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家岱

“别把鸡蛋放在同一个篮子里。”这个道理谁都知道。可要在全球或者区域范围内建立一个分散的实股投资组合,没三五十万资金根本无法实现,就算组合成立,仍无法规避单一地域风险。

“港股通”涵盖多只综合企业“巨无霸”,以8月即将上市的中信股份(现名中信泰富,0267.HK)为例,涉及银行、券商、信托、通信、能源、金属、房地产、基建、文化、旅游、国家安全等逾10种行业,最低入场费仅13600港元左右。就算是李嘉诚的和记黄埔(0013.HK),投资门槛也不过10万港元,却可以让华人首富“为你理财”。

作为和黄股东,恐怕没人不同意李嘉诚的责任心。历史上,李嘉诚多次分拆旗下优势资产,股东除了可优先认购,今年还换回了每股7港元的特别股息,多次经典的出售案例将股东所承受的系统性风险降至最低。

投资综合企业(Conglomerate)有三大好处。

首先,用最低的成本实现最分散的投资效果,既可独享经济高增长红利,又可在市况逆转时规避地域风险。其二,负责任的管理层懂得在适当的时机决定适当的派息政策,平衡企业扩张和股东回报。最后,资产雄厚的资产平台可轻易获得廉价资本,以便大规模抄底并购。对风险偏好稳健的投资者来说,投资“巨无霸”可谓财息双收。

失之东隅 收之桑榆

A股低迷,全球皆知,但仍有机构连续在“熊市”中赚钱。中国证监会的资料显示,近5年来,QFII机构投资A股的平均年复合收益率达到10%,社保基金以8%-9%紧随其后。股市永远是零和游戏,大基金之所以秒杀散户就在于拥有足够的资本分散风险,跑赢股指甚至GDP增速。

参阅波士顿咨询公司(BCG)的报告,2010年1月到2014年3月底,由和记黄埔、美国通用、伯克希尔等综合企业组成的全球组合累计收益率高达81%,远高于MSCI全球股票指数的43%。用平均信贷违约交换利差(Average Credit Default Swap Spread)用来衡量企业融资的难易程度的话,BCG统计显示,在2008年金融海啸时,综合企业在此项数据上显著低于单一行业公司。

综合企业,顾名思义就是拥有多条独立业务主线的跨行业实体,业务范围覆盖全球不同区域,各资产对应不同的经济周期,地域分散可减少单一经济体增速放缓所带来的负面影响。

以和黄的控股公司长江实业(0001.HK)为例,2013年香港新楼销售收入不足30亿港元,受政府“辣招调控”影响,所售单位数量近20年最少。但同年受惠于内地市场超预期的销售收入和出售物业资产收益,可保证股东派息与2012年持平。

再看新中信,旗下五大业务板块:金融服务、能源资源、制造业、工程合约和房地产基建的收入占比与目前MSCI中国指数高度吻合。没错,投资者可以直接购买MSCI指数ETF复制组合表现,但由于不同公司间缺乏协同效应,拉上补下,扣除不菲的基金收费,指数回报通常远低于综合企业,更不敢奢望企业出售资产所带来的特别股息“惊喜”。

财息双收

首批港股通中,有7只股票符合综合企业的定义。以去年股息收益率排序,排名前3为和记黄埔(9.06%)、新创建集团(00659.HK)(4.53%)和太古股份A(00019.HK)(3.83%)。其他分别为上海实业控股(0363.HK)(3.69%)、中信泰富(新中信,2.54%)、合和实业(1.95%)、复星国际(0656.HK)(1.59%)。

感谢《信报》老毕的提醒,和黄去年超高的股息率的确包含了出售屈臣氏25%权益所派发的7港元特别股息,并非常年有之。但笔者发现,类似的“意外之喜”在综合企业中比较常见。

2011年12月,太古A(0019.HK)曾经以实物分派的方式将出售九龙塘又一城物业组合的大部分收益回馈股东,每10股太古A股份获赠7股太古地产(1972.HK)股份,并每股派发3港元特别中期股息。经营公路、地产、电力和基建业务的合和实业(0054.HK)在过去13个财年里,先后7次派发特别股息,每股累计6.4港元,外加2次实物分配。

和黄虽是第一次派发特别股息,但2008年金融海啸前,李嘉诚旗下上市公司和记电讯国际(已退市)出售Hutchison Essar获利89亿美元,由于“缺乏合适的新投资机会”,先后派发41亿美元和43.5亿美元特别股息,成功将和黄的资产负债率在金融危机前降至50%以下,为危机后李嘉诚抄底欧洲埋下了伏笔。

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