股市大盘涨跌真的可以预测?英国伦敦有家名为“德温特资本市场”(Derwent Capital Market,简称DCM)的公司宣称掌握了预测金融市场走势的本领,并声称预测成功率达到87.6%。他们的做法是,利用计算机程序,对全球最大的微博客推特(Twitter)上的推文进行抽样,抓取例如“我感觉”、“我认为”、“……让我觉得”等表达投资者和公众情绪的语句进行分析、归纳,然后作出推断。

“人们贪婪与害怕的情绪影响着金融市场,所以实时、大范围追踪全球人们日常的情绪有很大的价值。”DCM公司的创始人兼CEO保罗·霍廷(Paul Hawtin)在接受南方周末记者采访时称。

霍 廷出于生1982年,他于2008年创业,两年后一次偶然机会使他开始钻研并尝试利用推特“情绪数据”作为自己的决策依据。一年后,因为筹资困难,他不再 进行对冲基金交易,而是决定转型做一个网上交易平台,与投资者共享预测市场的技术。这一平台将于2012年6月底开放运行。

和教授合作,给情绪打分

2010年10月14日早上,霍廷跟往常一样来到公司上班,打开电脑,浏览新闻。一篇题为《推特情绪预测股票市场》的文章吸引了他。

这一文章援引了美国印第安纳大学研究数据和金融关系的教授约翰·博伦(Johan Bollen)主笔发表的一份研究报告。报告称,推特情绪能够平均提前3天预测道琼斯指数的走向。

博 伦教授使用现在两款推特情绪追踪工具,对2008年3月至12月间的近千万条推文进行了研究。这两款追踪工具分别为OpinionFinder和 Google-Profile of Mood States。前者可以衡量积极与消极情绪,后者则可以衡量喜悦、悲惨、冷静、紧张、确定和积极等情绪。

“我们并非只关注华尔街交易员、公司CEO等企业和金融界人士的情绪。”博伦教授在接受南方周末记者采访时称,“我们发现,无分地域、职业等因素,最大范围地随机抽取样本获得的预测结果是最精准的。公众真的有很强大的智慧。”

博 伦教授随即对这些情绪打分,分数区间是1到100。1分最悲惨,意思是“绝对不要持有”,100分最积极,意思是“买入,别错失机会了”。他将每天量化好 的情绪分值连成走势图,跟道琼斯工业指数的走势图做对比。报告发现,如果将推特情绪走势图向后挪3天,两条走势线走势相似,吻合度达87.6%。

头脑精明的霍廷看完这份报告后兴奋不已:为什么不试着和博伦教授合作?

2010年圣诞节,霍廷和博伦教授各自跟家人在东加勒比海附近小岛度假。他们第二天见面后发现想法相似,于是一拍即合,决定联手。

“当时有很多投资者想跟我们合作,霍廷提供的资金最多。”博伦教授说。

霍廷此前曾筹集了2500万英镑(约2.5亿元人民币)。2011年2月,他抽出1000万英镑(约1亿元人民币)成立试运行账户,运用博伦教授的预测系统做对冲基金。之后几个月的运行结果跟他们“年回报率在10%到15%”的预期相符。

不安分的“80后”

在英格兰中部德比郡出生的霍廷,家境富裕,从小得到优质的教育。在12岁还在念中学的时候,他发明了“手摇发电电筒”,并因此获得英国“少年发明家”和“少年工程师”的称号。

2002 年,还在英国谢菲尔德大学念材料科学与工程学的霍廷发现英国当地的护发产品质量很好,便开始尝试在学生团体里试着销售,没想到非常畅销,之后他的生意越做 越大,遂决定辍学从商。他在这一行当一共干了三年,最终把公司卖了出去,带着一笔钱来到伦敦,开始了金融投资生涯。

霍廷先是在从事国际资本市场在线投资的投行盛宝银行(Saxo Bank)做交易员,并总结了一套称为“国富指数100振荡投资战略”的方法论,他对南方周末记者称这一方法令他在2008年金融危机里也收效颇丰。

2008年10月,霍廷和弟弟西蒙(Simon Hawtin)共同成立DCM公司,专门为拥有高资产净值的客户提供投资建议。这两位“80后”共同管理着15个客户,管理资产规模逾3000万英镑。霍廷说,客户获得的年回报率“由5%到25%不等”。

一直对算法和量化交易很感兴趣的霍廷想转做对冲基金生意,尝试建立一套算法,将他多年的投资心得直接运用到投资中。

而就在这个时候,大洋彼岸印第安纳大学博伦教授的研究报告让霍廷发现了“新大陆”。

这个预测“靠谱”吗?

