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者大概很好奇,华尔街为什么要恨中国大妈,两者之间似乎没有什么直接关系?可能大家不大知道,华尔街投行大鳄高盛、花旗、摩根大通和摩根士丹利,经常从美联储租黄金出来市场炒卖,每年大概400至500吨左右,他们把租来的黄金在市场上发售,推低黄金价格,然后再买回来还给美联储,从中赚取差价。

但中国大妈完全不懂玩这个“游戏规则”,她们看到金价下跌,就把黄金买回去做成金首饰戴在脖子上、手上,或者直接把黄金藏在床底下,不再拿来交易,导致华尔街大鳄们想买黄金也买不回来,对着中国大妈只能干着急。

要知道,目前全球黄金总存量不到18万吨,当中只有20%是拿出来交易的,大妈们把黄金藏在床底下,只会令黄金交易量越来越少,华尔街能不急吗?

而且,更让华尔街目瞪口呆的是,最大的“中国大妈”竟然是中国人民银行。趁去年美联储提出要逐渐退出量化宽松政策(QE)的阴霾下,黄金价格下跌约27%,出现了32年来最大年度跌幅之际,有统计显示人民银行全年大举进口超过一千吨黄金,占全球购买量3756吨近1/3。

黄金只是草不是宝?

由于人民银行购买的黄金,更是“只进不出”,这不但让华尔街惊讶,更让美国政府非常警惕。

为什么美国政府要警惕其他国家大量购买黄金呢?因为美国希望他国都把黄金当“草”,而不要把黄金当“宝”。黄金价格下跌比上涨,更符合美国的利益。

可能读者会觉得这种说法很奇怪,毕竟,美国拥有世界最多的黄金储备量(超过8100吨),美国为何希望会希望自己持有的黄金资产价格下跌呢?这不是很反常吗?实际上,如果读者知道黄金和美元之间鲜为人知的关系后,就不会觉得反常。

美国自从1971年主导了布雷顿森林体系崩溃之后,“金本位”从此消失,美元不再与黄金挂钩,也就是说美国可以任意印美元,而不必看自己有多少黄金。而其它国家在国际交易上还必须,也只能选择使用美元。

即使各国因此不满,但美国却以一句:“美元是我们的货币,但却是你们的问题”来回应了事。由于美国拥有11个航空母舰战斗群,加上还有个华尔街团队,在军事、金融力量上,世界难有匹敌者,世界各国对于美国的霸道暂时还真的没有特别的办法。

自美元在国际货币体系拥有霸权地位之后,美国这40多年来不但获得铸币税收入、能比较容易应对国际收支平衡外,更得到美国企业对外支付没有汇率变动风险、美国金融机构盈利空间更大等等好处。

美国为了继续攫取上述好处,自然希望黄金价格下跌,甚至金价跌到如同烂铜一般,让各国将黄金弃如旧履,“金本位”再也不被人提起,只有如此,国际货币体系才能一直由美元主导的愿望。

而且,美国还留有后着,只要世界各国不大举增持黄金,美国仍然是持有最多黄金的国家,加上,美国黄金占外汇储备的百分比为71.7%,俄罗斯仅是8.3%,中国只有可怜的1.2%。

因此,即使以后美元霸权难以维持,国际货币体系回归“金本位”,当各国的货币再次与黄金挂钩时,美国的货币仍然可以占据强大优势。

看到这,相信读者们明白了美国政府希望将黄金价格越低越好的原因了。

QE退场金价还会涨

不过,这里要告诉读者,这只是美国的美好愿望,黄金价格未来很大可能不会听美国政府的,而是听市场的,笔者预料金价还会持续上涨,未来2、3年很可能达到2000美元/盎司以上。

为什么要这样说呢?读者看看下面的原因就知道了。

一方面,美元贬值,再加上美国经济不好,会令金价上涨。

我们先来了解下黄金与美元的关系。目前国际金价是以美元计价的,当美元升值时,会增加购买黄金成本;而美元贬值时,则代表购买黄金的成本降低。因此,美元与金价呈现负相关走势,也就是说美元贬值,金价上涨;美元升值,金价下跌。

因此,美联储自2009年推出量化宽松政策(QE)之后,美元因为货币供给量大幅增加,美元出现贬值,金价出现上涨。

虽然随着美联储在2014年初开始退出量化宽松政策,尤其是今年年底将完全退出QE政策后,不少专家、学者预料美国减少印钞票后,美元很有可能将走强,金价由此会出现下跌。

但是,在这里我要告诉读者,这种预测很可能是在误导读者。这是因为,虽然美联储今年年底退出QE政策,但美联储储局资产负债表已由2008年金融海啸前的仅8,000亿美元,暴增至当前超过4万亿美元。美联储主席耶伦对此公开表示,美联储如果希望能将资产负债表缩减至危机前水平,这个过程恐怕需要5至8年的时间。

耶伦的言下之意,那就是美国货币环境未来几年仍会非常非常宽松,在资金泛滥之下,美元自然容易贬值,金价上涨的机率就比较大。

此外,绝大多数专家都认同,金价下跌主要有两大因素,一是美国经济强劲,投资者离开黄金市场,转往投资股市、房市,推动金价下行。

在这里可以教会读者一个判断美国经济是趋弱还是向好的一个办法,那就是观察美国30年期的国债收益率与5年期的国债收益率之间的利率差,如果美国经济向好,二者的利差很小,通常只有美国经济开始步入衰退,或者美联储启动QE政策,二的利差才会超过200个基点。

目前美联储不但已经启动退出QE政策程序,而且今年年底退出QE政策,但是30年期与5年期国债收益率二者的利率今年曾一度超过218点,利差水平创美国史上最大,当前也在200个基点左右徘徊。显示市场对美国长期经济依然非常缺乏信心,而这种心态只会继续推动金价上涨。

实际上,今年以来,虽然美联储启动退出QE政策,但金价依然出现升幅,这已经预期了金价中短期向上的走势了。

此外,会令金价下跌的另一个因素,则是地缘政治局势不再趋于紧张,世界和平,投资者就不会转往投资黄金避险,金价自然也就下降了。但是,世界未来会很和平吗?

