股市没有捷径 不经历风雨不见彩虹

6年之前,在近8年的刻苦钻研的时间里,我总体没有在股市上挣到钱,正是一次次痛彻心扉的惨败,激励着我夜以继日地加倍研究学习。从最初的全面掌握各种技术分析操盘方法,到宏观研究员,再到企业战略研究、行业研究、微观财务静动态估值分析,可以说,我之前的从业经历是我为了完善自己的股市投资哲学,全方位学习的心历路程。

入市前8年时间里,我近乎变态地着重研究了一项技能,就是梦想左侧抄底在最低点。也正是对这项技术的执着,在屡屡失败的经历后,我苦思冥想,最终跳出个股左侧交易思维,才豁然开朗地领悟到了投资者群体性恐慌极致所造就的市场整体的坚实底部极值状态。

此后,在2008年硬着陆的大熊市中,我开始自创恐慌与贪婪投资决策系统,恐慌数值用于抄底,贪婪数值作用于逃顶。在入职中国泛海以前,恐慌系统的数据积累已经完善,而贪婪系统的数据是2011年才开始积累,目前也已经完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