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br/><wbr/><wbr/>记忆是苍白的,似被剥离的墙面,留下了岁月的肮脏和无情。喧嚣在夜撒下帷幕时上映,一张张画面像幻灯片一样播放,纠结华丽的。人生像一条河流,而我总逆流着前行,人不在了,风景也飘散了,而我的心却更浓了。我害怕这样的境遇,害怕自己的沉沦,每次用自己的反面来教育别人,可是又有谁来教育我。每次的纠结到麻木,然后淡定,但是我不迷茫。我知道自己需要什么,可是我知道自己是在苍白的生活着,没有太多的自由,没有太多的思想,想过自杀,想过远远的逃避,想过太多的不现实,可是我依然活在现实中。

<wbr/><wbr/><wbr/>也不知道自己沉沦什么,一份感情?童年的梦魇?还是沉沦现在所拥有的感觉?也许这仅仅是种习惯吧,习惯了这样的生活,习惯了有很多凹陷和伤痛的记忆。我是淡定的,可是我的心永远是苍凉的,没有人可以让它暖和,包括我爱的人。孤独的人冬天的手永远是冰凉的,所以我会说我的心也是冰凉的。没有太多的感情是需要留念的,而留念的感情是无法磨灭的,这是所谓的感性吗?也许我是错误的,每次的乱想都会让我神经错乱,而我在错乱中慢慢的颓然。

<wbr/><wbr/><wbr/>现实的种种是我不能结受,吹嘘拍马的人是我不能容忍的,低眉顺眼是我看不起的,装纯做作的是我鄙视的,我不习惯那种用物质做前提的人的生活,我不干涉我不涉入我不强求和挽留,我想我是淡定的。淡定的我连自己都忘记了,我是那么的随意和自然,世界依然那么的低迷和糜烂。我是闲适的,喜欢一个人的静坐,喜欢把歌唱破直到嗓子沙哑,喜欢做极端的事情,喜欢做自己的事的主宰。

<wbr/><wbr/><wbr/>阳光带着温暖撒在了身体上,我仰着头,我遥望北极星出现的地方。微睁着眼睛,怕光怕热是我这辈子最明智的选择,我期待自己可以像阴暗的苔藓那样,不需要阳光和太多的营养,仅仅是必须的水,那么我会好好的生活,绿的让人眼睛生疼。现实的漫步是那么的琢磨不透,而我还在停留,也许是现在,也许过去。这是我不在乎的,我只在乎我是淡定的,也许很自私和残忍,可是这是现实,而我也是现实的棋子,我无路可逃,我也不会逃,宿命的安排是那么的让人匪夷所思,那么我就把自己的思想静止吧,直到我变成虚无。那么这样是不是逃过宿命的安排?

<wbr/><wbr/><wbr/>剧情还在复杂的播放,没有清晰的主线,导演的远去是不是注定着这样的故事只能以荒唐作为终点。演员的颓然,道具的胡乱摆设,场地的肮脏,情节的动人,表情的丰富也挽回不了这个结局。无论是否有人欢喜,无论是否有人忧愁,这样的结局注定了,那么只有接受是最后的选择。现实是那么的残酷,那么我是否决定做个残忍的人,我知道爱心是给需要安慰和可怜的人,那么我想我是不可能需要的,也许我会残忍,会不那么的理性,会那么的执着,会那么的淡定。

<wbr/><wbr/><wbr/>气候的温度在随着时间的流去而升高,街边的梧桐叶放弃太多的阳光,斑驳的地面反射着刺眼的阳光,晒水车慢慢的过来,我停住了脚步,希望那透明冰凉的液体溅射到我的身上,希望自己的心静下来,不需要那么的烦恼和麻木,更不会需要自己的刻意让自己更乱。喜欢黑夜的降临,那么我会享受着夕阳的灿烂和黑夜的静谧,还有那闪耀的星星给我太多的期盼。我发现自己越来越贪心,奢求太多,强留太多,态度决定了选择,那么我是否是错误的。我在错的时间选择了对的人,在对的时间选择了错的人,这是不是我残忍最好的回报,