黄金是欧洲救命符

另一方面,欧洲将助推黄金价格上涨。虽然很多读者认为美国是欧洲是同一个鼻孔出气的,但事实上,在很多层面欧美是很有分歧的,黄金价格就是其中之一。

就在最近,欧元区18国央行、欧洲央行、瑞士央行和瑞典央行共同协议,21家央行在未来5年内不会大举抛售黄金,协议并强调,黄金仍是全球货币储备的重要部分。这已经是欧洲各国央行第四度对黄金交易立下协议了。

欧洲的央行为什么要这样做呢?一是由于在欧债危机还未完全结束之下,欧洲经济仍然摇摇欲坠,尤其是市场对欧元信心下跌的情况下,欧洲更需要黄金作为最后的救命符。

二是在1999年欧元推出前夕,欧洲各国央行为了减少欧元面世后可能出现的外汇风险,曾大量出售黄金,导致国际金价大跌,此后欧洲各央行订立协议,减少出售黄金,重申黄金在全球货币体制中的重要性。

该协议出台后,对黄金价格很有正面支持作用,起码会让投资人对黄金信心升温,曾一度带动金价创下1920.94美元/盎司,史上最高价格。因此,欧洲各国央行第四度对黄金交易立下协议,相信能继续支撑黄金价格上涨。

中国发展好金价高

更重要的是,中国对黄金的需求大增,也将推动黄金价格上涨。

这里有三个方面,令中国对黄金需求增加。第一个方面,是中国中产阶级增加,增加黄金的消费量。由于中国人的传统观念,无论是结婚还是生子,都喜欢送黄金首饰,近日有媒体报道称,广东中山市出现了一场非常豪华的婚礼,婚礼上,新娘全身穿戴了70个黄金手镯,重达几十斤,被一些网友戏称为“中山黄金新娘子”。

虽然中国目前是仅次于印度的全球第二大黄金消费国,但中国每年的人均黄金消费量只有4.5克,远低于全球平均水平24克。随中国经济稳步发展,有数据显示中国未来中产阶级的数量将高达5亿人,远超美国目前的3亿多人口。中产阶级人数的增多,消费能力增强,意味对黄金需求的增加。

第二方面,中国要多购买黄金,以对冲美元资产贬值的风险。中国拥有数万亿的美元资产,光是外汇储备就有约4万亿美元。如果美元贬值,或者美国出现高通胀,大量购买与美元呈现负相关走势的黄金,是保值中国持有的美元资产的较佳选择。

第三方面,人民币要国际化,中国需要购买更多黄金。无论是美元、还是英镑,在成为国际主要货币时,其国家黄金储备占到世界的50%以上,欧元在创设时,欧元区的黄金储备曾超过1万吨,超过美国的黄金储备。

因此,人民币要国际化,也同样要具有普遍接受性和价值稳定性,说白了就是人民币的“含金量”是多少,中国是否有足够的黄金储备作基础。

由于人民币国际化已成为中国的国策,中国要想人民币国际化顺利完成,大量购买黄金已经在所难免。世界黄金协会报告则估算,截至2013年中国黄金储备为1054吨,排名全球第六,如果以后人民币要成为与美元、欧元鼎立的国际货币,那中国的黄金储备应该达到美国或欧元区的水平,也就是中国需要拥有8000吨到10000吨的黄金储备。中国对黄金的巨大需求,也会推高黄金价格。

金价将涨到9000美元?

因此,在上述一系列的因素下,看好黄金价格的不仅仅只有我,还有国际金融大鳄索罗斯,曾将黄金称作“终极资产泡沫”的他,最近已经回心转意,重返黄金市场,增持了黄金生产商Barrick Gold的股票,同时也增持了黄金矿业公司ETF(交易所交易基金)股份。

著名畅销书《货币战争》的作者,拥有30年华尔街工作经验的投资人里卡兹更是大力“唱好”黄金,更声称黄金价格在3到5年里会上涨到7000到9000美元/盎斯之间。

所以,虽然大妈们去年“淘金”,成为了“摸顶”式亏损的案例,让不少人笑话。但别只顾嘲笑中国大妈抢金,这不是悲剧,未来很有可能会成为喜剧。

至于什么时候才是购买黄金的好时机,国际商品投资大师罗杰斯(Jim Rogers)已经告诉大家了,简单而言就是Position Trade或者Event Trade。所谓Position Trade,就是如果金价跌破1000美元/盎斯时,他会考虑买进;

所谓EventTrade,则是如果美国和他国爆发战争时,即使金价升到1600美元/盎斯时,他也会买进。

总之,无论经济好坏,黄金都有行情。在经济发展时期、通货膨胀将上升,购买黄金可以令资产保值、升值;经济出现衰退时,或者国际局势出现动荡,黄金更将是投资者最理想的避风港。

BWCHINESE中文网 本文作者梁海明系香港财经评论员,著有《中国经济新政策与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