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2005年7月21日中国实施浮动汇率制度以来,人民币兑换美元一路升值,从2005年7月的8.28:1,到今年1月最高的6.06∶1。然而对于中国的普通民众,人民币升值并没有让他们感到钱越来越值钱,反而是钱越来越不值钱。

近9年来,人民币一直走在外升内贬路上。对于内贬的原因,不少人认为是央行货币超发造成的。根据央行发布的数据,2013年末广义货币(M2)余额110.65万亿元,而2003年末M2余额22.1万亿元,10年增长超过4倍。

按照货币学基本原理,一个国家或地区经济每增长出1元价值,作为货币发行机构的央行也应该供给货币1元,超出1元的货币供应则视为超发。中国货币总量与GDP之比接近2∶1(2013年中国GDP总值56.88万亿元)。

中国的经济增长主要依靠投资,因此需要大量增加的信贷投放。经济学家吴晓灵说:“过去30年,我们是以超量的货币供给推动了经济的快速发展。”

在多数经济体中,这本会导致恶性通货膨胀。可是,我们看看近两年中国CPI增幅,大致在2%-3%,偶尔突破过3%。回顾近十年,也只有两次物价的大幅度上升,2008年CPI增幅最高超过8%,2011年最高约6%。大规模的货币超发没有引发通货膨胀,这是什么原因?

来自官方的声音否认中国货币供应量存在超发现象。央行调查统计司司长盛松成在今年1月的新闻发布会上表示, M2较大是因为储蓄率高、间接融资(指银行贷款形式的融资)比重高等造成的。作为现在全球储蓄率最高的国家,中国居民储蓄率已经超过50%(尽管推动这一趋势的是少数家庭)。

经济学家的观点不尽相同,我不在此赘述。但一位文学教授发明了“贪官经济学”一词,他在解释货币超发而没有引起通货膨胀的原因时另辟蹊径,认为庞大的贪官群体功不可没。

贪官们通常不会去花销巨额的受贿款,也尽量不存进银行(担心被发现),而是以各种方式隐藏起来。这位文学教授大胆估计,M2余额的50%在贪官手上,是不流通的。

中国网民注意到这个现象,将贪官五花八门的藏钱方法戏称为行为艺术并罗列出来:

藏密码箱。海南文昌原市委书记谢明中将2500余万元现金藏在19个密码箱。

藏厕所。重庆巫山县交通局原局长晏大彬将4个装有共939万元的纸箱藏于尚未装修的新居厕所中,因厕所渗水而被发现。

藏粪坑。江苏省建设厅原厅长徐其耀贪污受贿近2千余万元,部分现金经层层塑料纸包装后,藏在树洞内、灰堆内、稻田里、粪坑里。

藏煤气罐。江西赣州市公路局原局长李国蔚家里有一个高级定制的煤气罐,用来窝藏数百万赃款。另有藏280万元密码箱埋到其农村三哥房屋旁的垃圾堆下。

藏出租屋。广东省疾控中心免疫规划所原所长罗耀星租豪宅专放赃款,现金用黑塑料袋扎成一捆一捆的,屋内放满防潮纸、干燥剂,但是最终1200万元仍然发霉。

这个单子还可以继续写下去。过去十年,尽管被控贪腐的官员不在少数,但情况并未得到太大改变。去年12月,原呼和浩特铁路局副局长马俊飞,因受贿罪和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被判死缓。马俊飞年收入不过12万元左右,但他的两所房子却堆满了总价值超过1.3亿元的钱物。庭审时,马俊飞说,他最头痛的事情就是如何藏钱。

这位文学教授所说的“M2余额的50%在贪官手上”不是经济学的数据,我也不敢苟同这个具有文学色彩50%;但是我相信中国的贪官群体藏起来的不流通现金的数额是惊人的,在货币超发时能够起到一定的抵消通货膨胀的作用。我和大多数中国民众一样,认为已被查处的贪官只是中国贪官群体的冰山一角。

当然,“贪官经济学”阻挡不了物价的持续上涨,这些年来中国民众对于生活的变化有一个真切的感受:什么都越来越贵,只有钱越来越便宜。

(余华是《纽约时报》观点撰稿人,即将出版新书《黄昏里的男孩》。本文最初用中文撰写,由Allan H. Barr译成英文,中文译文经余华本人审定。文章来源:纽约时报中文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