孔睿思

回顾2014年初至今,投资环境似乎变得更加难以捉摸。现下让投资者思虑的问题很多:冬季恶劣天气过后,美国的经济数据为何仍喜忧参半?乌克兰的局势将如何发展而其影响几何?中国和新兴市场整体上能否持续走稳,重回增长轨迹?而最重要的是,在此环境下如何投资?

在过去的三个月中,外围的投资环境已经生变。去年表现最佳的资产今年表现落后,反之去年不振投资产品今年却大放光彩。债券孳息率出乎意料地向下,而去年成为投资宠儿的日本股市,今年首季表现却是垫底。

地缘政局不稳,市况波动或加剧

无疑乌克兰的危机未解或会构成重大的威胁,但短期而言,地缘政局不明朗的影响不及预期显著。由于美联储等主要央行近年大举为市场注入流动资金,压抑了大部分发达市场的波动性,相对于纯粹的地缘政治事件,欧美经济政策去向在市场所引发的波动性反而更大。不过,一旦乌克兰局势升级,甚至影响石油或天然气供应,有可能触发股市大挫。

尽管地缘政治不稳,海外增长机会很多,鼓励投资者放眼全球进行资产配置。大多数美国投资者一般仅持有少量国际市场股票,其实适度降低美国市场的股票投资比例,转向国际市场是明智之举。特别是欧洲及日本股票的潜力不俗,估值方面均较美股更吸引人。对于承险能力较高的投资者,价值可观且长线增长前景亮丽的新兴市场也是不错的选择。不过,新兴市场及其货币表现良莠不齐,投资时机需仔细斟酌,也需要采取更为灵活的投资策略。

弱势增长与低通胀并存

年初以来,美国劳动市场数据好坏参半。目前市场似乎寄望美国经济只是暂时走弱,有望在夏季回暖,但届时一旦未见起色,或是地缘政局恶化,投资者避险情绪重燃,股票及其他风险资产便有可能首当其冲遭到折仓。

此外,美国的劳动参与率仍处于低位,工资增长迟缓,这将影响家庭开支,拖累消费表现。如果消费未能像以往成为拉动经济增长的重要支柱,则美国经济可能于较长的时间维持弱势增长,若干依赖消费表现的行业股票或会受压。

美国及其他发达市场的通胀率在年内仍将保持历史地位不变。美国通胀率看似正在见底,而其他一些发达市场却要面对通缩的风险,以欧洲和日本最为显著。目前的整体通胀率之低令人惊异,除工资增长疲弱外,工厂产能过剩导致产品定价不高、银行放贷量不多,也都压抑了通胀,低通胀情况至少维持至明年。因此,投资者应慎入传统抗通胀的工具例如大宗商品和黄金,反而年期较长的美国抗通胀债券则日见吸引力。

美国短期国债,主要是二至五年期国债孳息率的升幅最大,十年期国债孳息率到了今年底有可能升至约3.25%至3.5%,而到期时间为两年以内的超短期国债的孳息率将继续较小升幅。由于债券价格会随息率上升而下跌,即使息率稍为上扬也有可能蚕食债券的价值。另外,投资者还应关注美联储调高联邦基金利率的确切时间。在劳动市场疲软及通胀低迷的情况下,预期当局将致力压低短期利率,以纾缓债券息率的上升压力。

由股债转换热潮未见,股票投资仍可取

先前有市场普遍预期2014年为股债“大转换”的一年,即投资者将大举沽出债券买入股票。然而我们最近所见与这个说法有点背道而驰。 5月份首周的资金流向数据显示,逾90亿美元的资金流出股票基金,逾90亿美元资金流入债券基金,其中近30亿美元流入美国国债交易所买卖产品(ETP)。尽管企业盈利表现靠稳,而数据表现也预示经济景气正在改善,但投资者仍然将资产由股票转换至债券。

正当股市持续面对沽压,固定收益市场的形势却相反。投资者继续向债券基金注入资金,促使债券孳息率持续低企。即使大围股市未受乌克兰局势影响,但投资者的避险情绪继续推高国债资产。我们的分析显示,地缘政治风险已推低债券孳息率约0.25%。

不过,纵使沽售持续,我们仍然相信股票在经历五年牛市期后,仍较现金或债券具吸引力(虽然美股估值不再便宜),加上通胀及利率维持低企,经济有望逐步改善,均有利股市表现。不过,为防范地缘政局不稳或美国经济未见改善的影响,风险承受力较低的投资者可考虑减持股票套利。另外,在投资组合中适当地加入另类资产,例如房地产或基建投资等,也可以分散风险,争取额外回报。

作者为贝莱德全球首席投资策略师

来源:财新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