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一个月时间,“雷军系”已有两家“出海”。

如果迅雷成功登陆美股,雷军将成为4家上市公司的董事长——之前已经登陆港股市场的金山软件(03888.HK)、登陆美股市场的欢聚时代(YY.NASDAQ),以及今年5月8日刚刚登陆纽交所的猎豹移动(CMCM.NYSE)。可以说,迅雷的上市将是“雷军系”第四次“出海”。

尽管雷军本人曾在公开场合多次否认互联网中“雷军系”的存在,但在外界看来,多年的谋篇布局下,“雷军系”已经隐隐成为BAT之外第四大势力存在。

这也印证了多年前金山内部流传的这样一个说法:未来中国互联网的第一阵营说白了就是一张桌子——“TABLE”,其中B是百度,A是阿里,T是腾讯,L是雷军系——包括金山、凡客、UCWeb、多玩网等,而E则是周鸿祎系。

“金角银边”

在“雷军系”这份长长的名单中,有已经上市的金山、欢聚时代、猎豹移动,正在上市进程中的有迅雷。此外,支付工具拉卡拉、电商平台凡客诚品和乐淘、移动浏览器UCWeb、医疗信息网站好大夫在线、 长城会等背后,都有雷军的身影。

事实上,从小米手机预装的软件清单中也不难看出,UC浏览器、金山词霸、多看、米聊、凡客、金山快盘、YY语音、WPS等多款“雷军系”应用已经内置其中。

雷军一大爱好是下围棋,他的投资风格如同下围棋,讲究谋篇布局,注重集体作战。但他投资也有三个原则:第一是不熟不投;第二是只投人;第三就是帮忙不添乱。

布局往往决定成败。用IT观察人士林军的话说,雷军做天使遵循了“金角银边”的围棋理论,“移动互联网是金角,电商是银边,在移动互联网和电商领域,雷军先后投出了乐讯、UCWeb、凡客、乐淘、尚品网等多个案子,至于小米,则是雷军决战中盘的大龙。”

毫无疑问,被雷军视为企业家“最后一战”的小米科技是最核心的棋子,尽管还未上市,但它估值已达百亿美元;此外,雷军还以天使投资人身份和2011年成立的顺为基金展开布局,成为小米“借力”实现软硬一体化的重要棋子。这也让业界调侃,“小米不仅是雷军的好生意,更是雷军系的好生意。”

一方面,在雷军的“特殊”身份下,金山与小米两家公司融合渐近。

早在2012年,金山软件就已与小米科技达成一项股权出售协议,金山旗下子公司金山云,将以182万美元的价格将9.87%的股份出售给小米,完成交易后,金山、小米以及金山云管理层,分别持有金山云17.57%、9.87%和72.56%的股份。

到了2014年年初,小米2000万美元投资入股金山旗下游戏研发工作室西山居,获取约4000万股股份,占比4.71%;4月,小米、金山软件和百度总计认购最高5000万美元,成为金山旗下独立分拆的猎豹移动IPO的基石投资者。而从金山云到西山居和猎豹移动,金山已然成为小米生态的一部分。

另据《第一财经日报》记者了解,一家由金山软件CEO张宏江担任董事长的专利运营公司“智谷”,也获得了金山、小米、顺为等入股。外界评价,智谷一定程度上承载了雷军的“原创技术梦。”

商业链条

另一方面,在金山体制之外,雷军合纵连横的能力也令其“软件+硬件+服务”的商业版图越发清晰。与此同时,海量的小米手机设备和不断发展的小米商业生态链,成为“雷军系”创业者不可低估的资源和渠道支持。

此前,业界一位正在用互联网思路做硬件的创业者告诉记者,尽管产品不同,且与小米的模式类似,但每每遇到投资人,被问得最多的问题还是:“创始人在互联网圈的名气和背景是否足够大?是否具有类似雷军那样合纵连横的能力?”

例如,小米收购多看科技,更多的是看重多看创始人王川。并入小米后,王川即负责小米盒子和小米电视业务。

而助推小米完成智能电视梦的,不只是多看。投资迅雷成为其最大股东,对小米而言,既可以共享迅雷旗下的视频内容资源,并借助其渠道,进而在小米电视、小米盒子乃至小米手机等终端进行播放,这也有利于小米在视频方面的布局;而对迅雷来说,小米的引入一方面被认为是迅雷闯关IPO的重要砝码——通过小米加速进军移动终端、抢占客厅,用一个基于云计算技术的视频内容提供商的故事来打动投资者。

此外,小米还被曝参投以色列一家做体感追踪技术公司Pebbles,预计小米有计划将这项技术应用于自己的平板电脑、小米电视等多条产品线中。

作为雷军系投资的另一颗重要棋子,也就是在雷军成立的顺为基金中,记者看到,其投资的创业公司包括早教App宝宝巴士(Babybus)、医药学和生命科学网站丁香园、中小学在线作业平台“一起作业”等。

而在雷军更早期的投资中,2012年欢聚时代的成功上市,雷军100万美元的天使投资7年间获得120倍的回报;2013年3月,阿里巴巴集团花费5.06亿美元(约31.30亿元人民币)战略投资UC,从UC原有股东手中获得股份,当时UC优视董事长俞永福告诉《第一财经日报》记者,UC带给雷军的回报甚至不亚于欢聚时代。但也有因市场遇挫而遭遇转折者,如凡客诚品、乐淘。

曾有业内人士总结,雷军的商业逻辑是一边构建产业生态圈,一边构建资本投资圈,资本为产业输血,通过一颗颗棋子构建了一条“雷军式”的产融通路。

而同样爱好围棋的宏碁创始人施振荣也有异曲同工的观点:“下围棋,希望每投入一个子,能够创造将来,围的空间越来越大;而企业一开始,有一个比较宏大的考虑,有一些策略,做一些布局,从小的角度切入,最后才到中间。”

但和棋局不同,棋局终了,胜负即定,而企业经营却充满变数,即使曾经布局的“活子”也难免在市场的生死搏杀中被吃。下棋人常说,“棋乃命运之艺”。有时,胜负之数往往只在毫厘之间,而围棋的微妙之处也在于,即便是顶级强手,也未必能尽数把握。 制图/蒋皓明

作者: 刘佳 来源: 第一财经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