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晓丹

中国宏观经济下行与房地产投资下滑之间的关系现在似乎转变为“互为因果”。从整经济周期来看,可以说是因为经济下滑导致过去高歌猛进的房地产行业走弱;但如果从宏观政策来看,也可以说是房地产主动“挤泡沫”导致固定资产投资下滑,进而导致经济复苏缺乏动力。

经济观察网认为,近期投行的报告更多地选择后者作为其解释当前经济走势的一个主要逻辑。摩根大通、瑞银等机构的报告都指向了房地产,他们都认为,楼市是目前最大的宏观风险。

房地产一直投行考量中国经济的主要数据和指标,围绕着这一指标,水泥、钢材的消耗量,房屋销售价格和数量,全国各省的地产限购政策都曾是其报告的追踪重点。而在这些数据分析背后,一个一直不变的逻辑就是:与房地产相关的投资下滑会加速经济疲弱。

经济数据与投行逻辑是匹配的,但是中国政府的宏观调整政策,特别是房地产调控政策则没有顺应这些投行的建议,至少目前的宏观政策和房地产相关政策并未松动。但另一方面,无论是货币政策还是财政政策,又都似乎在悄悄改变,一些小的调整正在进行。这些细微调整更能体现政府的调控思路和意图。

对于经济增速,本届政府明确提出了“合理区间”,从7%至7.5%,这一区间的真正意义并不在于今年的GDP是7.0%还是7.5%,即便新增的1000万就业是个巨大红线压力,但对于拥有巨大国土面积和众多仍以人力资本为主的产业的中国来说,解决就业的方式远比教科书上多得多。5月14日国务院常务会提出的“生产性服务业要和生活性服务业协同并进” ,可以看成是政府已经明确了解决就业的主要路径。

所以,对于中国经济来说,就业和经济增速如果有此前预想的那样难以解决,那么房地产等回落明显的行业,包括钢铁等淘汰过剩产的重点行业并没有得到想要的宏观政策照顾就找到了答案。

对于未来的宏观经济政策调整,投行认为应该是放松地产政策,特别是融资政策。这一建议跟眼下的政府表态是不一致的,但不一致的原因并不是政府不能放松地产调控,而是放松的时间还不到。道理很简单,投行判断中国经济的这一逻辑本身是没有问题的,中国政府从来没有以公告或者正式文件来公开否认过。

再回到大家最关心的问题,何时会放松地产政策?其实,中国政府是知道房地产下滑、投资下滑对整体经济是有拉低效果的,但是更为重要的是:现在时间还未到。

我们赞成投行判断中国经济逻辑,我们也赞同当前“保持定力”的宏观经济政策。投行的逻辑没有错,中国政府的调控也可圈可点。对于当下的中国经济来说,真正的问题不是数据是否滑落,也不是政策能不能做出短期调整,而是,一个巨大的经济体,它需要什么样的经济增速和何种调控方式。

可以肯定是,政府做出政策调整的关键参数肯定不是投行眼中的“最大风险”。中国政府这次是真的小心翼翼并且认认真真地要做些变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