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日,金融街大股东增持反举牌。此前安邦保险旗下和谐健康保险举牌,累计持有金融街股权达5%。毫无疑问,金融街持股比例保持绝对优势的大股东动手增持意在险资的进攻中捍卫控制权。

  近期,险资在资本市场上作风彪悍。生命人寿、安邦保险频频举牌金地集团农产品等,并已迅速取得金地集团控制权。一石激起千层浪,生命人寿董事长、“隐形”富豪张峻等资本大鳄借助旗下的保险公司频频出手,在资本市场搅起漫天风雨;与此同时,另一个资本玩家刘益谦却再次“甩卖”保险资产,将国华人寿股权挂出让,资本大佬们意欲何为?

  “我判断是有人要退出,所以找来了保险资金来接盘,大股东互换。退出的原因可能是资金链出问题,也可能是对国内房地产市场走势的判断发生了变化。”某资深私募界人士这样判断生命人寿高调举牌金地集团。该人士甚至表示,接下来可能还会有更多的房地产上市公司发生类似情况。

  资本之间错综复杂的关系非一般人所能想象。

  “看不懂”的保险游戏

  4月22日,资本玩家刘益谦控制下的天茂集团发布公告称,公司基于国华人寿近年来一直处于亏损状态,为了优化公司资产结构,拟以每股1.30元的价格对外公开挂牌转让,出售天茂集团所持有的国华人寿全部股权,占国华人寿总股本的6.96%。这是继去年5月天茂集团出售天平车险股份后再次“甩卖”保险资产。前有天平车险,后有国华人寿,刘益谦控制的天茂集团接连抛售保险公司股权,显然与其发展金融保险的长期战略不符,市场人士连呼“看不懂”。

  “资本大鳄的运作当然值得我们关注,也许他们看到了我们没有看到的投资机会,也许他们是着眼于10年后的市场。但这些人物的资本运作并非都能达到其最初设想的目的。”一位保险界资深研究员这样分析道。

  光大永明人寿保险有限公司董事长解植春曾在其发表的著名“万言书”中毫不讳言,保险公司的经营是极度困难的。许多公司连续十年多的亏损,而且不是个别现象。行业普遍面临着偿付能力不足的巨大压力。寿险行业是对资本需求很大的行业,从目前看,也是金融业中长期资本回报率比较低的行业。

  虽然经营保险公司未必有利可图,但某券商资深保险业研究员认为,组建保险公司最直接的效果之一就是,保险公司能为股东带来充足的现金流,而且保险资金的投资范围极其广泛,是大股东手中不可多得的资本运作工具。而复兴集团的掌门人郭广昌就一直大力倡导巴菲特的“伯克希尔”模式。该模式堪称成功利用保险公司现金流的成功典范。

  也有市场传言,此次天茂股份虽然出售国华人寿股份,但并不意味着刘益谦要放弃对国华人寿的控制。刘益谦或将再次上演“资本戏法”,通过其所操控的其他平台来实现对国华人寿的控制。

  “不合逻辑”的投资

  在保险投资界,不少人认为生命人寿和安邦保险对金地集团的投资“不合逻辑”。

  “无论是从投资的角度考虑,还是从润色公司财务报表的角度看,生命人寿和安邦保险的举动都让人觉得不合逻辑。”某财险公司负责人对中国证券报记者表示。

  有人认为,生命人寿、安邦保险此举或是为了粉饰当期报表。当重仓持有某只个股却深套其中之后,险企不断逢低补仓,不但能稳定股价,要是在12月底等重要时点能够拉升股价,还有助于提高公司投资收益率,让年报的损益表好看很多。也就是说,险资举牌可能有几分不得已,否则账面浮亏会更大。公告举牌之后,市场可能会理解为正面利好消息,有助于支撑股价,甚至能帮助险资高位减持。

  从会计处理的角度来说,短期股票投资通常属于“交易性金融资产”,账面盈亏计入当期损益。如果能换成“可供出售金融资产”,则盈亏只计入当期资产负债表,不影响当期损益。如果能对所投资的上市公司经营管理产生重大影响,比如说成为大股东之一、进入董事会、持股20%等,还可以寻求将该股票看作是长期股权投资。这时就可以忽视二级市场股价涨跌的影响,股票年度分红计入保险公司当期的投资收益。

  “上述说法可能是生命人寿举牌的潜在原因之一,但我的问题是,值得花这么大代价吗?”某财险公司负责人这样评论,保险公司润色财务报表的办法有很多,根本用不着花这么多钱、兴师动众地去举牌一家上市公司。

  生命人寿2013年年报显示,公司可供出售金融资产由2012年末的251.74亿元大幅增加至2013年末的434.26亿元,长期股权投资由2012年末的15.28亿元飙升至345.38亿元,归属母公司股东净利润由2012年的10.97亿元大幅上升至2013年的53.79亿元。

