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零售业市道下滑,在政府统计处公布的数据显示,本港总销售价值更较去年同月下跌约1.3%。当中重灾区为高档消费品如名贵手表等等,数字自内地开放自由行10年以来显著下跌,而民生消费品如超级市场货品和化妆品等,则录得近1成的升幅。

笔者认为,香港的消费力主要来自旅游业,因此是次公布的数字可反映出旅客的消费模式出现明显的转变,由高档产品转为主攻民生消费品。

整体零售环境变差,源自中央政府于近年主张肃贪倡廉,内地送礼风气减弱,来港购买高档消费品大大减少,导致其销售金额下跌。

另外,内地消费者对国内食品和日用品质量问题存有挥不走的疑虑,因此民生消费品的表现仍能持续强势,令本港零售总销售额不致大跌。

可是,近来政府狭隘的政治思维,促使民粹化楼市政策“辣招”出台,亦为零售市道带来负面影响。经济学上“财富效应”指出,财富的累积存量达到一定规模后,必然对其他领域产生影响,因此“人们资产越多,消费意欲越强”楼市和零售背后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辣招”令全城看淡楼价后市,变相削弱了持货者的资产价值,削弱了市民的消费意欲,继而打击零售市道,损害经济。

除了政冶因素,本港的零售业和服务性行业的工作态度,亦为市道带来影响。笔者早前赴台湾出席“2014年全球不动产高峰会”,与各地地产行业工作者交流管理心得。

在旅程途中,到访了台湾当地的商店和地产代理分行,发现店员的投入感和积极性十分高,在提供服务时,不论对着任何顾客,总带着亲切的笑容,凡事从顾客的角度出发,令人佩服。反之,香港的从业员往往把顾客分类,态度令人却步,再加上一连串的“驱蝗”行动,严重影响旅客对本港零售业的观感,削弱了他们的消费意欲。

现时香港经济饱受内忧外患的影响,政府要力挽狂澜,在落实任何政策时,必需先以整体经济发展为重心,避免过于短视。试问,如果为了一小撮人的大香港主义愿景,而放弃多年来经营的自由经济的美誉,值得吗?

笔者希望,政府能减少干预自由市场,而各行各业的工作态度亦应有所提升,以赶上世界潮流,否则香港前景将岌岌可危。

黄汉成 美联工商铺行政总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