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普华永道

来源:智信网(译者:王泽贤)

面对将要改变整个资产管理行业未来的种种基本面变化,该行业的处境可谓是举步维艰。大多数资产管理人当下没有精力把未来的发展,以至于2020年的运营模式计划纳入工作重点。

我们在本篇幅中收入了这份报告的重点以飨读者。报告对2020年进行了一系列预测以供业内人士在面临这场巨大改变带来的挑战下,提前做好运营模式,人力等方面的准备,并将其转化为竞争优势。

资产激增,投资群体变化

在2020年,资产管理规模不断扩张,将从今天的64万亿元增加至2020年的102万亿元,近6%的年均复合利率。

随着全球经济日益一体化的相互依存,某个区域的资产规模,也会受到其他区域GDP增长的印象。例如,美国的GDP变化,可以引起中国资产管理规模的变化。

SAAAME经济体系(南美洲,亚洲,非洲和中东)的总体资管规模将超过发达国家。在2020年,在MSCI世界指数中,巨额的新资金将流入东方的资本市场。中国人民币的国际化将促进中国资产管理市场的开放,会极大地提升此类资金流入,使之成为世界上最大的资产管理市场之一。

从客户层面来看,驱动全球资产增长的关键趋势有三个:政府的鼓励政策将由固定交款养老金计划向个人退休计划转移;新兴市场高净值人士的增加,亚洲将取代欧洲成为中产阶级比例最高的地区;具有不同投资议程和投资目标的新主权财富基金(SWFs)的涌现。

资产管理行业面临的压力

资产规模的上涨将伴随成本的上涨。到2020年,与目前的后金融危机时代相比,利润可能会更低。

首先,合规成本会继续保持高位。企业为了充分利用更多的机遇,尤其是在SAAAME地区的机遇,都在积极发展分销网络和产品制造能力,因此,业务成本压力将上涨。

随着投资者继续推进收费标准的透明性和可比性,政策制定者和监管机构的审查力度加大,资产管理公司所赚取的费用也处在持续的压力中。公司必须维持或加大在技术和数据管理方面的投入,从而实现分销渠道最大化以及快速应对严格的监管和报告制度。

无所隐藏,无处可藏,拒绝风险

充分的投资活动和投资产品的透明度将被延展到整个各个层面;随着监管、税务方面的信息互惠在全球范围内扩展,那些不合规的资管公司将无处可藏。对于金融产品的持续监管,随着美国《多德弗兰克法案》修正案和AIFMD透明度报告要求的出台,该阶段伴随着影子银行管理法的出台(2014-2016)还将被延续下去,直到2020年,只有普通资产管理账户才可以不受产品报告制度的约束。介时,监管机构可以实时访问资管公司的投资组合,与市场数据进行交叉参照。

银行业在结构调整方面将面临越来越大的压力,这将为资产管理机构提供机会。从2013年到2018年,银行都将进行去杠杆化,部分驱动因素是欧洲央行目前十分关注对欧洲顶级银行资产负债表的压力测试。资产管理公司将不断进入传统上由银行主导地位的领域。

重新定义该行业的关键因素

人口结构和市场的变化令银行和保险的影响力减小,资产管理行业将被推送到金融领域的舞台中央。

第一,法律法规的发展将迫使银行和保险公司放弃自营投资和其他非核心业务。我们估计在去杠杆化的过程中,仅欧洲的银行就面临3800亿美元的资金缺口。这将创建一个真空地带,资产管理行业将步入这一地带。

第二,随着世界的老龄化,退休和医疗保险将成为只有用资产管理才可以处理的关键社会问题。资产管理公司将把重点放在较长期的财富积累上,以及客户的积累和稀释的更广泛组合上。随着人均寿命的提高,资产管理公司的客户必须加大储蓄力度,以应对医疗开支。

第三,资产管理公司可以在集资方面发挥重要作用,以满足日益增长的城市化和跨界贸易需求。到2015年,将新增14个人口超过1000万的特大城市,其中的13个将会出现在新兴市场。其中,基础设施的投资将受到资产管理的重点关注。

第四,主权财富基金将致力于提高其巨大的资金池的多样性,这方面工作主通过资产管理公司完成。资产管理公司必须对每个主权财富基金的专业信息进行充分调查,了解其不同的目标、文化、时间跨度和风险偏好,还必须更加开放地与政策制定者和监管者合作。

第五,到2020年,资产管理行业将变得更加积极主动,能够系统性地向社会传达这样一个信息,即:该行业能够为社会带来持久的社会价值,以及强劲的投资回报。通过不断努力,该行业将被视作是一个独立的行业,不再是其他行业的附属品。

