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菲特:没有刻意回避海外收购】晨星公司沃伦(Gregg Warren)提问,为什么不在美国以外进行更多收购?是否美国比其他市场更具吸引力?巴菲特表示:“我们从来没有因为一家公司在海外就放弃机会。我们只是运气不太好,没有关注到太多的美国以外企业。”他还称,此外几乎美国所有想出售公司的创始人和家族都知道伯克希尔,而其中许多人倾向于卖给伯克希尔,而外国公司没有如此近地接洽,“我对我们在美国之外的地方没有如此好运气感到有些失望,但我们将继续致力于海外的机会”。

       

         巴菲特回顾与反思金融危机期间投资:他认为公司在金融危机期间使用大多数现金“时机过早”。在金融危机发生最初几个月,巴菲特匆忙介入,并与一些大型美国公司进行一次性交易,其中包括高盛(158.88, -1.49, -0.93%)与通用电气(26.68, -0.09, -0.34%)等。此外,伯克希尔公司也向哈雷戴维森(72.68, -0.31, -0.42%)与蒂芙尼(88.41, 0.29, 0.33%)等企业进行较小投资。巴菲特表示,从现在所知来看,“我们远不如将所有资金保留到金融危机真正见底时。时机预测或许能显著改善,唯一的问题在于我从来不知道如何确定市场何时见底。

       

         【巴菲特:每个人的能力圈要靠自己去丈量】听众提问:一个人如何计算出自己的能力圈?台下笑声一片,巴菲特表示,他非常了解自己能力圈的边界,但自己对其他人实在没有什么建议,每个人都有必要意识到自己所具有的能力和知识。巴菲特还称,许多CEO既不知道自己能力圈的起点,也不知道终点。芒格补充道,能力只是一个相对概念。

       

         巴菲特:富到一定程度后消费与幸福负相关。提问:你们的节俭是否有利于伯克希尔的股东?巴菲特先问芒格:“我们两个谁更省?”芒格答道:“在个人事务方面,沃伦比我节省。”巴菲特随后道出了他的消费观:“我的生活不会因为我花更多的钱就变得更快乐。更多的财富和收入使人生变得不同有一个极限,一旦超越这个限制,更多的消费将与幸福负相关。”

       

         巴菲特:我们总部不转移将扎根美国。纽约时报Sorkin提问,辉瑞(30.75, -0.40, -1.28%)正在收购阿斯利康(81.02, -0.07, -0.09%),将转移总部减少纳税,伯克希尔会做类似的事情吗?巴菲特明确回答不会。他进一步指出,公司不可能在其他任何的地方取得如此的成功,只有在美国才可能,“我不能眼瞅着伯克希尔继续像现在这样繁荣昌盛而不支付我们应负担的税金。这不是说我们志愿多交税,我们只缴纳必须交的税,我们遵守法律。一旦有税务优惠我们会加以利用。过去多年我们赚了很多钱,也交了很多税。”

       

         巴菲特/芒格谈该不该担心通膨:巴菲特称,如果一夜之间每个美国人都得到100万美元,伯克希尔处境将会不妙,伯克希尔的每股收益会增加,但股票价值会显著下降。芒格似乎不像巴菲特自称的一样对美联储自金融危机以来的行动感到赞叹。他表示,“政客们”无止境印钞用钞,总会达到某种极限。他表示:“我永远不会忘记德国魏玛共和国。其他人也不应该忘记。”

       

         【巴菲特:不会买职业体育运动队】听众提问:你们会不会买一支职业体育运动队?巴菲特明确表示:不会购买,如果大家听到有人说这方面的消息,那还是换一个话题比较好。

       

         巴菲特:别拿我们与激进投资者相提并论。巴菲特表示,他从来没有用过衍生品来收购可口可乐(40.95, 0.17, 0.42%)股票。面对知名的激进投资者艾克曼(Bill Ackman)将自己参与收购眼力健(169.91, 1.22, 0.72%)与巴菲特1980年代收购可口可乐股份相提并论的问题时,巴菲特指出,这完全没有可比性,他从来不碰衍生品,迄今也没有收购剩余的可口可乐股份。巴菲特还对激进投资者作出了评价:“在华尔街上,任何事物只要能吸引到资金流似乎就被看做成功,而且会持续下去,直到这种模式不再奏效。”芒格则明确表示:“我认为激进投资者对美国没有什么好处。”

       

