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于南韩持续的经常帐盈余提供对韩元的需求,美元兑韩元上周四曾跌至6年低位的1020.75,《韩联社》报道,南韩财政部周五对媒体发布新闻稿,表示将会打击因羊群效应产生的过度投机行为,意味可能比较积极干预汇市,美元兑韩元两天内反弹0.5%至1026水平喘定。

本季内,韩元兑美元巳升值3.8%,升幅为各主要货币之首,4月初南韩公布3月份出口增幅反弹至5.1%,令韩元升势加速,本月初公布的4月份出口增幅创16个月新高的9%,进一步增加韩元的升值压力。南韩央行在过去10多年内都不时干预汇市,因此现时韩元兑美元的水平比起亚洲金融风暴前的850仍低出约17%,大大落后于日圆兑美元的15%升幅及新加坡元的11%升幅,甚至相比出口主导的台湾,韩元自1997年亚洲金融风暴后的贬值幅度仍比台币的9%大。

笔者于去年12月曾指出,由于当时亚洲新兴市场掀起经常帐危机,令亚太区货币受压,但南韩长期处于经常帐盈余,将不受牵连,投资者从新兴市场撤资时,南韩反而会成为新兴的避风港。(《南韩成新兴避风港》:信报,2013年12月10日)韩元上升的同时,南韩国债价格亦上升,10年期国债孳息率今年内下跌0.15%,不过由于出口情况改善较慢及政府财政政策剌激有滞后性,南韩股市基本上持平,南韩KOSPI指数现水平为1962点,表现与亚洲(日本除外)相若。

经济活动受沉船事故影响

4月初南韩渡轮沉没事件前,南韩KOSPI股指维持于2000点水平,但船难令今年政府推行的5月份旅游节受打击,在大部分学校取消旅行及居民延迟消费影响下,旅游、酒店与餐饮行业放缓,加上第一季度企业盈利增长较慢,KOSPI在过去两周下跌2%。

笔者认为,南韩出口向来都是环球贸易兴衰的指南针,美国经济在去年下半年进行大幅存货重建(Restocking),引致今年首季的订单减少,在寒冬过后,美国需求上升,配合欧洲持续复苏,将造就南韩出口大幅上升。过去几年间,与欧、美、加拿大及澳洲签定的自由贸易协议将产生效用。

汇价升对出口影响有限

此外,南韩政府亦准备将60%的财政预算支出于上半年投放,意味着未来一个半月将有更具体剌激措施推出。公司管治改革则在积极进行当中,一系列新披露准则如高级僱员薪酬透明化及大商社的控股架构改革,可帮助提升外资信心,南韩企业有可能将派息率提高,增加居民持股兴趣。韩元上升,对出口企业略有负面影响,但南韩竞争力今天并不单是倚赖低人工、低成本。南韩企业的科研占国内生产总值比例早已超越日本,进占全球第四位,因此汇价所带来震荡可控。

过去两年,由于长期利率趋升及出口增速放缓,南韩房市进入调整期,但自去年9月开始,房价的同比跌幅开始收窄,4月份跌幅只为0.2%,3月份全国及首尔周边地区未售房屋分别下降8%及11%,房市全面复苏指日可待。居民消费于船难前增速可观,3月份信用卡消费上升7%,4月份可能因船难影响下跌,不过应属短暂影响。

估值便宜 可逢低吸

南韩股指KOSPI现价为1962点,比2009年3月时的1000点升约一倍,升幅与日本、香港与台湾股指相近,同期内美国标普500升幅为1.8倍,以南韩企业的盈利潜质,此升幅明显落后。以估值看,南韩KOSPI的12个月预期市盈率为9.8倍,低于整体新兴市场的10.5倍,更低于亚洲(日本除外)的11.5倍,属便宜,应可逢低买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