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源: 福布斯中文网

这篇文章首次发表于我们公司4月的简报中。

我们也对由科技网站PingWest在近期发表的一篇名为《特斯拉中国乱象》(The Chaos of Tesla in China)的文章进行了一番总结,因为它涵盖了有关电动汽车制造商特斯拉汽车(Tesla Motors)的公司文化、人事变动和在中国销售渠道转变等大量丰富信息。

当我们听到华尔街有人议论特斯拉汽车2014年可能会获得上千份来自中国的订单时,我们对于其中长期的发展依然保持谨慎态度。

根据Alexa对特斯拉网站(包括其中文网站)访客进行的全球追踪显示,目前,中国访客占总访客的比例不到5%,相比之下,美国访客的占比为51%,加拿大和印度分别为5.2%和4.2%——这与中国网民的庞大数量相比,简直微不足道。虽然我们认为网站的访客数据不能反映实际的下单能力,但是它直接表明哪些公众对特斯拉的品牌和产品感兴趣。尤其考虑到目标市场有可能是以受过教育的高收入男性消费者为主,我们认为,那些认真考虑购买像Model S这样的昂贵汽车的消费者在下单之前很可能会访问这家公司的网站,因为到目前为止该网站是了解特斯拉汽车详细信息的主要渠道。

简言之,虽然特斯拉狂热的公关运作不仅引起了媒体的高度关注,而且使得北京唯一的中国门店外也排起了长龙,但是我们认为,实际购买量可能会低于预期。

如何在中国购买一辆特斯拉

特斯拉要求所有车主拥有一个专用停车位。该公司在收到定金之后,会安排技术人员给停车位安装一个独立的充电桩。该公司表示,截至目前,它已经为400个家庭的停车位安装了充电桩。

Model S在中国的售价是75万元(约合12万美元,这不包括总计达45万元或者7.5万美元的特别配件),顾客需要首先支付1.5万元定金,之后,特斯拉将派遣员工在他们的停车位上安装充电桩。一旦充电桩安装完毕,这个订单将被送往特斯拉目前位于加州的工厂进行生产。从生产这辆汽车,到交付中国顾客,中间需要三至四个月。

在大约耗时十天办理好通关手续之后,汽车会被提走,买家也将会收到通知。一旦付清尾款,就将正式交车。

根据我们的调查,第一辆特斯拉汽车于2013年12月抵达中国,并在2014年2月26日获得首张牌照。同月,北京仅有两辆特斯拉上牌。特斯拉在中国的交付,并不是根据订单的先后顺序,而是根据基础设施的发展进度和顾客所在城市是否设有服务中心,这项政策引起了部分中国客户的不满。

电动汽车基础设施

特斯拉已经答应与业主合作,在他们的私人停车位安装充电器。家庭充电器的解决方案包括,壁挂式适配充电器,最大可提供40安培的电流;或者是车载充电器,要支付1.3万元(约合2,000美元)的额外费用,充电能力增至80安培。不过,中国对住宅电路的限制为20安培,从而大大限制充电量,并延长充电时间。为了消除这一限制,特斯里将必须代表它的顾客与包括物业管理公司、消防部和电力供应商等多方进行谈判。

为了在公共场所安装增压器,特斯拉已经与汉能太阳能集团(Hanergy Solar Group)合作,为其在中国规划的光伏增压器网络建设它的第一批太阳能车棚。特斯拉计划建设七个增压器网络,并提供24小时太阳能供应。其首批充电站正在北京和上海建设。北京的充电车棚采用汉能的GSE柔性薄膜太阳能组件,这是一个可移动充电车棚,可以组装和运输;上海的充电车棚则是以固定设施的形式出现,采用汉能太阳能公司MiaSoleCIGS高效组件。

特斯拉正在寻求与中国两大电力运营商,国家电网和中国南方电网建立合作关系,共同建设充电站,先从北京和上海开始。一些充电站将小部分依靠太阳能,但是许多中国城市的雾霾天气可能将会对太阳能的利用造成限制。即使阳光充足,这些充电器的主要能量来源也不是太阳能而是电网,这取决于每天有多少辆汽车来这里充电。

为什么特斯拉出租车队在中国成为了一个笑话?

我们近期刚刚在seekingalphal网站上翻译了一篇名为《车队经济学和被低估的特斯拉中国需求》(“Fleet Economics and the Underestimation of Chinese Tesla Demand”)的文章,并拿出来与中国的汽车经销商和销售经理分享。大家的一致反应是:笑得前仰后合。以下是有关成本和收益分析。基本上,采用特斯拉电动车作为出租车所增加的成本远远高于所带来的收益。

让我们假设,传统汽车每一百公里耗油9升,电动汽车每一百公里消耗26度电。考虑到汽油和电价的差,电动汽车每公里可节省0.5元。如果一辆出租车的日常行驶里程为450公里,电动车每年可节省82,125元(365 ×450公里×0.5元/公里)。

在中国,出租车营运的年限大约是6年,这意味着电动汽车总共可以节省49.3万元。一辆普通的出租车价格约为10万元,相比之下,特斯拉Model S的售价是75万美元。换言之,改用特斯拉电动车所付出的额外成本要高于节省出来的燃料费用。

此外,目前大多数出租车为天然气(4.8元/立方)动力汽车,天然气比汽油(7.6元/升)更为便宜。这使得电动汽车的所能节省成本进一步减少。再者,如果没有一个强大的充电站网络,电动汽车是很难在一天行驶450公里的。

最后,特斯拉最贵的轮胎最多使用15,000 – 25,000英里。这款车的维修费同样高昂。更换灯具可能花费1,200美元,修复凹痕可能花费1万美元至2万美元——这些都让中国出租车司机无力承担。

是否为炒作:为时过早

虽然埃伦·穆斯克(Elon Musk)的创业精神和影响力经常被人们拿来和史蒂夫·乔布斯做(Steven Jobs)比较,但是豪华汽车和智能手机是两个完全不同的消费品。iPhone手机的价格虽贵,但是对于一个月收入在3,000元左右的普通中国消费者而言,还承担得起,或者有些年轻人会不择手段——甚至卖肾——去购买一部iPhone手机。特斯拉的情况与这大为不同。

认识到特斯拉革命性的产品和商业模式,我们认为中国是一个未知数。由于股票和发股公司及产品完全是两回事,他们往往因过高的期望被毁掉,这些期待不容他们犯任何错。

最后,我还要感谢Priscilla Zhu、Yuying Chen和Ana Swanson对本文的协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