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如我是真的

张宗永

《假如我是真的》是大陆作家沙叶新的作品,改编成的电影,上世纪80年代初在台湾发行,初时因为题材敏感,初时在香港禁影,我们的谭校长咏麟曾经借这片夺得金马影帝,片中谭饰演一名上山下乡的穷知青,因为没办法返回城市而遭未婚得孕女友的父亲拒婚,一次阴差阳错在看话剧的时候被误认为高干子弟,谭为了能够回城,决定混骗到底,希望能够为自己拿到户口,但最终东窗事发被捕,女朋友也因为结婚无望而自杀,我印象很深刻的一幕是谭被捕时,挣扎大喊“假如我是真的又如何?”

有人谑称中国最大的出口是造假,我公司的主业是替一些相对高风险的企业或资本密集项目融资,既云高风险,进行尽职调查(Due Diligence)时,自然要打醒十二分精神。但是多年经验告诉我,老板要存心诈骗,真作假时假亦真,文件告诉你的可能不及老板的闪缩眼神。

然而,投资者明知山有虎,因为受高回报吸引,仍是偏向虎山行,只好在审查帐目时多朝坏的一方面想。我的朋友陈竞辉是全球著名对冲基金阿波罗环球管理公司(Apollo Global Management)的亚洲合伙人, 曾被The Asset杂志选为亚洲最佳信贷对冲基金经理,他和前会计学教授Thomas Robinson最近合著了《Asian Financial Statement Analysis: Detecting Financial Irregularities》(Wiley, April 2014)一书。本书为完全没有会计背景的读者而作,深入浅出,从最基本簿记入手解释资产负债表、现金流量表和收益表的组成和关系,作者用真实的商业讹骗案例,例如大家熟知的嘉汉林业(Sino-Forrest),日本的奥林巴斯Olympus和印度的Satyam Computer来说明如何在财务报表文伪造营业额、剩利润、收益率、现金流和资产值,书中也对关连交易作了详尽的分析。有兴趣读者不妨在Kindle下载来看。

现今商业社会流行的复式簿记是意大利人在13世纪发明。沿用至今,已经是现代商业社会的准则。我唸MBA时,会计理所当然是必修科,第一次接触簿记,老是不明白为什么欠人家钱会是credit!到后来,"埋数"(Balance the Book)当然难不到我,但再进一步钻研会计学,发觉会计准则有阵子像法律般纠结,没有绝对的答案,例如租赁(leasing),有阵子可以是operating lease,有阵子可以是financial lease,类似的例子还有很多很多。

回头说假帐成风,由于美国的上市制度倾向于披露而不是审批,上市比较容易,上世纪中国改革开放之后,民企赴美上市,蔚然成风,当中难免良莠不齐,导致后期投机者一窝蜂做空中国企业股,近年不少业务健康的公司因为股价长期低迷,决定先下市再在香港或大陆找寻新的融资平台。私有化需要动用一定的资金,但是只要公司质佳,大股东肯用股票作低押,不少对冲基金都有兴趣贷款,这些活动近年成了另一种投行新生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