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本是推动投资表现的一项重要元素 。根据《金融分析师期刊》的两篇著名文章:Charles Ellis于1975年撰写的《The Loser’s Game》以及William Sharpe 于1991年撰写的《The Arithmetic of Active Management》,成本担当举足轻重的角色。投资成本如此重要,背后原因非常简单:市场往往变幻莫测,但成本却不能避免。低投资成本意味着投资者可享回报愈高,相反,管理费或交易佣金的开支愈高,潜在回报则愈低。学术研究与领航的研究均显示,成本可说是预测相对回报的最有力指标。

图一阐述了投资成本如何影响长期投资组合的增长。假设投资组合的起始金额为100万元,如每年平均增长6%,可看到开支于30年间对投资组合价值的影响。于低成本的情况下,投资者每年需支付相当于资产0.5%的成本;而于高成本的情况下,投资者每年需支付相当于资产1.5%的成本。成本对投资组合结余于30年间的潜在影响重大──低成本及高成本情况可相差逾127万元。

要提高扣除成本后的投资回报有两个方法。第一,是透过寻找表现出众的基金经理或投资策略(即“额外回报”(alpha)或“主动式”管理) ,以跑赢大市。但业界与领航的研究均显示,要找出投资赢家,谈何容易,很少投资者能够持续跑赢大市。第二,是尽量减少投资开支。

成本影响香港基金表现

一项就香港有售的股票基金分析显示重要的投资实况。我们对于截至2014年4月的5年内,所有主要开放式及交易所买卖基金作出研究,基金总数达62只。我们按管理费将此等基金分为四分位数,以比较它们的年度化额外回报,结果显示成本与投资表现存在密切关系。

扣除成本后,平均而言,最低成本(四分位数)的基金(+12.3%)表现跑赢最高成本(四分位数)的基金(+6.0%)。不过,数据有若干值得注意的地方:研究较短年期(5年)的数据虽可扩大研究范畴,但会牺牲研究结果的长期有效性,因这些回报可能反映最近市况而非长期回报表现。而研究分析亦涵盖多种投资风格的基金,研究所得结果可能是由成本以外的原因所致。

指数投资有助降低成本

指数投资策略让投资者有机会跑赢较高成本的主动式管理基金经理,即使指数基金只是单纯追踪市场基准表现,而不是超越其回报。虽然部分主动式管理基金的投资成本亦低,但这类基金整体而言费用开支不少。我们继续探讨香港的基金市场,就指数基金及主动式基金这两类不同的基金(涵盖范畴为截至2014年5月5日在香港有售、录得最少5年每月额外回报的所有开放式及交易所买卖基金),按管理费而言比较它们的年度化额外回报。

结果发现,所有组别的额外回报均是负数,惟成本最高的四分位数基金(包括主动式及被动式)表现最差,可见额外成本令基金表现更雪上加霜。此外,主动式管理基金整体的额外回报均比指数基金为差。一如较早前指出,有关数据可能会受到短期表现及抽样筛选方法影响,但从上述例子来看,基金整体净回报已反映任何因素及投资风格的考虑。从图一可见,高投资成本令基金的回报下降,故此要达到尽量提高回报的目标,应先由低成本的投资着手。

成本控制可自决

投资者不能控制市场,却可控制投资的成本。时间愈长,投资成本对投资表现的影响力则愈大。当投资者建构投资组合时,应从搜寻低成本投资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