         巴菲特:收购应瞄准更大型公司。投资者格里高利-沃伦(Greggory Warren)提问:伯克希尔是否应买入许多快速增长型公司?巴菲特:这个问题第一答案,就是不应预先排除其他答案。如果旗下某个部门对某行业很熟稔的话,可能使用3到4亿美元(收购),我们不会忽略任何可能会有实际影响的企业,无论其规模如何。去年我们子公司收购了25家企业,并且还将继续…从现实角度来说,我们已使伯克希尔增加了不少盈利动力。我们应瞄准一些较大公司。芒格:我同意这一点。收购数以万计的小型企业,并不理想。

       

         芒格:美国教育应向中国学习。巴菲特股东大会上有来自上海的股东提问:您对中美的教育市场将如何改变未来有什么看法?芒格笑称,这问题真简单啊!巴菲特抢着说:“不管查理说什么,我都赞同!”全场一片哄笑。随后芒格正色道:“我认为美国让公立学校系统堕落是一个巨大的错误,中国正力图不重蹈我们的覆辙,我们应该多向中国学习。”

       

         【巴菲特:孩子理财教育要从父母抓起】听众提问:什么是促进孩子理财素养的最佳途径?巴菲特指出,越早愈好,这不能仅依靠学校,也必须依赖你的家庭。巴菲特称,假如没有学校教育介入,你很难拥有超过父母的理财习惯,我赞成在读书的很早阶段就接受理财教育。芒格认为,理财教育的多数责任应由父母承担,在理财教育方面,大学的问题比小学、中学要大,目前大学教的许多金融课程都是胡说八道。巴菲特秉承芒格说啥他一律赞同的做派,“我认为大学理财教育常常是弊大于利。”

       

         巴菲特:将来公司钱会多到不知如何处理。巴菲特回答了股东关于未来20年伯克希尔看起来怎样的问题。巴菲特表示,他不完全知道答案,但公司资本多到不知如何处理的时候会到来。巴菲特称:“我确切知道的是,将来我们拥有的现金会多到我们无法明智的投资。这并不遥远。距离我们无法明智地处理的数字正在接近。”巴菲特称,届时公司可能回购股票,但一些巴菲特主义者会将其言论解释为最终不排除派息。巴菲特称:“我们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股东利益。所有的决定都是基于这个原则。”

       

         【巴菲特:公司一拆为四将是巨大错误】股东提问:是否有合理方式将公司拆分为4家大型公司,更好地向世界展示公司的价值。巴菲特认为,这不仅不是一个好主意,而且是个巨大错误,“我们将失去很大的价值”,原因包括资本配置和税务因素,还有其他一些因素。还有股东不依不饶地问派发股息的问题,巴老在经过了长时间问答后可能有些糊涂,似乎忘记此前公司已公布股东在这一问题上的压倒性投票结果,他表示自己对如此多股东满意当前的不派息政策“感到惊讶”。(新浪(48.15, -0.38, -0.78%) 立悟 张俊/编译)

       

         上半场问答精要

       

         巴菲特回答股东问题前讲段子:"我认识的那些亿万富翁让我明白,财富只是让他们本来就拥有的美德得到彰显。至于那些本来就是混蛋的人,财富也改变不了什么,他们只是变成了有钱的混蛋。”

       

         巴菲特介绍公司业绩,表示今年有位股东进言:“公司实在太有钱啦!可我们每个股东没有都像巴菲特那样成为亿万富翁,所以应考虑每年支付给股东一定数量的股息”,但比例超过97%的B股股东反对这项提案。

       

         巴菲特谈为何不反对可口可乐薪酬计划。此前可口可乐准备为高管发新股和期权,这将稀释现有股东的权益。据《华尔街日报》报道,巴菲特私下曾对此表示不满,但作为可口可乐的大股东,股神麾下的伯克希尔没有对计划投反对票而是投出了弃权票。巴菲特解释道,即便认为此计划规模过大,存在稀释作用,但伯克希尔并不打算为此跟可口可乐“宣战”,且针对该计划稀释程度的计算(据称有16.6%)非常不准确。

       

         巴菲特、芒格答过去5年表现不及标普指数(1881.14, -2.54, -0.13%),曾向芒格请教如何择婿的 CNBC 美女记者Becky Quick在巴菲特股东大会上提问,你们为何没有在过去5年中没有跑赢标普500指数呢?巴菲特指出,伯克希尔在大市非常强劲的时候表现会差一些,但在标普500指数表现不好的年份会相对更好,“我在2012年的股东信中警告过大家,如果2013年大盘还是表现良好,我们在每个5年时段内都跑赢标普500指数的纪录可能告终。在每次经济循环周期中我们都会表现更好,但这一点我们不能打包票。”芒格接茬道:“伯克希尔的回报计算是税后的,而标普500指数不是。因此,战胜该指数是一个很高难度的事情。”

