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大鸣

舆论疯狂地制造房价暴跌的传闻,而所谓的房价暴跌以及成交量下滑引起了地方救市的决心,但来自高层对于房地产调控的态度非常罕见,然而,最近有媒体称一些住建部官员认为地方可以自行放松调控,引起了市场的极大关注。

据媒体报道称,住建部多位人士确认,除北上广深之外,其它城市的限购政策可以自行调节,尤其是库存过大的地方,但不会明确发文。近期北上广深市场也有剧烈调整,他们正在观察研究,但发文确认限购放开的可能性不大。

我们不知道这些所谓的住建部人士到底是谁?其身份是什么?但如果此论属实,显然是对一种不对称调控:房价暴涨之时无声音,房价“暴跌”之时发声音干扰市场。这种言论既然不能以发文确认,又要放出来让人们知道,令人感到不解。熟悉中国房地产市场掌故以及逻辑的人都知道,新的管理层很少对楼市调控发音,这也被视为让市场起决定性作用的一个重要表征。

但是,很显然地方政府基于自身利益的考量,多次采取发音的办法挑战既有的调控政策,急吼吼地发出救市的声音,显然是非常不正常的。原因是所谓房价整体性暴跌的传闻是靠不住的,喊跌的目的是为了打鸡血。正常的市场波动就被描述为暴跌,然后以此作为救市的依据,这显然是一种不对称调控,房价上涨之时视而不见,寂无声音,房价稍微有些松动马上就迫不及待,大肆哭奶,这样的一种行为造成了楼市信息的极度混乱,误导人们的选择。

举世皆知的土地财政逻辑强大让人哭笑不得,甚至达到抽鸦片上瘾的地步,华夏时报的观察称,最近一个月,土地流拍和底价成交的现象在二三线城市频频上演,为完成土地出让任务,地方政府则使出“浑身解数”。其中有一个是让国企在“低迷”之时拿地托市。

这让我们想起了2009年夏天发生的那些事,央企纷纷抢地称王,2009年下半年中国房地产市场暴涨引起了全世界的关注,与此非常雷同甚至连剧情都不改的是,2013年下半年房地产市场同样迎来了大反击,动因都是一样的:信贷的非正常支撑与土地的非正常托市。

历史如此相似,正是年年岁岁花相似,岁岁年年人不同。如果说2008年救市迫不得已,如今我们地方政府急吼吼的救市其实有路径依赖的嫌疑,我们并不反对救市,但认为把紧急状态下的措施频繁地运用有悖常理和经济规律。救市有一个前提,那就是房地产市场事实上发生了大规模的崩溃行为,比如2008年美国楼市崩溃的大救市,我们当前不过是一丁点楼盘打折,一些城市沦为鬼城,房价连正常调整都没有,就急吼吼地救市,实在令人感到费解,这就是典型的非对称调控。

放眼看看中国各地房价,有多少城市的房价不是远远背离了现实的居民可支配收入?有些观点认为房价只要事实上在涨,就是有现实的需求在支撑。问题是,这是我们畸形的消费和投资观导致的,一家人不吃不喝掏光三代积蓄地买房,这是哪一个国家的百姓能够做到的?放眼望去,此事只有中土有。这样畸形的房产观是如何形成的?价格不停地涨,让人无法不买房,因为一旦你下定决心不买房去租房,按照不许房价下跌的逻辑,意味着你可能以后就买不起房了。在这种逻辑的支配下,我们的房地产变成了只涨不跌的神话故事。

这个神话故事制造者有很多,但无疑不许房价调整的土地财政,以及放水式的信贷是两大主因。如果救市不是建立在真实的房价下跌之上,其后果是无穷尽的暴涨。不对称调控,往往是导致房价暴涨的重要推手,需要且行且珍惜。当前尚未到救市的时机,不能没大病乱吃猛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