实现这个目标的起点应该是通过媒体培养业界、公司与政策制定者及大众之间的关系。资产管理机构通过创建最佳公司治理制度,可以真实并可展现地管理或完全消除利益冲突。政策制定者、标准制定者和投资者之间都强调相互信任,努力减少利益冲突的情况发生。这将改变资产管理机构与客户之间的关系:积极把控客户的期望差距,从对短期投资的期望过渡到长期资产,如私募股权投资和基础设施投资等的投入。通过对投资者的教育,更高的实现资产管理行业的社会效益。

市场格局重新描绘-区域和全球平台占据主导地位

到2020年,将形成四个不同区域的基金分销板块,这使得全区域内进行产品销售成为可能:北亚,南亚,拉丁美洲,和欧洲。随着这些区域市场板块形成和加强,它们之间会在监管和交易方面建立联系,这将彻底改变资产管理机构看待产品分销渠道的方式。这四个区域内的互惠有利于给资产管理公司带来更大的全球业务机会。而美国很可能不会参与这方面的努力,因为它将继续坚持其现有投资公司的监管模式。

收费透明全球化

到2020年,几乎所有分销网络所在的主要地区都将引入监管措施,以便协调终端客户的利益,大部分会通过某种形式的规定,来禁止资产管理公司向分销商进行(佣金)返还。英国的《零售分销审查》(BDR)或类似的规定以及收费模式将适用于所有主要市场,包括亚洲。

RDR最早形成于2006年,基于公平交易的原则为散户提供最大的透明度,以及为客户提供更大的成本价值。新法规要求企业必须披露分销机构收取的顾问费用,以增加透明度。

这些趋势的改变,给基金经理带来的主要影响是:第一,由于很大一部分的佣金将被移除收费结构,这将使整个资产管理行业采用更低的成本模式。第二,服务散户投资者成本过高,所以他们将提供自助式服务,业务曲线向着批发平台和高净值人士的方向移动。第三,以管理费为基础的佣金一旦被取消,分销商就失去了销售没有增量价值且高费用率产品的积极性,从而进一步为被动型基金和其他低成本产品如交易所交易基金(ETF)带来了市场。

另类投资变得更加主流,被动型投资成为核心,交易所交易基金激增

资产价格的水涨船高,对所有的投资策略和风格都有所提升,但传统的主动型投资增长速度将不及被动型和另类投资的策略,主动性投资在总体的资产规模的比重下降。

到2020年,另类和被动型资产总共将大幅增长,成为投资组合中更加显著的组成部分。另类和被动型产品将占资产管理规模的35%。我们所称的被动型投资,包括交易所交易基金,以及其他指数跟踪产品。另类投资主要包括对冲基金和对冲基金类似产品、私募股权基金以及房地产投资。

到2020年大部分的全球基金经理将大量使用ETF来满足不停增长的巨大需求。这些ETF产品将包括被动型和主动型策略,也将被用来迅速进入另类投资策略市场。ETF很可能给企业带来较高的利润,因为ETF享有较低的运营成本。

新一代的全球资产管理机构

2020年,世界将看到新一代的全球资产管理机构,这一代资产管理机构将拥有高度精简的平台,以及受到客户高度信任的强势品牌,为客户提供有针对性的解决方案。这些资产管理机构不仅来自于传统的基金公司,还来自于大型的另类投资产品公司。

新的区域板块,以及与其配套的资金平台的出现,将会使成本、规模和效率受到前所未有的关注。规模经济将成为首要原则。相应的,今天的一些全球大型资产管理公司,将会变成超大型公司,他们将涉足所有的地域和渠道。同时,品牌和人才发展将会成为资管公司最重视的竞争优势。

资产管理进入21世纪

资产管理是一种虚拟的业务,但却是在一个技术含量相对较低的基础设施框架下运作。到2020年,技术将会成为提高客户参与度、扩展现有客户与潜在客户的信息数据挖掘、提高运营效率、改善监管和税务报告的主要驱动。到2020年,大部分全球性资产管理公司将会设有一位首席数字官(CDO)。

到2020年,有了社交媒体,资产管理公司就可以通过数据挖掘,根据所见所闻,来确定客户的需求,及时提供产品和服务。必须通过建立一套数字情报基础设施(包括监测仪、仪表盘、流程和客户管理系统集成)。大数据可以极大地帮助资产管理公司更好地了解客客户、整理产品、定价、风险和财务信息,然后让信息更加流畅的流向公司领导层和销售部门。

最近的一项普华永道调查显示,超过四分之一的资产管理公司并不能确定,在产品发行和通讯沟通过程中使用移动技术是否能否在业务上发挥关键作用。我们相信客户需求和资产管理公司在技术方面的步履缓慢,两者之间存在着巨大的期望值落差,这就使得新的参与者有机会杀入资产管理行业。新的参与者最有可能来自社交媒体领域或科技公司,他们可能将自身的用户基础、知识和影响力方面的优势与银行结成联盟,从而强势杀入资产管理市场。

总体而言,到2020年,资产管理公司将高度重视技术,最大限度的利用数据,并为客户提供新的量身定制和互动性产品解决方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