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WCHINESE中文网 作者:江勋

金融市场离敏感时间点越来越近。我们关注了如下事情:

1、欧洲央行发布半年报,警告投资者为追逐获利而豪赌可能事与愿违;

2、乌克兰重拳镇压亲俄力量,泰军方释放红衫军领袖;

3、奥巴马:美国已准备好回应中国“挑衅”;

4、美联储:Fischer宣誓就职,成为美联储理事会成员;

5、A股债券期货暴涨;

6、李克强重申实施稳健货币政策、适时适度预调微调:

7、发改委:东北三省经济明显减速,正酝酿一系列支持措施;

8、截至去年底,中国10大银行逾期贷款飙升至五年新高;

9、习近平关于改革论述摘编出版,部分论述首次公开发表;

10、谷歌超越苹果成全球最具价值品牌,平安跃居全球保险第一品牌。

我们把欧洲央行的警告放在头条,是提醒大家关注全球长期利率的超低局面的风险正在聚集,欧洲更严重,中等国家的国债收益率水平普遍创或接近历史新低。欧洲央行已经是至少三次公开警告风险。

欧洲是在2010年吃过类似的亏的,股债双涨,然后主权债务危机突然爆发。欧央行现在很难办,如果继续刺激,则可能助长资产泡沫和次级国家的债务再次膨胀,不刺激则通缩;欧洲央行深刻的明白美联储一旦加息是什么后果,而且可能清楚美联储加息有可能提前,鹰派官员费舍尔加入美联储更增变数;理论上讲欧洲主权债务风险仍然要第二轮释放,否则。

如果欧洲在对俄罗斯关系上公然撕裂,那么,失去能源支持的欧洲的危机将加速爆发。

美国支持的乌克兰当局继续施压俄罗斯,同时也即在施压欧洲。普京仍旧保持克制,不愿意失去每年与欧洲数千亿的能源合同,至少也要等到奥巴马下周访问乌克兰面见新总统波罗申科之后,俄罗斯才可能明晰立场,同时俄罗斯还要处理埃及和叙利亚问题。和欧洲一样,都面临着选择障碍症。但不管怎么样,欧洲央行都必须在6月给全世界一个交代,很可能会设计一个结构性的宽松方案。

泰国释放红衫军领袖,泰国王的平衡术纤毫毕现,这对稳定东南亚局势有重要意义。由于中国在南海问题上丝毫不让,而奥巴马受制于众议院拒绝通过海洋法公约而干预乏术。越南被迫联合菲律宾和日本,但军事冲突的风险已经显著降低了。

中国到底宽不宽松?金融市场已经做出了预判,国债期货昨日放量大涨,有大型机构在下重赌注。而央行在等,等欧央行,也在等二季度的经济是否能自然复苏,4月份稍超预期,6月初中央就能获得5月的数据,很关键。也在等重新入局的习近平如何拍板。这里说的“局”是统筹全局改革的意思。

据新华社消息,习近平关于改革论述摘编出版,部分论述首次公开发表。再一次强化了这个重大转折。名不正则言不顺,先正名。我们需要密切关注深改组第三次会议的动作。

李克强会见世界经济论坛主席施瓦布时重申实施稳健货币政策,适时适度预调微调,周小川也在嘉兴说要执行好稳健的货币政策。看上去呼应,实则有些貌合神离。李总理有意放开口子,引入一些增量货币,而周小川似乎更保守。

央行对国开行再贷款支持棚改几乎可以肯定,但理论上是财政部该干的事情。经济衰退,地方喊困难,但财政存款却逆势上涨,这是说不过去的。

所以日前出现了财政部发劝世文,逼着地方政府花钱。有些机构认为再贷款可能会是以后定向宽松的常态工具,但我们想,再贷款是不是一个正常的货币工具?它的政治意义先于金融意义。它表达了央行可能仍对金融结构不满意,央行寄希望于健康的多层次资本市场的构建,但是缺似乎暂未得到证监会主席肖钢的公开响应。

而证监会如果要开口创新,则势必要牺牲资本市场,但股指下穿2000点是负有政治责任的,这才有下半年IPO控制在100家的事情。来回都是矛盾,关系还没有理顺。

东北经济已经坍塌了,振兴东北提了10几年,如果再不把中日韩自贸区谈下来,或者启动与俄罗斯(甚至朝鲜)的远东经济合作区,东北没有出路。如果说长三角衰退于金融,东北衰退于过剩产能,那么我们最关心的是,接下来代表着出口工业的珠三角经济是不是会出问题?如果出了问题,经济政策就要大幅度的转向了。

截至去年底,中国10大银行逾期贷款飙升至五年新高。记住这是去年年底的数据了。作为金融风险,我们认为经过上半年的努力,年内已大幅降低了,我们应集中精力观察工业周期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