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额宝打响了互联网金融的第一枪,但随着各种“宝宝”不断涌现,监管层不断施压,互联网金融有高开低走之势。以互联网金融产品论,余额宝等等并无任何金融创新,注意是金融创新,但仍能引领当今互联网圈最大的一股风潮,不得不提及一个“陈旧”的概念——长尾理论。

长尾理论在2004年引爆网络,有着亚马逊和Google两大案例做护法,彼时互联网从业者言必称“长尾”,此时互联网金融成为焦点,长尾理论也“枯木”逢春找到新支点。

如今介入互联网金融主要有三种基本模式:第三方支付、网络借贷和金融中介。支付宝、财付通属于第三方支付,阿里小贷以及各类P2P网站属于网络借贷,余额宝等属于金融中介而不是金融——仅销售天弘基金产品,并未利用杠杆。除了第一种,其余两种都可以说是基于长尾理论的成功。

长尾理论认为,小众市场可以汇集成与主流市场相匹敌的力量。用当前互联网术语来说就是“屌丝经济”,“屌丝”除了是自嘲外,还象征着一个新阶层的逐步壮大,日本有本畅销书叫《下流社会》,讲述了日本年轻一代面对各种社会压力甘愿向下流动,而中国的这种两极分化趋势可能更多的源自于制度力量造成的向上流通渠道不畅。因此中国的利基市场非常庞大,长尾理论有很好的群众基础,余额宝将天弘基金推向规模第一就可以看出来。

长尾理论有个重点就是成本要足够低,包括管理成本、销售成本等,这和互联网有着天然的匹配关系,书店等实体店就无法实现长尾。传统银行追求规模效应,看不上小额的款项,而这部分存在着长长的尾巴,互联网基因+金融洼地,长尾理论运用到互联网金融自然是水到渠成。

对于互联网金融,银行有惊慌,四大行都对余额宝发难,下调快捷支付转账额度,这只是一种警告,银行如想推出同类产品,边际成本是非常小的。另一方面,当利率市场化后,存款利率将上升,余额宝等也没有了生存空间。因此互联网金融的长尾必须另谋出路。

互联网企业拥有大量的长尾用户,一个是利用其闲置的碎片资金,一个是利用大数据分析其行为模式,这两者都可以转换成盈利手段。前者不必赘言,后者则是隐藏的财富。长尾大大拉低了金融行业的门槛,群众的智慧有时并不逊色于专业人士。

国际顶尖三大金融期刊之一的《金融研究评论》上一篇名为《群众智慧:社交媒体上股票评论的价值》的论文指出,曾经有研究表明Twitter等社交媒体上呈现出的大众情绪,可以预测道琼斯工业平均指数的走势。目前有几个初创公司,包括Dataminr, Gnip及DataSift等公司,都提及过要从Twitter或其他社交媒体上提炼信息,为一些对冲基金及基金经理提供投资决策辅助。

这在散户占主流的A股市场可能更有成效。投资脉搏网(imaibo.net)可算是国内重点将社交数据进行开发的公司,不久前开发了“心情指数”产品。以近三个月的运行状况来看,心情指数更多预测的是大盘的短期状态,而有时会被忽略大盘指数的创业板赚钱效应所影响而显示错误的波动,总体来说,当天的投资情绪对于投资者来说仍有足够的参考作用。最近投资脉搏网开始利用心情指数产生投资组合,这与金融的距离更拉近了一步。这会是长尾理论的下一个支点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