夜静了。我一个人骑着车子来到了最近的山上,我期待着那飞舞的萤火虫,那像彼岸的使者的指路者。我像无家可归的猫一样,我停下了摩托车,山风吹动了前面微长的刘海,我机械的拉动着敞开的衣服。我一步步的走着,月光散了下来,撒在了周围的树叶上,露水反射出阴暗没落的绿光,四周静的让我的心也静了下来,我一步步的前进,寻找着那让我欣喜的东西。露水随着风向飘在了我脸上,睫毛湿漉漉的搭在了眼睛上,眼睛因为寻求慢慢的感觉疲惫。在树丛中蹒跚着,后面的风景勾不起我转头的欲望,我继续的前进,我知道我就快到了,我快看见我梦里的那个密林深处的湖边,萤火虫飞舞,月光透彻,湖水在微风中荡漾,我带着耳麦听着浸入心灵的爱尔兰音乐。我知道我又在幻想和期盼,我相信有,就像鱼相信大海可以给它温暖一样。我也希望彼岸给我快乐和和煦的奢求。

<wbr/><wbr/><wbr/>夜深了。我依然前行着,有时候脚下钻出一只山鼠,我知道我离那里近了,它们都在用力的奔跑寻找着,它们也期盼着那个可以忘记烦恼的地方,可以让我们在离别中走出那些所谓的伤痛,可以让我们在迷茫中走出那些所谓的纠结,可以让我们在心痛中抛开那些所谓的烦恼。空白格的感情上演着,而我依然继续着那样的态度,最终的天堂是否会变成最终的荒唐?这是我不想看到的,我也不希望自己看到。我依然前行着,不怕夜深的寂寥,不怕路途遥远的疲惫,不怕一个人的孤独,我知道我在奢求什么,我知道我在寻找什么,我知道我厌烦什么,我知道我想抛弃什么。那么我依旧前行着。。。。。。

<wbr/><wbr/><wbr/><wbr/>东方开始冒出了惨白的鱼肚白,它刺伤了我的眼睛,我满头大汗,我疲惫不堪,我喘不过气,曙光正在接近,而我还在继续寻找。彼岸在前方吗?我停下了脚步,我不敢往后看,害怕自己后悔,我害怕自己走过的路是多余的,我害怕自己的寻则是荒妙的,因此我一直向前看,看着远方的茂密的森林,那不是路的缺口是不是在暗示着我前进的步伐,我深思着这一切。朝霞还是蔓延开来,我想我是没有机会了,黑夜漫漫的褪去,温度漫漫的回升,而我必须快步的离去,离开可以让我冒烟的白昼,离开可以看透人的空间,离开这让人厌烦的喧嚣。

因此我回头了,才发现我的摩托车正在我的前方,而我昨晚在围着一个小山坡转圈,四周依然那么静,这是个偏僻的地方,因此还没有人发现我。我窘迫的回到了原点,回到了那个沾满露水的车上,望着那个不是崎岖的小山坡,树木掩盖了它里面的一切,我知道里面是什么,那是和其他森林一样的环境,也许仅仅它更小吧。我还是决绝的离开了。

<wbr/><wbr/><wbr/>阳光从窗户射了进来,我抽着烟站在窗台旁边,烟圈在空寂的房间里飞舞,楼下是过往的车辆,尘土飘飞,溅起寂寞的幻想。我狠狠的吸着,希望有天可以把吸进的烟一直吞进肺里,让它在我的肺里漫漫的发生化学反应,可以让我的肺变成一块化石,记录那跳动的血脉和暗黑的血液。原来我一直希望自己是条鱼,可以在大海里旅行,不需要太多的行李,仅仅是坚强的心智和仰望大海的幻想。而现在的我,我知道我在画地为牢,我知道我在作茧自缚,我知道我在幻觉中慢慢的寻找与迷失,我知道没有谁能帮住我,我也不需要别人的可怜,不需要那短暂的模糊的温存,因为我知道这是一场幻觉,只会给我太多苍白的记忆,我不需要纠结的让自己展现出我心里的需求和改变,我是个极端的只知道自己是需要我需要的人,我不会多余的奢求,我仅仅需要一个可以让我安生的现实和温暖记忆。

<wbr/><wbr/><wbr/>烟灰在抖动中慢慢消散在屋外的风中,眼睛开始慢慢的感到疲倦,随手掐灭了烟头,像记忆一样,我是多么的需求,而在回忆中又慢慢的厌烦,知道我把它磨灭,留下黑色的印记,让眼睛感到不舒服。我卷缩在床上,窗帘已经是紧闭的了,夜是我最好的选择,没有人可以发现我,我更不会发现别人,安静淡定的日子是我需要的,简单充实是我梦想的。眼睛慢慢的闭合,我知道自己又要重复那个梦境,那个有着小湖的森林,湖边是飞舞的萤火虫和蓝色的蝴蝶,而我在依然在岸边看彼岸花开,开出时间的停留和倒退,开出世界的美好和淡定,开出自己的奢求和需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