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场开始反制,调整无法避免

周明剑

来源: 一财网

近年来,宏观经济在基建与房地产的绑架下,完成了看似不错的增长。与此同时,基建、房地产因其支柱性地位,在预算软约束下,其疯狂程度更显得有恃无恐,同时也完成了对资金的“嗜血性”的吸纳,形成了所谓的资金黑洞。其结果必然是资源尤其是资金的严重错配。

基建、房地产犹如两颗“毒瘤”,恰恰寄居在国民经济的主动脉上,并不断壮大。国内经济主体也在这两颗“毒瘤”的胁迫下,创造出了带着“毒素”的GDP(高杠杆、产能过剩),以期维持整体的稳定,避免宏观经济的健康出现全面崩盘。在这个过程中,随着经济体内的“毒素”不断聚集,作为经济的调节机制——市场,必将对此释放免疫信号并进一步实施对抗。这就是我们近期看到的:市场韧性的反抗将打破刚性兑付的神话,房地产行业出现拐点。

央行近期发布的金融稳定报告,其中明确指出刚性兑付增加了金融体系的整体风险,此举抬高了市场无风险资产的价格,引发了资金在不同市场价的不合理配置。导致资金加速流向高收益的理财产品和非标债权产品,银行存款外流,债权市场、股票市场的资金被挤出。同时央行表示应在风险可控的前提下,有序打破刚性兑付、顺应基础资金风险的释放,让一些违约事件在市场的自发作用下“自然发生”。

从供需角度上来看,地产行业基本触及到增长的极限,很有可能发生市场供需的逆转。需要考虑的是,房地产具有很强的区域性,整个行业的供给是过剩的,但一、二线城市过剩程度远远小于三四线城市。我们认为,2014年整个地产行业崩盘可能性较小,部分二、三线城市很有可能迎来市场供需逆转,个别城市有较大可能出现风险的爆发。但地产行业的增速下滑是必然的趋势,房地产行业的拐点基本确认。

基建、房地产虽然继续在绑架着中国经济,但其自身的发展尤其是房地产已经触及到市场的底线并遭遇到市场的反抗,这就决定了,按照市场的配置,这两者很难再为经济增长提供动力。一边是经济失速的风险,一边是被绑架下的畸形发展,中国面临着艰难的选择和转型。是通过行政干预下的宏观调控,继续把基建、房地产这两颗“毒瘤”做大以回避经济全面失衡的风险,还是通过改革和疏导让这两颗“毒瘤”恢复良性,本届政府很明显的开始尝试后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