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手机的新闻端推送出“新版港股直通车确定开行”的消息,深圳的金融从业者黄新(化名)第一反应是,“太好了,我再也不用充当‘港股经纪人’了!”

由于身在深圳,从2007年至今,他已经帮9名亲友通过各种形式开通了港股,并且每年提供各项售后服务,包括荐股、转账、代操作、确认传言等,“服务的链条太长太长,我有时候跟老婆开玩笑说,我就是一个小型的港股经纪人,应该考虑收点佣金了。”

而此次中国证监会正式批复沪港开展互联互通机制试点之后,日后取道上交所可以参与港股投资,或许能够减轻每年背资金出境的压力,对于像黄新以及一众每年痴迷于港股投资的散户来说,是莫大的解放。

2007年 亲戚们迷上炒港股

黄新的港股投资始于2006年,那年他到深圳的一家大型国有银行工作仅有一年多,当时他陪上司到香港开研讨会,第一次听说可以曲线投资港股。“上司是最早一批投资港股的深圳人,在他的怂恿下,我也在汇丰银行开了一个银证通账户,存入一万块港币,第一只买入的股票是中国平安。”

那一年牛市刚刚起步,他在港股的投资做得异常的顺利,仅平安一只股票,就给他赚了30%,“我一咬牙,把准备结婚的钱50万全存到汇丰的账户去,分了三次,背包里背了一堆现金,到了旺角一家可以货币兑换的店(因为它的汇率比较好),换完钱,再去汇丰存,每次过关都提醒吊胆的。”辛苦的搬运回报是丰厚的,到年底算下来,账户收益超过40%,过年回潮汕老家时,他成了亲友口中的“港股股神”。

没想到,这一称号让亲戚蜂拥而至,找他联系港股开户,2007年年初,黄新听朋友介绍,国内一家大型券商的香港子公司在深圳开展代理开户业务,他如获至宝,“拿到手机号码,像特务接头一样,摸上深圳福田中心区的一家写字楼,拿出水电单、身份证复印件,替亲戚开了户。”

尽管当时这样的业务属于违规操作,但这次开户比早期跑香港要便捷的多,很快亲戚就收到确认函,但资金转账却非常麻烦,“实际上这一模式是钱直接汇到香港的券商账户,而不像内地的第三方存管制度,股票资金是托管在银行的。这一模式费用相对低廉,但资金必须通过地下渠道出境。”

黄新向亲戚说明了此举的风险,但当时股市的单边行情诱惑力太大了,亲戚们都要求他直接寻找灰色代理,把资金打到香港券商的账户里。“那一年来深圳开户的亲戚有5位,我还婉拒了好些,怕他们贸然投港股,血本无归。”

实际上,在广东,由于外向型经济发展模式,很多人对香港股市保持很高的敏感度,在深圳,参与港股投资的大户更多,而很多机构也适时推出港股投资的沙龙、见面会等,他们嗅觉灵敏,随时都在寻找投资机会。

黄新介绍,2007年秋天,传闻港股直通车即将开通,他和他亲戚的港股投资热情异常高涨,可惜在高潮处戛然而止,随着港股直通车叫停,金融危机来袭,他们的港股账户亏损巨大,“有些亲戚账户到08年低点已经亏掉大半,最惨的那位炒了窝轮,从一百多万高点跌回去十几万,从此剁手不看港股。”黄新说。

2009年:资金出境越来越难

而程小姐炒港股的经历则是从2009年夏天开始,四万亿刺激政策推出之后,奄奄一息的港股开始有所复苏,“我在地产公司工作,09年房子开始好卖,我灵机一动,买合生创展,那是广州的企业,我还有一个朋友买入雅居乐,收益都不错。”

她开港股账户非常顺畅,因为一些银行营业部已经有港股代理商坐镇,开港股户还送礼品。“我记得香港的上水、屯门等地方,很快就有证券行业务员驻扎在地铁附近的商铺里,方便内地投资客上门开户。”程小姐说。

但资金如何运送出境,仍然是难题,“以前有地下钱庄,反应速度非常快,但媒体报道之后,大陆、香港发起几次打击行动,资金出境越来越难,有一段时间,深圳甚至限制了个人账户单日取现,5万元以上柜台不予办理,据说就是限制资金的蚂蚁搬家。”程小姐说,她认识的一些大户只能寻找一些从事进出口业务的私企,他们往往手中有港币,与他们做资金互换。

另一方面,内地炒港股始终存在报价延迟,最快的股票软件,也延迟15分钟,因此尽管港股实行T+0,程小姐和她的朋友都做的长线交易。

“深圳也有一批人,专门做短线的,在香港那边缴费,申请了软件,可以看到实时行情,还有专门炒窝轮的,我曾经在某个营业部遇到一个东北人,言必称‘轮儿’,我开始一头雾水,后来才明白,他说的就是窝轮,内地叫做权证。”程小姐说。

2007、2009年的深圳,机构中参与香港窝轮炒作的散户不在少数,不少人本身就是金融从业人员,甚至是公募基金经理、券商分析师。“07年下半年,有公募基金经理曾经炫耀,一只窝轮就给他赚了500万,在业内传为佳话,但大部分人最终坐了一次惊险的过山车,07年年底,相当部分的券商分析师在窝轮投资上血本无归,只能默默疗伤。”2009年,重新回到港股的大户,在窝轮投资上不再那么豪情万丈,大部分人见好就收,业内也鲜见投资佳话。

2011年以后 刷下限的炒客

而对于在港股泡了多年的大户老胡来说,近几年的港股越来越妖,“最开始大家可能炒那些红筹股,后来又炒A/H两地上市的股票,也有些人就专攻香港的大蓝筹,大致的思路是看好内地经济,寻找价值洼地,但2011年开始,资金进港股多了,做法也越来越妖,有人专门炒仙股,有的则炒重组股,都是内地到港上市的小股票,做法很没有下限。”老胡介绍。

他就遇到有大户先在底部建仓,然后在内地的港股圈中散步重组消息,甚至联系相当部分的媒体联合炒作,随后有资金跟进,他再高位离场。“他们选择的标的一般都是创业板、仙股,方式跟内地炒ST股类似,一般来说,香港的散户不感兴趣,忽悠的还是内地的投资客,题材各式各样,故事可以讲的看上去很美,资金被忽悠进去之后,交易量非常小,不像大陆那么容易离场,但每年这一类炒作还是源源不断。”

实际上,香港的注册制背景,令“壳资源”不再宝贵,但内地投资者存在思维惯性,且一夜暴富的心理作祟,相信了故事的美丽,就一头栽进去,实际上传闻得到应验的少之又少,套在里面的不再少数。“现在人家给我荐股,我一看是香港创业板的内地企业,一般都掉头跑掉,大部分都是骗子!”

来源:21世纪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