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域投资(香港)零售业务董事 谭家骏

“新经济”及“旧经济”是近日投资市场最热门的话题之一,特别是在科网股受压,而中国政府又宣布容许某些符合条件的企业发行优先股集资,市场普遍视为利好内银等代表“旧经济”股票。从消息及市场反应可知,中国资本配置模式与投资走向有很大的关连。

中国以增活动为经济目标

其实打从改革开放以来,中国的经济发展正急起直追,而且亦建立出一套独特的运作模式。此外,中国资本调配情况与西方有很大差别,经济并非以追求生产者盈余为目标(即生产者卖出较预期多),中国追求的是消费者盈余(即消费者需要付出较预期少),所以当地资本很主要用于刺激经济活动,而不是追求盈利最大化。故此,政府亦需要创造诱因让个人及企业利益与国家政策保持方向一致。

相对而言,西方经济目标是资本拥有人的回报最大化,而且对劳工市场产生正面影响。即是个人投入资本于经济,生产力得以提升,因而创造更多职位及刺激薪金上涨。不过,这亦有潜在问题,就是有机会出现投入过多却未必能获利,但就同时遇上因经济状况欠佳高失业率兼投资不足,而且经过一段投资低潮,长线的生产力亦有机会受损。

拓基建增社会资本

中国以刺激活动为经济目标,当中特别在基建上,政府需要填补私人参与不足的缺口,而且亦避免出现私人拥有垄断性资产的可能,以提高公平性及达到更广泛的社会公益目标。事实上,现时很多政府拥有的垄断性企业都并非以盈利为目标,以国家电网公司为例,它的资产达2.2万亿元人民币,但回报率却只有2.4%。不过,亦由于他们不是追求高回报率,才能以较很多其他经济体为低的价格供电,同时继续投资于全球创新的超高压容量电力配送系统。

基建拓展在中国能鼓励竞争,因为这可创造资本“开放来源”,令到商业营运成本及很多行业入场门槛得以下降,从而达到压低价格,推动更多经济活动。

政治考虑诱发有效投资

另外,再看电讯业这个寡头行业,政府近期批出了虚拟电讯营运商牌照作为改革的一部分,目的是加强行业竞争,而非让企业盈利最大化。透过引入更多的市场化竞争及限制垄断性企业出现,期望可以降低价格,创造消费者盈余。

至于在个人层面分析,因为控制资本的官员透过作出有效及合适的资本投资,推动地方经济增长及创造就业,可提升其政治实力,这亦变相可促使中国生产力得以改善。虽然,过程中或多或少会出现一些“大白象”的浪费工程,但决策过程简化有效,只要在制度及监管作出优化也可变为优势。

总括来看,中国了解到公共基建的价值,因而创造出其独特的高速投资经济发展模式,在产业结构上则主力以刺激活动而非盈利为目标。投资者若明白中国这种资本配置模式背后的原理,将有助增加发掘到优质投资的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