  “当然也有可能是内幕交易,大家联手做股票,让某些资金逃顶。但看看又不像。生命和安邦举牌金地的时候好像希望全世界的人都知道。总不可能自己干坏事还让天下的人都知道吧。”这位保险公司高管都觉得百思不得其解,“所以我只能说他们是想追求宣传效果。但是花的代价也太大了。”

  某大型保险资产管理资深人士也同样没有找出答案。该人士认为,行业内基本认同今年的地产股难有上佳表现,对行业前景看淡。退一步说,要做价值投资,资本市场上能够替代金地集团金融街的标的有很多,两家险资这么个买法的确少见。

  “险资是追求稳定回报的资金,因此会更多配置债券等资产,很少会像安邦、生命这样激进、高调地去持有一家上市公司的股份。当然这两家险企对金地等房地产企业的投资占他们全部投资的比例不大。可能他们是有其他战略上的考虑吧,应该不是从投资方面考虑的。”该人士说。

  “隐形”富豪、大股东张峻旗下的生命人寿在4月22日至25日短短4个交易日内耗资22.386亿元购入金地集团股份,累计持股比例达24.82%。而安邦人寿和安邦财险截至4月23日累计持股比例上升至15%。资料显示,最近一年多时间里,生命人寿分别增持了金地集团农产品、佳兆业,乃至大型国企中煤能源,累计耗资已超过百亿元。

  投资界:不会亏本的投资

  在私募基金圈子里,不少操盘者认为生命人寿等险资购入金地集团股份,从3-5年的长期看,是笔不会亏本的买卖。

  某知名私募基金的研究员认为,不可否认的是,金地集团的股息比较高,一年4%左右的分红基本能够满足要求稳定回报的险资投资要求。而且房地产企业的隐性资产比较多,例如金地集团持有不少价值不菲的物业。再加上这笔投资对生命人寿和安邦财险而言都不是拼命一搏,而是在风险可控情况下的放手一击。

  “我认为生命人寿的这笔账算得很长。可能过三五年才能最终评价这笔投资的成败。我也相信他们只是算了这笔账的大致方向——不会亏损,而至于获利到何种程度,他们自己可能也未必算清楚了。可以断言的是,险资的之前的投资模式已经让一些机构觉得如受桎梏,他们在寻求突破。”该人士称。

  券商研究报告认为,此次生命人寿等举牌金地集团金融街不应作为一个孤立的事件看待,从侧面表明目前地产板块的估值水平整体偏低的事实:行业市盈率为5-8倍,市净率为0.7-2倍,NAV折让50%左右,而金地事件或也将成为包括险资在内的产业资本继续进入地产板块的契机,使得板块的估值获得进一步的修复。

  同时,中国保监会《关于加强和改进保险资金运用比例监管的通知》出台后,保险公司投资于不动产的账面余额占上季末总资产的监管比例从10%大幅上调至30%,险资对房地产行业的兴趣和投资灵活度大幅增加。因此,在后续地产板块估值修复中,举牌概念(估值低、股权分散)和保险重仓概念(保险持仓较多)将成为主要逻辑。

  资金逃离说

  同样在私募界,却存在截然相反的看法:生命人寿入主金地集团恰恰说明了神秘资金在悄然退出地产业,而险资只是接盘人。根据金地集团的公告,生命人寿在去年11月28日至今年2月11日间,增持了上市公司约5%的股份。经计算,生命人寿共耗资近14亿元。

  一位有近10年投资经验的私募基金管理人称,房地产拐点已经清晰地出现。有些“神秘资金”的幕后老板出现资金链紧张的局面,因此会加速从地产板块撤出。今后还会出现更多类似金地集团的案例。

  “从金地集团今年的一季报看,我找不出买进这家公司的理由。”该人士称。

  5月7日,据报道,中国百强房企产业光耀地产被曝其在惠州的多个楼盘无法按期交付,资金周转困难,企业岌岌可危。

  中原地产首席分析师张大伟分析认为,光耀地产资金紧张虽然是一个个案,但已经反映了房地产市场的企业现状。2013年房企拿地过多,在今年销售一旦放缓,紧绷的资金链很快出现问题。整体房地产资金面依然趋紧。

  其次,为严控风险,各大银行普遍大幅度缩减房企的融资总量。此外,银监会发布的《关于信托公司风险监管的指导意见》提出加强风险评估,对房地产等重点风险领域定期进行压力测试。受美国加速退出QE和人民币贬值的双重叠加影响,以及近期国内多个城市楼市涌现降价潮,导致房企海外融资的难度有所加大;

  此外,公募基金今年一季度持股数量腰斩,环比下挫54.8%,从去年年末的76.6亿股降至34.6亿股。有51家上市房企遭公募基金清仓,均为百亿规模以下房企。

  “房地产的资金面已经由去年的”丰水期“步入了”枯水期“阶段,整体活力不足。对于2014年楼市来说,相比降价更难忍受的是需求下调,去化速度放缓。”张大伟认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