简单来说,霍廷和博伦教授做的事,是运用行为经济学原理建立金融模型,通过对人们不同心理和情绪的分析,给投资决策以建议。

印第安纳大学电脑系统每天收录逾3.4亿条推文,随机抽取其中超过1万的推文进行分析(起初只抓取英文推文,后来将中文、荷兰语、葡萄牙语、西班牙语和日文都纳入),分析结果实时同步传输到博伦教授的办公室里。博伦教授通过处理后再发送给霍廷。

除了道琼斯工业指数,系统还预测其他的金融市场和具体的股票。如果客户关注某一种股票,系统突然对用户发来警示,说他手持的股票情绪值从75分下降到40分,那么该用户可能就该考虑抛售股票了。

系统的分析结果反映的是全球普遍的情绪而不是某一个具体地域,所以霍廷主要选择与全球市场联系紧密的多元的投资组合。

“我们也会亏损,”霍廷对南方周末记者说,“当突如其来的利空消息与我们的预测有出入或者相悖时,我们就会亏损。但整体而言模型让我们盈利多于亏损。”

但 也有人认为霍廷和博伦教授的做法“不太靠谱”。Titan Trading Analytics是美国一家金融软件制造和服务商,其总裁约翰·库特(John Coulter)认为,社交媒体上信息和情绪的聚合,对证券市场来说确实有一定影响,但这些媒介“还没有足够大的群聚效应去形成严谨的投资参照物。”

路透社全球商业经理里奇·布朗(Rich Brown)则说:“如果每次系统提醒你说股价变动你都去买入卖出的话,高昂的交易费会让你得不偿失。”

分歧产生了

博伦教授的咨询公司独家拥有使用印第安纳大学程序系统对推特情绪分析的权利,为了保证研究技术不外泄和维持研究独立,咨询公司跟DCM公司在2011年7月签订了协议,出售数据只读权利。

也是在这个时候, DCM公司推出一只“德温特绝对回报基金”(Derwent Absolute Return Fund Ltd)

——光听名字就“霸气十足”。

基金运行后的第一个月,全球金融市场一片愁云,当月标普500指数下跌2.2%,美国对冲基金公司平均回报率在0.76%左右徘徊,然而“德温特绝对回报基金公司”的回报率达到1.86%,遥遥领先。

但就在这个时候,博伦教授提出要终止和霍廷的合作协议。博伦教授对南方周末记者说:“慢慢地我发现我的咨询公司和霍廷的基金公司有本质的不一样。我们希望保持独立的科学研究,他们只追求利润率。”

霍廷在接受采访时,则提及虽然彼时他锋芒尽露,但由于金融市场风声鹤唳,对接下来到哪里筹集资金很是头疼。他无奈对外宣布停止对冲基金业务。

经过和投资者商量,霍廷决定转型为投资者提供预测讯息,做他更为熟悉的网上投资平台。

为此霍廷重启在和博伦教授合作前已经初步建立的投资算法模型,算法的基本思路也是透过测量社会情绪来预测金融市场。

基于目前在推特上关注DCM公司的粉丝量和订阅其新闻的用户量,估计将有3000到5000人届时会通过此平台进行交易。客户在平台上开设一个至少250美元的账户后,便可获得公司的预测信息,之后公司从客户每一次的交易中收取一定比例的佣金。

“佣金率还没最终敲定,但可以确定不会很高。”霍廷于2012年6月中旬接受南方周末记者采访时称,客户可以借此投资全世界接近千种投资产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