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人说,中国股市即便跌到1500点,肖刚一样当主席,你也不能把证监会怎么样,所以,守不守住2000点,人家证监会打心眼里压根是不着急的。

这话确实是有道理的。依中国国情逻辑是这样的,能不能当官,不看你是否称职,而看你是不是“称心”。当然,这个“称心”,是和称人民群众之心不相关的,而是你必须要“称某些人的心”。

无论股市死活也要IPO,就是要“称某些人的心”,在不改变股市生态只是“称某些人心”的情况下,IPO的所谓国家大计,只会被理解成骗局由头,因为,没有什么国家大计会比稳定民心更重要。

证监会工作关乎民心向背。割韭菜式的IPO,成就了少数人套现成亿万富翁,却伴随的是蒸发上万亿市值、动摇国家基础经济命脉、透支政权诚信资源,高呼保护投资者则滑稽不堪。中小投资者清仓离场、亏损严重者比比皆是,很易就此形成对政府的不信任情绪。

2000点又破了,说2000点是中国股市的遮羞布,其实,揭开次数多了,就不羞了,中国人的愤怒,基本节奏是愤怒分贝会逐次递减的,难道管理层深谙此道,准备等你麻木不觉得羞时就Ok,我们从此在2000点不羞了?

中国股市今天之不堪,最大责任肯定是在监管机构,不是监管没经验可以轻巧解释的。投资者亏损累累,最大责任肯定也是在监管机构,不是一句“股市有风险”提示就可以一了百了的。

客观的说,证监会是弱势部门,很多压力顶住确实难,保官位和保市场是矛盾的,而整体法制和政治环境,对其工作牵制也可理解。证监会主席也是不好当,肖刚主席短短一年就熬白了头,但可以肯定的是,困扰他的,不是守不守住2000点,而是怎么发行IPO。

以中国股市点位高低来评价证监会主席是否称职,当然是不科学的,但不拿中国股市点位高低来评价证监会主席是否称职,当下又有什么可以测评证监会主席?

市场最期待的重要举措至少有两个证监会是可以做的,这就是:修改股指期货规则,抑制恶意做空;立即启动严格的退市制度,但始终或不见雷声或雨点不大。

“国九条”固必要,关键是你要实实在在的抓几条。

在一个没有法治的市场里,股指期货一定会成一个不务正业的杂种。股指期货合法明目张胆做空中国,通过做空股市变相利好房地产和高利贷,并堆积起全面的社会经济危机,不是自己人做空,谁又能做空得了中国?证监会不是不明白,是不愿让一部分人不称心。

严格治理中国股市,目前至少有三分之一公司是应该退市的,证监会至少要获得一项权力,无论是多大国企,证监会有权依法依规让其退市,管不了你,但可让你退出去,如真将臭鱼烂虾清理出市,中国股市即便跌到1500点,肖刚主席也将成证监会成立以来最伟大的主席,但现在看,这似乎只是一厢情愿。

以上问题不解决,市场不能优胜劣汰,造假包装和故意欺诈无法严刑峻法,让相关责任人入大牢并让其倾家荡产,中国股市只能变成骗子和傻子的博弈。尽管面临房地产进入下跌拐点大好机遇,社会资金无出路,尽管中国面临经济转型亟需提振资本市场,你仍吸引不来新增资金的入市。

守不守不住2000点,对中小投资者来说,真是眼泪在飞,对证监会来说,你要明白,这是个脸面,是政府形象,是中国信心,何况,这都守不住,IPO还I个屁。再说的不讲究下,这都守不住,不仅不政治,设骗局都没技术,准备围猎,猎物都提早吓跑了,并到处说:千万别被忽悠进来呀。

当然,还有一种臆想式的乐观猜测,中国股市在下一盘大棋,2000点处,在市场一致性无限悲观中构筑几重基础底,证监会也或许是配合国家级的资金入市吸筹,转折处,不是且割且逃离,应是且观且珍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