已公布年报的12家上市银行显示,“应收款项类投资”增量2.5倍于“买入返售资产”增量,表明银行“非标”资产配置思路已发生改变。我们研究了近期银行同业业务的新玩法,包括信用挂钩收益互换产品(TRS)、定期存贷质押+额外直接授信、委托定向投资以及海外租赁通道四种模式,从而探索银行“非标”业务的发展趋势和可能的监管思路。

一、资产结构变化折射出的经营思路转型

13年上市银行同业资产规模较年初下降4112亿元,主要受存放同业大幅减少10687亿元以及买入返售资产增长放缓影响。同期,应收款项类投资大幅增长11405亿元,2.5倍于买入返售资产增量。但与2012年买入返售大增25585亿元、应收款项投资增2401亿元相比,13年跷跷板般的资产结构变化已然折射出银行在监管趋严背景下,同业业务经营思路上的重大转向。

二、同业业务新玩法:运作模式和会计腾挪

资产负债表作为银行业务经营的财务映射,资产结构的变动必然隐含着银行业务经营的变化。我们通过研究2013年下半年以来银行“非标”业务出现的众多创新玩法,包括信用挂钩收益互换产品(TRS)、定期存贷质押+额外直接授信、委托定向投资以及海外租赁通道等多种模式,将更清晰地把握各种业务的运作模式及其对银行财务的影响,同时也更深刻感受到银行在考核激励机制下的金融创新活力。

1、信用挂钩收益互换产品(TRS)

TRS的运作模式主要流程:

(1)银行发行非保本浮动型理财产品募集资金,募资完成后将投资于银行定期存款,资金在理财客户的保证金账户中形成类似于结构性存款的保证金存款;

(2)银行通过自营资金或者同业资金投资于券商定向资管计划、单一信托计划、基金子公司专项计划等非标资产,通过券商、信托、基金子公司等通道机构以委托贷款的形式为客户融资;

(3)理财产品所投资的定期存款为银行所投资的非标资产提供质押担保,而理财客户亦需和银行签署担保合同。同时,资管计划与理财产品通过签订TRS协议,将利息较低的定期存款收益互换为利息较高的资管产品浮动收益。

TRS将潜在的投资关系包装成收益互换关系,如何实现三方(银行、投资者、融资客户)共赢?

(1)对于银行而言,TRS理财产品主要实现了一般性存款增加、资本零占用、不增加非标规模的三重利好!

①增加存款,降低贷存比:TRS理财产品投资于银行定期存款,形成保证金存款,增加了一般性存款,降低了银行的贷存比考核压力;

②不增加风险资产,资本零占用:保证金存款冻结期限截止日与融资期限到期日,银行投资的非标资产由于有TRS的保证金存款作足额质押,因此该投资扣除风险缓释后的风险敞口为0,并不占用银行的资本;

③不增加银行理财非标规模压力:TRS投资的是银行定期存款,并非直接投资非标资产,绕开银监会8号文的监管。

整个产品过程中,银行获得的收益为“定期存款收益+企业客户融资成本-TRS互换协议成本-同业资金成本/内部FTP资金成本-通道费用”,另一方面也留住了客户。

(2)对于投资者而言,理财资金不直接参与非标投资,但通过互换获得了较高的非标资产收益。另一方面,虽然通过互换投资者承担非标资产的名义风险,但实际仍是由银行刚性兑付;

(3)对于授信存在瑕疵的企业融资客户来说,尤其是政策限制贷款行业的客户,通过非标渠道成功融资。

(编注:之前开展的民生银行现在已经暂停了该项业务。)

2、定期存单质押+额外直接授信

“定期存单质押+额外直接授信”的运作模式主要流程:

(1)融资企业在授信银行存入一笔定期存款n,然后以存单质押增信或第三方出质人提供质押物的方式发行单一信托计划,为企业融得资金规模n;

(2)找一家过桥企业购买信托计划,然后过桥银行用理财产品资金投资过桥企业持有的信托受益权,绕开银行理财产品不能直接投资信托贷款的限制;接着授信银行用同业资金或理财资金对接过桥银行持有的信托受益权;

(3)银行为融资企业提供额外授信,规模为n。

“定期存单质押+额外直接授信”业务创新同样为银行带来了存款、贷款以及中间业务收入的增长:

