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理查德·D·拉蒙 来源: 第一财经日报

美国房产大泡沫——通往破灭之路,这也是眼下的现实,还是一个隐喻。罗伯特·哈达威治学严谨,他讲述的是一个阴郁的或许是悲剧性的故事,即他称之为的“世界经济史上最大的资产泡沫”。

哈达威教授的论点是,这个泡沫属于自残,招致了而且仍然还在引发无尽的痛苦和财富毁灭。所有的经济利益相关方都曾从这个泡沫的膨胀中得利,对之大加怂恿的政治家们也不例外。哈达威教授指出,如《社区再投资法》一类的公共政策,强迫银行和其他贷款机构以近乎官僚主义的玩忽职守方式,滥施滥为,发放高风险贷款。克林顿行政当局和国会内的要人们,对此泡沫推波助澜,对坚持不降低贷款标准的贷款机构大加挞伐。

结局无可避免,也在少数人的意料之中。根本就想象不出,那么多的借款人还能有什么办法归还贷款,所以,证券化投资工具(securitized investment vehicle)(许多是新发明出来的),除了鸡飞蛋打,别无其他结果。这就诠释了本书书名,阐明了美国人身处的真实境况。但是,上面我说了这里存在一个“隐喻”。

这个隐喻是我而不是哈达威教授提出来的,虽然如此,本书的每一页都在向我讲述这个隐喻:整个西方世界或许就是一个泡沫。对于工业化国家的整体而言,房地产泡沫或许只是一个小宇宙。我们的房产和金融服务业泡沫,会不会只是一个大泡沫中的小泡沫?相比于那个大泡沫,房产泡沫及其巨大损害,只是一段小插曲而已?

这个世界沉溺于借贷之中。在美国,联邦债务每个月增加1000亿美元。不单美国如此,大多数欧洲国家偿清债务的希望渺茫,而日本为摆脱房地产泡沫的影响,已经苦斗了二十余年。从全世界看,经济增长依靠债务来推动的情况,过于严重,这场游戏正在走向终结。比利时、爱尔兰、葡萄牙和西班牙的债务重负,如果无人出手相助,不可能偿清。但是,世界又从哪里能搞到纾困所需要的那么多的财富?是什么样的令人心生恐怖的多米诺骨牌,它终于被碰倒,正在步步紧逼,行将触发世界金融的覆灭?

然而,问题还不止于国家发债和预算赤字。没有资金准备的负债,就像达摩克利斯剑一样,悬于大多数国家头上。国家、州和地方政府处理账务的方式,要是用在私人公司里,会有人因之坐牢的。债务的不断增长并非只是反映在政府会计账簿上,以美国而言,据估计,在国家资产负债表上,添加了实实在在的50万亿或60万亿美元债务。

美国已经从世界最大的债权国沦为世界最大的债务国。我们不再是净出口国,而变成了净进口国。在这个国家,节俭不再当道,挥霍大肆流行。作为一个国家,我们靠借钱来维持本已不该享受的高水平生活。

不会有好下场的。在2010财政年度,美国为联邦债务支付了4410亿美元的利息,平均利率是2.3%,大部分是短期债务,利率一旦上升(这种情况是必然会发生的),利息费用就会急剧增长。即使对美国纳税人的全部收入都征了税,政府仍然不得不举债,以弥补这一年的财政赤字。

以上阴郁的预言,本不该由我来做,而哈达威教授十分明智,将讨论范围限于我们正在经历的这次危机。本书既富于洞察力,也是对当前房产泡沫的清晰分析。然而我认为,本书传递出的基本信息是:信贷巨量扩张,后果堪忧。

(摘自《美国房地产泡沫史》,作者 罗伯特.M.哈达威,陆小斌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