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财新网消息,地方政府自发自还债券终于开闸。财政部5月21日下发通知称,经国务院批准,2014年上海、浙江、广东、深圳、江苏、山东、北京、江西、宁夏、青岛试点地方政府债券自发自还。

根据财政部制定的《2014年地方政府债券自发自还试点办法》(下称《试点办法》),自发自还是试点地区在国务院批准的发债规模限额内,自行组织本地区政府债券发行、支付利息和偿还本金的机制。

相比财政部代发地方债券和地方政府自行发债,自发自还机制的最大变化是,试点地区应当建立偿债保障机制,统筹安排综合财力,及时支付债券本息、发行费等资金。

自发自还债券意义何在、风险如何?地方政府举债融资机制的完善还有哪些阻碍尚待清除?

财政部财科所金融研究室主任赵全厚指出,此次自发自还债新政,最重要一点是中央不代发,也不代为偿还,发债方自己面对市场。中央没有代偿义务,意味着其不再提供“直接担保”。中央控制发行额度,属于风险控制的方式,相当于在市场机构评级之前,中央通过确定哪些地区可以自发自还,已经初步评级。

谈及万一地方政府违约、中央政府是否仍需要为地方政府发债“兜底”,赵全厚以美国次贷危机时联邦政府对几大投行的救助为证指出,如果地方政府倒闭,中央政府对其予以救助也无可厚非。然而,此救助不同于自动“兜底”,中央政府必须要求地方政府官员承担责任。

根据今年全国两会期间通过的预算报告,2014年全国地方财政赤字比上年增加500亿元,为4000亿元。

赵全厚认为,十个试点地区自发自还债券的规模,应该属于4000亿元地方财政赤字的一部分。4000亿元中,更多比例是中央代发债券。这种方式,可视之为融资机制的尝试性过渡。未来地方政府仍不太可能完全自主决定发债规模,或需报备财政部。政府控制力度的松紧,需要根据市场自我约束力的强弱而定。另外,融资平台去政府融资化也不能骤然为之。新旧制度交替,开前门、堵后门,要有一个衔接过程。

这次自发自还债券引入信用评级,但真正实施效果如何,尚待观察。目前几家评级公司的评级方法,在考量政府债务指标时,还是以审计署和财政部的债务余额统计表为基础。赵全厚强调,评级公司必须独立于政府统计,有一套自己的债务统计口径和方法,否则,如果都按以政府的数据为准,不足以体现评级的市场价值。

(财新记者 霍侃 采写 记者 南皓 亦有贡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