(1)存贷款业务:企业客户存入定期存款使得授信银行B的存款增加n,通过额外直接授信使得银行B的信贷规模增加n。因此,授信银行B获得了一个存贷利差;

(2)中间业务收入:银行通过发行理财产品和授信业务推动中间业务收入增长。

整个业务中,银行获得收益为“存贷利差(约3%)+信托产品收益(约9%)-同业资金/理财资金成本(约6%)”,合计约为6%。若银行用同业资金对接,则计入买入返售项下;如果用理财产品对接信托计划,则计入应收款项投资(保本)或表外(非保本)。

对于融资企业而言,表面上是获得了信托融资和银行授信共2n的资金规模,但由于需要事先存入规模为n的定期存款,因此企业也只获得了规模为n的净现金流,同时付出的融资成本约为“信托产品成本(约9%)+存贷利差(约3%)”,即12%左右。虽然高于普通贷款利率,但是对于融资限制或不满足银行授信评级的企业而言,这也是企业获得融资的主要渠道之一。

3、委托定向投资

委托定向投资的运作模式主要流程:

(1)委托行在受托行开设同业存款账户,存入同业资金,签订同业存款协议和委托投资协议(抽屉协议),另外再签订一份委托行的投资指令;

(2)受托行按照委托行的指令,以受托行的名义投资于委托行指定的金融资产,包括直接投资信托计划和定向资管计划等,也可以投资于间接金融资产,如信托受益权、存单受益权、票据资产等;委托行记为“应收款项类投资”。

对于有些较为激进的受托行,可能将委托行的资金投向受托行自身的融资客户,在并非委托行指定投向的情况下,受托行需要承担投资项目的风险。

对于委托行而言,“委托定向投资”的操作模式不占用信贷额度,计入“应收款项类投资”并不会加大存贷比压力,也不会提升拨备计提的要求,但是由于对外投资的风险权重为100%,因此并不会带来资本的节约。

对于受托行而言,如果按委托行指令投资,受托行只发挥通道作用,并收取5‰~8‰的手续费,属于表外业务,不占用资本,也不承担风险;如果将同业资金投向与受托行自身的融资客户,则需要由受托行兜底。

在委托定向投资业务中,可能出现由于抽屉协议的存在,委托行只按照“存放同业”入账,在委托投资发生时并未在“应收款项类投资”反映,从而导致风险资本占用的降低。

在合规的委托定向投资业务中,运作模式如下:

委托行把资金以100%比例保证金的形式存入受托行,作为同业存款,受托行必须给委托行开具存单凭证,委托行再把存单凭证质押给受托行,受托行再以相同额度的自有资金投向委托行指定的金融资产项目。

在合规模式中,受托行以自有资金投资放贷,需要在表内记为信贷资产,同时按照监管要求计提资本和拨备,等效于委托行借用了受托行的信贷额度。

4、借助境外融资租赁公司作为通道

境外金融机构做通道的运作模式主要流程:

(1)国内银行A的境外分支机构为境外银行B提供保函;

(2)境外银行B为外资融资租赁公司发放美元贷款;

(3)境外融资租赁公司通过正常途径结汇将资金转入境内,通过融资租赁业务将资金发放给融资企业。

为何选择境外融资租赁公司作为通道?我们认为理由有三:

(1)投资范围广:与之前流行的内保外贷业务相比,该业务模式多了一个境外融资租赁公司的角色,使得资金投向的范围更广;

(2)潜在通道多:截止2013年底,国内融资租赁行业共有租赁公司1026家,其中外资融资租赁公司880家,较年初增加420家。外资融资租赁公司的快速增加使得“非标”业务有足够多的通道;

(3)融资成本低:境外美元贷款利率成本较低,美元贷款可以通过正常途径结汇入境,从而投放到待融资企业,使得融资链条的各方都获得收益。

三、“应收款项类投资”的崛起,“非标”配置思路转变的印迹

1、同业资产规模回落,结构大幅调整

2013年末 12家上市银行同业资产余额9.37万亿元,较年初减少4112亿元,结构调整明显。四大行整体降幅为1%,股份制银行降幅为7%,不同银行配臵思路发生较大变化。

存放同业款项大幅下降:13年上市银行主动压缩存放同业等低收益同业资产,存放同业款项较年初减少1.07万亿元,降幅达30%,余额2.4万亿元。其中,股份制银行压缩7500亿元,降幅49%,仅光大银行存放同业款项增加200亿元;四大行整体压缩3200亿元,降幅16%,仅农业银行增加1350亿元。

