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行、投行的首席经济学家们闲不住了。

国务院总理李克强日前有关运用适当的政策工具适时适度预调微调的讲话,使得市场上有关央行应否全面降准的讨论再度升温。

就在昨日晚间,瑞穗证券首席经济学家沈建光和兴业银行首席经济学家鲁政委几乎同时在微博上发声呼吁央行降准。

上周,李克强在内蒙古赤峰考察期间表示,当前我国经济运行总体平稳,结构出现积极变化,但经济下行压力仍然较大,不能掉以轻心。

他还称,金融是经济发展的血液和重要支撑,要针对企业反映的实体经济资金总体紧张特别是小微企业融资难、融资贵等问题,运用适当的政策工具,适时适度预调微调,盘活资金存量,优化金融结构,保持货币信贷合理增长,推进金融改革,营造良好的金融环境。

一时间,市场开始再度扬起央行降准、政策宽松的预期。

5月26日晚间,沈建光在微博上表示,央行降准是当前对付硬着陆最好的宏观政策。“李总理在赤峰提到‘经济下行压力不能掉以轻心,适时预调微调保持货币信贷合理增长’。早前国新办形势吹风会上,信息中心预测部主任祝宝良也认为适当降准也是一种办法。再说,降准并非大规模刺激,只是货币政策从过紧转向中性的必然要求。”

几分钟之后,鲁政委亦在微博上称,全面降准有必要。“一方面,外汇占款等自然注入流动性偏少,需要央行主动释放流动性来平补;更为重要的是另一方面,高层关注的是融资成本,只有公开全面降准才有利于货币市场和债券市场的中长端利率回落。”

同一天,渣打银行中国首席经济学家王志浩也发表文章称,当前中国多项经济指标表明降低存款准备金率的时机已经成熟,有必要较大范围放松政策以稳增长。王志浩比较了2008年、2012年和当前的系列数据,包括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发电量、信贷增长、银行间流动性以及实际利率水平等情况均符合降准条件。但王志浩同时表示,本届政府应对经济下行的态度不同以往,何时出手仍难以预料。

另外,野村证券的张智威也是降准的最早拥趸。他此前就曾表示,长期资本利率不下行在经济增速放缓的背景下是负面因素,而且长期资金成本的降低并不能通过央行的公开市场操作实现,如果经济数据进一步下行,央行降准的可能性将提升。“降准并不仅仅是一个短期操作,这与当前中国面临的系统性金融风险,包括房地产行业下行,以及地方融资平台融资成本高企都紧密相关。”根据张智威的研究,2014年至2015年将是中国房地产市场风险逐渐释放的时间,而房地产行业对中国金融系统具有牵一发而动全身的作用。

不过,表态谨慎的经济学家亦有人在,有券商就认为央行仍将坚持通过公开市场操作预调微调政策,而非全面降准。

民生证券研究报告称:“不可否认,如果按照传统的凯恩斯主义宏观调控模式来应对经济下行,央行确实应当此时降低存款准备金率,通过总量宽松拉动总需求。但我们反复提示,在‘新常态’的框架之下,政府的宏观管理思路已经发生重大变化。未来走老路、搞总量刺激政策的概率不高。”

民生证券研究院管清友对《第一财经日报》记者表示,仍然坚持上述观点。

而在5月中旬,清华大学国家金融研究院院长、央行原副行长吴晓灵曾对包括《第一财经日报》在内的少数几家媒体表示,存款准备金率已经成为对冲高额外汇占款的工具,存准率的调整会引起较大震动;而我国外汇占款数额巨大,降准吐出的头寸会对市场产生较大冲击,所以中央银行不会轻易全面调整存款准备金率。

作者:孙红娟 来源:第一财经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