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源:和讯网  作者:温天纳

在大中华市场当中,内地、台湾和香港金融机构一直走着不一样的国际化道路。笔者作为第一批参与中国企业境外融资的投资银行家,屈指一算在投资银行工作也超过21年了,视线也一直没有离开过这行业。在国际化的道路上,港资投资银行在1997年亚太金融风暴前一直遥遥领先,台资投资银行在亚太金融风暴后一度突围而出,而近十年内地资本投资银行的发展更是尽领风骚。

在2006年年底,内地《证券时报》刊登年结专题,刊登了笔者的专访,文章标题为「温天纳:乐见中资投行崛起」,首次谈到投行国际化之路。在加盟组建中资投行后,笔者在内地不同场合,也曾多次提及,建设中国须发展自己的跨国投资银行之重要性,其后2007年《第一财经日报》、2010年《上海证券报》等内地财经媒体更多次以此为题,刊登过笔者的全页专访。

港投行消逝历史洪流

不少朋友问,既然中国在金融改革的道路上,需要建立自己的投资银行,肯定会以中资为主,那么港资,甚至是台资是否已经完成历史任务?只能够等待着合并或萎缩的前景?笔者认为,收购兼并是企业正常发展的道路,在工作上,自己也促成了不少的大小并购案例,无可置疑,这也是企业突围的重要发展策略,大家必须以正面态度面对。

1997年前港为英国殖民地,也是当时港资投资银行的盛世。不过,非常遗憾,香港作为环球金融中心,在历史的洪流中依然没法长期支撑着一家港资投行的存在,实属遗憾。上世纪80年代初,一度是香港投行券商发展的拐点,金融市场的传奇人物 — 已故冯景禧先生在市场中独领风骚,更透过互换股权,成为当时「美林证券」的最大个人股东,更盛传他将收购这家美资大行。70年代的香港,外资的投行尚未登陆,稍具规模的券商也欠奉,业务差不多完全集中在当时的华资经纪上,可谓叱咤风云一时,可惜好景不常。后来80至90年代虽然也曾出现过独当一面的本地投资银行,可惜未能逃出亚太金融海啸的魔掌,大部分已经被收购,港资投资银行一是消逝于历史的洪流中,一是进行精品化,以作发展。

台投行国际化未停过

台资投资银行又如何?在亚太金融风暴后,台资一度在港冒起,垄断香港的创业板以及中小型企业融资市场,可惜大部分未能成功转型,在大型企业与国企冒起的香港资本市场,台资未能再上一层楼分一杯羹。不过,细看台资投行的发展,国际化之道路并无停顿,当地大型券商集团近年来积极整合区域内资源,默默地建构两岸三地跨区域、跨商品的全方位金融服务。部分在港也属于重要的股票经纪行及期货期权经纪行,除了本港市场的金融商品,部分也走进内地市场,上海及深圳交易所的B股交易席次,甚至在东南亚市场也占据一席位,发展前景与潜质远较港资理想。若天时地利人和能再配合,在两岸独特的关系下,不难在大中华市场走出一条独特的发展之路。

到了2014年,在港的中资投行已经百花齐放,有券商系的,有银行系的,也有资产管理系,甚至是保险与其他相关金融系的,但是当我们说能独当一面的,看似还是以外资投行为主。

目前,内地金融市场还在进行结构性改革,新股有待重启,一系列的金融创新也在议程上。但是在更遥远的未来,金融市场持续发展的重点,在于争夺国际资源。中国的资本市场要想走得更远,必须发展自己的跨国投资银行。谈到中国资本市场的未来展望,只可惜金融危机结束得太快,中资投行还没来得及发展与壮大。

2014年券商创新大会早前在北京召开,会议前的一晚《关于进一步推进证券经营机构创新发展的意见》也正式落实,从三个方面明确了今年的主要任务和具体措施,包括建设现代投资银行、支持业务产品创新、推进监管转型等。这是继新「国九条」出台后,证监会落实相关规定的首个举措。

中资投行迄今百花齐放

《意见》中涉及的推动资产管理业务发展、支持开展固定收益、支持融资类业务创新、稳妥开展衍生品业务、支持自主创设私募产品、实施业务牌照管理等细则均为券商创新业务的进一步发展提供了政策支撑。同时,深化审批改革放宽证券经营机构准入条件也将让更多的民营资本、专业人员等各类符合条件的市场主体出资设立证券经营机构,促成券商行业的优胜劣汰。

今年的券商大会,在内地券商界眼中最关注的创新范畴还包括:互联网证券及账户建设;放宽业务准入实施牌照管理;产品创新等

内地投资银行目前尚在发展的道路上,回头再看港的证券市场,以往在IPO集资额上曾经连续多年取得全球第一的好成绩,但是这个「第一」还是太过依赖欧美外资投行了。目前来看,外资投行在投行领域的垄断性还是很高的,当前在全球资本市场集资的IPO大多数仍是通过美资投资银行进行,他们的市场份额是非常高的,严格来说,港证券市场是一个依附欧美的衍生市场。

虽然,早前的金融危机曾改变香港投行业的格局。在港的IPO活动中,基本已经看不到外资投行独揽全局的情况。在新股的保荐承销方面,通常是以「中资加外资」组合的方式进行。除了新上市企业以内地的为主外,主要是2008年金融危机中一些国际性大投行的倒闭,使得上市企业及投资者对外资投行的迷信短暂的消除了,给中资投行带来了发展机遇。一个朝代的结束才会有另一个朝代的开始,不洗牌的话哪里有新的发展机会。

外资投行仍垄断巿场

有朋友说,资本市场是美国人的游戏。经过一轮的洗牌之后,市场虽有变化,外资大投行的份额看似慢慢缩减,中资券商在市场中逐渐发展、壮大。但是在未来的投资银行业,外资主导的方向可能在一时之间难以改变。

中资投资银行想占据香港投行市场的一极确实不是件容易的事情。港证券市场要想摆脱对欧美的依附,走独立之路,内地的资本市场要想走得更远,中国必须发展自己的跨国投资银行。

产品和全球网络,是投资银行业最关键的竞争力。有产品才可以留住客户,有一个全球的营销网络才可以把产品卖给全世界的客户,所以这两方面很重要。

但是,目前来看,中资投资银行在这两个方面都是比较欠缺的。首先,大型的环球融资项目,从来没有出现过由单一的一家中资投资银行来完成的,这反映出内地企业在境外融资时,不敢把整个项目都交给中资投资银行来做。这其中的原因是中资金融机构缺乏一个全球的营销网络,在国际配售时,无法把产品有效率地营销到全世界,尤其是渠道上并不完全畅通,还是需要找外资投资银行合作。

另外,从金融产品来讲,在风险可以控制的情况下,尽量要往多元化发展,要不然市场趋势转变的话,如果只有单一产品卖,盈利很容易受到影响。

以往,不少中资券商在发展上都招聘以前在外资投行工作过、经验丰富的人才。也有中资券商,直接通过并购,全盘接收被收购企业的营销网络、产品及相关人才,迅速进入这个市场。不过,无论以哪一种方式,在内地成功完成金融改革前,看似也暂难以撼动外资投行主导地位。(作者为资深投资银行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