买入返售资产环比回落:13年末上市银行买入返售资产余额4.8万亿元,较年初增加4600亿元,增幅11%,但环比13年三季度末减少1768亿元。买入返售资产配臵策略出现分化,部分银行选择继续加大配臵,中信、招行、中行的买入返售金融资产分别较年初大幅增长315%、198%及265%,而工行、农行、光大银行等对买入返售进行了较大幅度的压缩。

我们认为,买入返售资产总量增长放缓与预期的政策监管有关,包括传闻的9号文对同业资产集中度管理以及对买入返售资产出表的限制。从买入返售资产的结构来看,2013年银行对买入返售票据进行了压缩,但是仍加大了对信托受益权的配臵,与银行业务创新带来买入返售信托受益权增加较为一致。其中,13年末买入返售信托受益权余额1.04万亿元,较年初增加4300亿元;买入返售票据余额1.96万亿元,较年初下降1400亿元。

2、“非标”业务创新推动“应收款项类投资”崛起

银行业务主动创新,“应收款项类投资”成为“非标”新宠。13年末上市银行应收款项投资余额3.36万亿元,较年初增加1.14万亿元,增幅51%。其中,股份制银行经营策略激进,应收款项投资增加1.23万亿元,增幅达162%。其中招行(+631%)、中信(+432%)、浦发(+223%)、兴业(+195%)的应收款项投资增量均在2000亿元以上,增幅远高于同业平均水平。

由资产结构明细可以发现,应收款项类投资的信托受益权和资产管理计划正在接纳从同业业务创新带来的新增“非标”资产。13年末上市银行应收款项投资信托受益权余额1.34万亿元,较年初增加9370亿元;资产管理计划余额2923亿元,较年初增加2890亿元。

从《商业银行资本管理办法》(试行)来看,“商业银行对一般企业债权的风险权重为100%”,因此应收款项类投资对资本的节约并不能与买入返售金融资产相比肩。但是,我们认为应收款项投资井喷的最主要因素为应收款项类投资对信贷规模和存贷比的规避,以及银行对买入返售业务未来监管从严预期下的提前金融创新。从前面我们对同业业务创新模式来看,大部分可以业务带来存款增长、不占信贷规模、提升中间业务收入以及稳定客户资源。

四、同业业务的政策监管方向 :疏堵结合、专营化

我们总的观点:同业业务监管大方向是疏堵结合,专营化。

1、为何“非标”业务“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

我们认为,在信贷规模管制、负债端金融脱媒推升贷存比考核压力、资本水平徘徊于监管红线而缺乏补充渠道、传统直线组织结构对分支行利润考核机制等背景下,银行有充足的动力从事同业业务创新,增加高收益资产配臵。尽管从2013年以来同业监管政策密集出台,但也难掩政策的乏力和无奈,“9号文”迟迟难产也成为监管的尴尬,而银行同业业务的创新却花样百出。

2、同业业务创新存在何种瑕疵?

我们认为TRS并没有实现风险向理财客户的真正转移,银行为了声誉及业务持续发展需要,仍承担潜在的刚兑责任;而委托定向投资部分委托银行并没有按照委托投资协议入账,仅按照同业存款协议入账,使得资本计提不足。其他的业务创新出发点也是绕开信贷规模和贷存比考核压力,从类信贷的业务本质来看存在风险准备和资本计提不足。

3、同业监管政策如何取向?

因此,我们认为在金融抑制的体制下,同业业务的发展有真实的实体经济融资需求支撑。为了降低同业业务风险积聚,可以通过引导银行建立专营机制,取消分支行不规范的隐性担保、违规出表和违规入账等业务操作权限,通过阳光化展业让潜在风险充分定价,同时以“栅栏”原则建立自营与通道业务之间的风险隔离机制。

4月10日,银监会办公厅下发《关于信托公司风险监管的指导意见》(99号文),要求信托公司防范、化解风险,推动转型发展:①信托不得开展“非标理财资金池”,已有产品需在6月30日前提交整改报告;②首次要求信托公司股东承诺“流动性支持”和“资本补充机制”;③新产品事后备案改为事前报备。随着非标资产和通道业务监管加强,银行同业业务的监管预期也将强化,短期信托通道将受影响,但另一方面也将加快非标业务的创新进程。

作者:招商证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