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建筑夺得央企优先股首单,拟发行300亿元。据了解,中国建筑拟向不超过200名符合规定的投资者发行优先股,总额不超过300亿元的募集资金。此次非公开发行优先股股票的募集资金,计划用于公司的基础设施以及其他投资项目、补充境内外重大工程承包项目营运资金和补充一般流动资金。

事实上,在中国建筑拿下央企优先股首单之前,已有多家上市公司发布了优先股发行方案。据数据统计,目前已发布优先股发行方案的6家上市公司累计拟融资的额度高达2210亿元。

优先股介于股票和债券之间,是一种金融创新的品种。一般而言,它具有如下的特征。

其一是具有固定的股息,且在普通股息之前完成派息;其二是优先股股东在破产清算中享有优先权利,但在债权人之后;其三是优先股在公司日常经营管理事务中并不享有表决权,而在特定事项上才具备表决权。

谈及优先股,会给市场会产生两种直觉,一种是变味的再融资;另一种就是偏高的门槛,刻意拒绝普通股民参与。

其实,在优先股设计之初,就赋予了一定的战略性意义。其中,管理层期望通过优先股拓宽银行、电力等大型国企的融资渠道,从而促进资本市场的稳定发展。

当前,上市银行股的市盈率普遍偏低,平均值竟达到5倍左右的水平,该数值远远低于全球成熟市场的行业平均标准。此外,上市银行股的破净率极高。从某种角度来看,上市银行股的低市盈率以及低市净率凸显出行业的投资价值。但是,从另一个角度分析,上市银行股普遍破净,却压制了股权融资的功能。

按照相关的规定,上市公司的股价低于每股净资产,将无法通过资本市场实施股权融资。如今,随着上市银行股等大批蓝筹股的大面积破净,相应的股权融资功能却被大大地压制。

于是,在资本充足率压力持续增大的大背景下,上市银行股的再融资压力非常突出。因此,在以增发、配股为主的股权融资功能大幅萎缩之际,推出优先股的意义就非常明显了。

需要注意的是,发行优先股不仅能够有效缓解上市公司的资金压力,而且还会对高负债等问题产生很好的促进作用。

中国建筑为例,近年来公司的负债压力持续攀升,目前负债率已高达78.67%。按照资料显示,国资委对央企资产负债率规定为工业企业不得超过75%,非工业企业不得超过80%。显然,作为央企的中国建筑,目前的负债率水平已经非常接近负债率红线。

然而,中国建筑通过发行优先股,将有效缓解目前偏高的负债率状况。据悉,中国建筑可通过优先股计入权益,降低资产负债率。通过本次发行优先股,中国建筑的负债率将大幅下降2.9%。

针对上文提到优先股的投资门槛,也曾经引发市场的广泛热议。

从《优先股试点管理办法》公开征求意见显示,个人投资优先股,资产规模需不低于500万元。不过,中小投资者可以通过购买基金、理财产品、资管产品等方式间接投资优先股。但是,从实际操作中,鲜有普通投资者会采取第二种投资方式。

与普通投资者形成强烈对比的是,证券公司、保险公司、基金公司等机构投资者可以轻松参与优先股市场,从中获取较高的股息率。对此,从一定程度上反映出普通投资者与机构投资者在参与资本市场的活动中存在较大的差异性。

值得一提的是,在优先股大力推行的背景下,其实也会损害到普通投资者的切身利益。

一方面,在股息分配期间,优先股股东享有股息分配优先权。在优先股股东没有完全获取相应的股息前,普通股股东不得提前获得股息分配。此外,对于部分缺乏业绩持续性增长的上市公司,其普通股东利润将会被优先级的优先股东侵蚀。

另一方面,因优先股融资成本普遍高于债券,也高于普通股的股息率水平。至此,优先股吸引了大量证券公司、保险公司、基金公司等机构投资者参与,也会在很大程度上转变了相关机构对普通股的投资配置,进而达到分流股市存量资金的目的。对目前颇显疲软的A股市场而言,优先股的大力推行也会对其构成一定的负面性影响。

笔者郭施亮认为,优先股的本质还是离不开圈钱。对于普通投资者来说,因偏高的投资门槛,不能直接参与到优先股市场,这也许是一种遗憾。但是,换一个角度来看,假设发行优先股的上市公司出现业绩恶化的问题,不付息不还本的悲剧就不会在普通投资者的身上上演。不过,我们又不得不考虑到一个现实的问题,即优先股的大力发行会间接分流股市有限的存量资金。而股市的持续低迷,更加剧对普通投资者的伤害。显然,这会对普通投资者产生不利,也是普通投资者切身利益受损的真实写照。

作者:郭施亮 来源:价值中国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