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月份汇丰制造业采购经理指数(PMI)终值意外向下修订并低于预期,部分市场人士憧憬中国政府会再推出更积极的政策救市。在刚刚过去的周五,国务院发布“新国九条”,市场对此能否为A股起刺激作用的说法不一。然而,姑勿论政府是否采取新措施刺激经济,但是就加大基建及其他方面投资而言,措施仍然对中国有很重要的正面作用。

降低生活成本创造需求

如以前提及,基建对中国经济之所以如此重要,是因为投资基建最终可有效降低生活成本,特别是投资于货物及服务的生产和运输,能够制造更多供应,以创造需求。另外,增加投资是解决传统上消费相关基建不足的方法,是促进长线消费的基础,可加快经济结构转型。还有,投资其实也可刺激市场竞争,促使企业提升营运效率及竞争力,有利于整个经济体保持长线增长动力。

三大因素依赖政府投资

虽然投资对经济增长及发展起了很重要的作用,但受到三大因素影响,大部分基建投资一直以来只能依赖公共投入。首先,私营企业难以作出准确的事前预测。仅单凭现时的需求数据难以预计基建会如何改变现时的生活行为,因为这需要准确的预估,必须掌握如人口、经济增长及科技转变等用以预测的变量。在这方面,私营企业往往很难做到。正由于政府融资成本较私人企业为低,所以相对有能力承受较大的风险作出基建投资。

第二,基建投资拥有无限的预期寿命,或在最低限度,其寿命会比大部分具远见的投资者心中的投资年期还要长。例如,个别退休基金拥有30年的投资期,并希望在这段期间取得最优化回报。可是基建的寿命一般会更长,即是不能与私人投资最优化的要求相配合。

第三,市场难以完全获得基建投资带来的好处。基建投资的主要好处未必会完全流向供应者,而很多时是分散于更广泛的经济层面。

就是因为以上的原因,只有政府透过公共税收方能完全取得基建带来的好处,这亦解释了为何中国在基建方面的资本投入主要亦是来自政府。

企业追求优化产能多于盈利

基建主要依靠政府投资,其实背后亦与国企主导行业,如钢铁及水泥等出现产能过剩有密切的关系。虽然,传统智慧指中国应淘汰过剩及控制产能。不过,产能过剩实际上是主动的政策选择,特别是在地方政府层面而言。产能过剩的行业如钢铁、水泥和化学等都是那些在基建生产中的中转材料,这些行业并不是中国经济的最终目标;因此这些企业追求着最优化产能多于盈利,从而达到最优化基建投资的产出,并实现推动经济活动及改善生活质素的目标。

投资团队探访过一间由地方政府所拥有的炼钢厂,从探访得知,低效率的机器虽然被淘汰了,但同时亦被更具效率的机器所取代,因为地方政府仍需要这些产能。

总结而言,投资对中国经济保持适度增长十分重要,但是由于在多种因素限制下,基建领域暂时仍以政府资金主导,而在产能过剩的问题上,很大程度亦是出于政策选择。故此,投资者应更好掌握背后的关系,方能作出更佳部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