       

         巴菲特谈论与3G公司的合作。约翰-格雷厄姆(John Graham)提问:伯克希尔公司有收购成功企业然后放弃它们的记录。3G公司(伯克希尔在亨氏的收购伙伴)更像是维权投资者股东。伯克希尔会不会从3G公司聘请一个人来经营伯克希尔的某个分支机构?巴菲特:我认为两者混合效果并不好。但我认为3G表现良好。以前我曾远远观察过它们,最近还特别留意过。无疑它风格迥异,我们混合起来不会有利,但二者合作会带来更多机会,我因此倍感高兴。

       

         关于伯克希尔去年投资BNSF铁路公司,目前表现不错,另一家铁路公司UP(联合太平洋(188, -0.80, -0.42%))似乎表现更佳,BNSF面临什么挑战?这两家铁路公司有什么差别,是否会导致盈利表现分化?巴菲特答道,北方铁路存在许多的故障问题,冬季严寒造成BNSF出现许多次列车服务中断。伯克希尔将在铁路上再投资50亿美元,这是其他公司无法相比的,期盼BNSF今年晚些时候的利润更好。

       

         巴菲特股东大会上巴克莱分析师Jay Gelb提问:如何为股东释放价值?你们麾下的企业会IPO吗?巴菲特首先直截了当地回答,不会IPO。巴菲特进一步指出,几乎没有其他任何一家公司像伯克希尔这样如此多地探讨内在价值,他们认为对伯克希尔的股票来说,内在价值达到账面价值的1.2倍意味着价值被低估,如果这一比例超过1.2,他们将回购股票。巴菲特还称,芒格和他两个人对伯克希尔内在价值的估计偏差可以达到5%之内,但他们的估计不太可能达到偏差只有1%的水平,因为内在价值天然的存在不确定性。

       

         提问:如果你必须把所有的净资产投入到一家公司,会投哪家公司?巴菲特:这是个好问题,但我不会告诉你答案。

       

         针对如果芒格离世,谁将接替芒格的问题。巴菲特称,芒格已90岁了,芒格的中年所作所为,让他觉得很励志,“他们老是在谈替代我的问题,但从没有人说过替代他的话题。”巴菲特表示,一旦芒格身故,他下面可能不会再设置一名新副董事长。芒格接茬道,这个问题或许很快就会见分晓,“大多数90岁的人走得都很快。

       

         伯克希尔是否会加大披露高层的薪资?巴菲特:我们会按照美国证交会(SEC)的要求来做,公开高层的薪资会催生不必要的嫉妒。

       

         【巴菲特回应能否让奥巴马改变经济政策】来自丹佛的一位股东提问,美国这列火车正开向错误的方向,奥巴马是不是把经济搞砸了?作为一个享有知名度的投资人,巴菲特能否利用自己对奥巴马总统的影响力,帮助奥巴马做出一些改变?巴菲特指出,目前美国企业干得很好,眼下的企业税也不是太高,没有人想在政治问题上说服彼此。股神通常在股东大会上会力图回避政治事务,“我不想说服您,您也不要说服我。”

       

         巴菲特嘱咐太太,自己死后要注意投资安全。巴菲特认为,安全是投资的第一要义,今日股东大会上,他告诫妻子在没有自己的日子里要注意投资安全。

       

         【巴菲特谈伯克希尔的弱点:捞钱不力 换人太慢】有股东向沃伦-巴菲特提问,伯克希尔有哪些弱点?巴菲特说,在从某些子公司获得现金方面,公司原本可以做得更积极一些。他表示,“我还有一个明显的弱点,我在调整人员方面的行动比较慢。”

       

       

         巴菲特称现金就像氧气,不缺氧不知道它珍贵。有股东提问,为什么伯克希尔麾下能源集团保留所有的现金?巴菲特回答称,能源公司有更多收购机会,我们将永远在手头留出200亿美元现金,不能指望别人和银行,“现金是氧气,99%的时间你不会注意它,直到它没有了”。

       

         股东大会上有人问世界上最大公务机运营公司NetJets的前景。巴菲特答道,这家公司收益不大,从事的却是一个很体面的产业。巴菲特明确表示,旗下的NetJets私人飞机租赁业务即将扩展到中国,这将发挥长期效益。

       

         关于美联储延续的超低利率政策是否会伤害经济?巴菲特为联储前主席伯南克辩护,他回顾了2008年金融危机的可怕,表示自己曾公开捍卫政府规避这场灾难的做法。现在经济的复苏得益于低利率,公司利润也开始增长,现任联储主席耶伦开始逐步缩减QE,但经济的反应仍有待观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