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多人投资股票,力求取得超额收益,也有部分投资者投资于指数化产品,攫取平均收益,但无论哪种交易方法,都只有低买高卖才能获利。怎样才能做到低买高卖是每一个投资者都在研究的问题。

本文着重阐述将人类群体性恐慌和贪婪这一定性事物量化,以精确寻找A股系统性拐点的方法。恐慌与贪婪量化系统秉承“投资绝对不能亏损”的绝对收益理念,将风险控制放在第一位,在震荡市中表现尤为出色。

 

技术分析选时

实际上,无论在经济周期的上升期还是调整期,证券市场整体估值水平总是围绕着动态预期价值上下波动。这一点在震荡平衡市中,表现更加明显。而震荡市占据着股市周期的大部分时间。毕竟大牛市和大熊市只是特殊经济时期的产物。

造成过度波动的一个重要原因是心态的不稳定。甚至机构专业研究员、分析师、投资决策者的心态也存在问题,专业投资机构还会因业绩压力导致情绪被动放大。比如股价放量上涨后,券商卖方研究员马上推出研究报告解释上涨原因,目的之一是摆脱踏空责任,而一些机构投资者因羊群效应导致从众投资、追涨杀跌。恐慌会让估值水平过度低于价值中枢,而贪婪则会造成相反结果。

长线价值投资者会在经济周期底部到来前精选投资标的,左侧安全边际区域买入,并忽视股价运行中的短期甚至中期调整,这种投资方法以在股市上升周期中谋求超越指数的相对收益为目标,而在下跌周期时,长线价值投资者将选择长期持币观望,直至安全边际再度临近。通常规模化的产业资本以这种投资方法为主导。

长线价值投资者时常遇到窘境,甚至价值投资的大师们也会发现,价值投资有时无异于赌博,他们时常要面对“翻纸牌”的困惑。估值体系并非一成不变,好苹果瞬间也可以变坏。而价值投资的鼻祖格雷厄姆及其学生巴菲特均将“绝对不能亏损”摆在投资教条的首位,因为一旦逻辑错误做错方向,长线价值投资者很可能要忍受长期被套牢的风险,巴菲特便饱尝补仓滋味。

试问,如果证券市场的每一次波动趋势都能够被精准把握,投资者总是能够买卖在每一次趋势拐点处,那么长线价值投资者是否还会在上升周期忽视短期波动?在下跌周期对趋势性反弹保持冷眼旁观?

的确,能够买卖在拐点对绝大多数专业投资者来讲都是奢望,因此我们总是听到股票分析师们表示“不要妄图买到最低价,卖在最高价”。他们或许并没有在屡战屡败后将捕捉拐点的研究坚持下去,或者是方法不当。

怎样的方法能够精确捕捉股价拐点,在趋势变化中波段操作,攫取最大受益?《证券投资分析》一书中告诉投资者,“基本面分析选股,技术分析选时”,两者缺一不可。而本文主要介绍“选时”的问题。

 

欧美股市逆向晴雨表

从进入股市的那天起,我们就听到很多人在谈论,投资股票应该在证券营业部人头攒动时悄然离场,而在门可罗雀时悠然进场。有业余投资者便根据营业部门口的自行车数量作为买卖依据。这便是一种基于恐慌与贪婪的简单量化投资方法。

在量价趋势理论方面,著名的“葛兰碧九大法则”中,第七法则阐明“股价往下跌落一段相当长的时间,市场出现恐慌性抛售,此时随着日益放大的成交量,股价大幅度下跌;继恐慌卖出之后,预期股价可能上涨,同时恐慌卖出所创的低价,将不可能在极短的时间内突破。因此,随着恐慌大量卖出之后,往往是(但并非一定是)空头市场的结束。”

寻找到恐慌所创出的最低价,便打开了拐点交易技术的大门。

目前,全球范围内,研究恐慌的指标,最著名的当属美国芝加哥期权交易所的VIX指数,又称“恐慌指数”。VIX指数在1993年推出,以期权隐含波幅反映市场情绪。

一般来说,当投资者对后市看跌,会订出行使价较当时指数更低的期权合约,因此期权价格可以反映市场对后市的看法,而买认沽期权,可以对冲指数下跌的风险。当这种避险需求增加,同时也推升价外认沽期权的隐含波动率。VIX就因此被推升,反映市场正陷入不安。如果VIX陷于极高或极低,反映两种极端心态,就是投资者可能是极度恐慌,不惜代价买入认沽权,或极度乐观,不作任何避险操作。

除美国之外,德国的VDAX-NEW指数,法国CAC40波动指数,比利时、荷兰等股市也有同类指标。我国香港在2011年3月份也推出了恒指波幅指数,其原理与VIX指数雷同。

 

构建中国恐慌指数

由于中国A股并没有指数期权产品,也就无法根据仓单量化避险需求。但我们依旧可以利用其原理,构建自己的恐慌指数。

个股与大盘,特别是沪综指的运行节奏并不完全一致。部分股票会先于大盘下跌、起稳、上涨,而一些股票与大盘同步,另外一些会滞后于大盘走势。给大盘的拐点研判制造困境。

怎样精准捕捉大盘拐点,掌握股市趋势性脉动?

将高概率的各种市场信号进行加权量化,各指标所占权重以信号成功概率为基础。实践中发现,越是高成功概率的信号,出现频率越低,一旦出现,给与的权重也就越大。再通过对所有股票的短期、中期、长期信号进行加权,找到数值最大的那一天,也就是各种信号交集最大的那一天,通常便是大盘运行趋势的拐点。拐点产生后,大盘必然改变原有运行趋势。

比如,空头占主导的市场,大盘连续阴线趋势性下跌,当恐慌极值出现,在没有重大利空出现的情况下,下跌趋势将终结,拐点产生后,大盘将可能出现三种走势:平台整理(多空平衡)、反弹、反转,直至空头重新成为主导。反之,多头主导市场,情形则相反,不再阐述。

恐慌与贪婪量化系统秉承“投资绝对不能亏损”的绝对收益理念,将风险控制放在第一位,尤其在震荡市中表现尤为出色。

历经20载风雨雕琢,动态价值投资理念在中国证券市场愈发深入人心。基于此背景,利用恐慌与贪婪决策系统把握波段操作买卖点,是资产管理者走向成功的关键。

 

系统详细使用方法待下文。

                        文 / 史宁  中国泛海董事会办公室证券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