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源:每日经济新闻

我们已经听到了直接融资轰隆隆的脚步声,继创业板、新三板、私募股权、境外上市得到鼓励后,具有标志性意义的地方市政债提上议事日程。

5月19日,《华尔街日报》报道,中国将于今年晚些时候允许10个省市自主推出中国的首批西方式市政债券,六个省包括浙江、江苏、山东、广东以及中西部两个欠发达省,四个城市包括北京、上海、深圳以及东部一座沿海城市。中央政府将在5月底宣布该计划,上述省市可能将从7月初开始发债。目前中国正致力于扩大地方政府的财政选择。

如果此举属实,可以推动中国地方财政更加透明、更加负责。

不必担心地方债务总量因此上升,你担心了,地方债依然上升,并且掺杂着更隐秘、更难以控制的方式上升。根据国家审计局的数据,截止2013年6月末,地方政府负有偿还和担保责任的债务总额较2010年末上一次统计的总额人民币10.7万亿元大幅增长67%,至17.9万亿元。相信有一些债务以公司贷款、信托、理财等非标方式存在。

即使中央财政严加控制,也无法阻挡地方政府的负债步伐,养老、重点投资、经济增长等刚性压力毫无削弱。根据中国债券信息网数据,截至今年一季度末,城投债累计发行规模达3594.70亿元,较去年一季度的2993亿元同比增加601.7亿元,增幅20.10%。今年以来,城投债发行额猛增三倍多至1838亿元,创2002年以来最高纪录。

现在发地方债可以获得短期好处,债券价格走高,收益率下降。今年以来,城投债收益率保持低水平稳定,近期7年期提前还本的中西部地级城投债收益率已经降至6.80%~6.90%的水平,高等级信用债受到市场热烈追捧。现在是债市的黄金时期,股市低迷不振前景渺茫,楼市上下震荡意见纷歧,投资者将目光转向债券,尤其是有地方政府信用进行隐性担保的城投债,享受地方信用低风险,却坐拥高达6.8%的利率,没有比这更稳妥的投资了。当一切投资看似风险大增,追逐政府信用债就成为中国投资者更理性的选择。与其如此,还不如允许地方政府直接发行市政债,以较低的利率与较透明的方式,解决重点项目投资额不足的天大难题。

目前地方债由中央财政代为发行,相当于隐性国债,而投资者也盲目地相信地方债有中央财政兜底,毫无风险。这对于提升地方政府的信用没有好处,对于提升中国的债券市场水平也没有好处。

各个地方政府的负债率不一样,地方政府投资的基础设施回报率各不相同,更重要的是,各个地方政府的信用也就是某个市背后的主政者的信用,也大不相同。相信投资者不会忘记,2011年9月城投债市场是如何接近崩盘的。

2011年4月,云南省某城投债发行公司4月向债权银行发函“即日起,只付息不还本”;当年6月29日,有香港媒体披露上海市政府辖下一家从事地产及公路建设的城市投资公司,从当月起停止向银行偿还流动贷款,并向银行要求拉长还款期,把该笔款项转换成以资产抵押的固定贷款;6月30日,云投集团重组传闻得到证实:云南省政府拟将其持有的全部电力、煤炭资产及云投集团控股的云南电力投资有限公司账面总资产进行整合,组建新的集团。虽然这两件事最后得到解决,但违约的风险与抽逃优质资产的风险,即使在地方政府隐性担保的城投债中依然存在。

城投债有惊无险度过难关,但城投债一面倒的高息,与一面倒的低息,都是市场不健康、不理性的表现。健康的地方债市场,会根据偿债率、信用评级等,给出较为准确的评级,确定债券价格,以低息奖赏有能力、有信用的借贷者,用高息标识能力不强、信用有污点的借贷者风险。目前的债券市场不完善、不健康。

改革《预算法》,允许发行市政债,让地方政府公布项目、预期回报、在封闭的帐户内运行,让其他地方的独立中介机构给予准确的评级,让地方债、城投债或者市政债向市场化变迁,对于投资者来说,比糊里糊涂的赢亏,要好得多。

当然,如果发生最坏的结果,发行市政债只是借机圈民间的钱,最后以破产清算把投资者的钱洗到自己的碗里,不要说市政债就是债券市场也会完蛋,相信决策者不至于如此浅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