无章法下取得空前的成功,主要原因并不在于产品创新(货币基金是老掉大牙的金融产品),而是反映中国的金融行业的落后,制造了明显的套利空间。

中国利率市场僵化,个人存款利率完全不反映信贷市场对资金的需求和成本,余额宝为散户提供超级流动性和高收益,再加上阿里和淘宝网的买卖安排,先天就在系统里面扣存了大量现金,形成一个潜在的销售平台,但余额宝本身并不是金融创新产品。

近日市场不断传出中国互联网龙头公司有兴趣进军银行业,官方的反应目前为止是欲抑还拒,金融创新是克强经济下的一支大旗,但大陆银行又岂止是银行那么简单,他们都肩负为国家维稳的任务,互联网公司在人气和销售方面,绝对可以颠覆传统银行,但在作为信贷风险的缓冲,互联网公司愿意像银行般用自己的股本去承担信贷损失吗?

中国近日见到的金融创新创新的不是投资产品本身而是销售渠道真正的金融创新,还看明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