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      特高压诉求背后的原因

Ø      雾霾的真正原因是什么?

以煤为主的能源结构和直燃煤比重过高是引发雾霾污染的主要原因。其中,直燃煤排放远大于电煤排放,每千克煤炭直接燃烧排放的二氧化硫、烟尘分别为其用于发电的4倍、8倍。当前我国大气主要污染物中,约80%的二氧化硫、60%的氮氧化物、50%的细颗粒物来源于煤炭燃烧,其中近一半源自直燃煤。数据显示,2013年,我国能源消费37.6亿吨标煤,其中煤炭消费25亿吨标煤,占66%。煤炭消费当中电煤、原料煤、直燃煤分别占51%27%22%,而发达国家80%以上的煤炭用于发电。

Ø      防治难点:分散、低效

难点在于治理分散使用的煤炭的煤烟污染,如小型燃煤锅炉,居民燃料用煤的煤烟污染。从国际经验看,控制并减少直燃型、分散型、难管理的小型用煤场所,将煤炭消费集中到方便统一管理的电力等行业,再通过工程技术手段降低行业整体的耗煤需求,将是提高利用效率、减少污染物和温室气体排放的有效途径,比如美国就曾通过控制分散型煤炭消费,将90%的煤炭消费集中到电力部门。

u   特高压输电是污染的转移?

有一种观点认为,实现特高压输电只是将污染从A地转到了B地,污染总量并没有改变。事实上,在我国能源总量硬需求的大背景下,这一观点忽视了两方面内容:一是环境容量概念,二是西部清洁能源的潜力。东中部地区污染超出了环境承载极限,已不具备发展煤电的空间。通过特高压输电,可以统筹利用东西部环境容量,促进清洁能源开发,优化配置全国环境资源,为全国经济持续发展提供坚强电力保障。

Ø      更大规模消纳清洁能源

中国七成以上清洁能源分布在西部、北部地区,距离东中部负荷中心一般超过1000公里,且能源资源开发较为集中,出现了大水电、大型可再生能源发电基地等。建设特高压可为清洁能源大规模开发利用提供“空中高速路”,可实现全国范围内PM2.5等污染物的全面减排。此外,国家电网公司规划到2020年建成“五纵五横”特高压骨干网架和27回特高压直流工程,能满足5.5亿千瓦清洁能源送出和消纳的需要。若仅仅依靠东中部自身的煤电发展显然将难以为继。

Ø      统筹利用东西部的环境容量,优化配置全国环境资源

中国以煤炭为主的能源结构在短期内很难发生变化。统计数据显示,长三角、珠三角、京津冀3个地区占全国8%的人口,却消耗了超过40%的能源、50%左右的燃油。就地平衡的用能现状使得长三角、珠三角、京津冀的PM2.5浓度值经常出现“爆表”情况。然而,相比较东中部地区密集的火电厂分布格局,西部、北部地区环境利用空间比较大,从单位国土面积煤电装机来看,西部、北部地区远低于东中部地区。因此,在环境可承载范围内通过集约化开发,建设一定规模的燃煤电厂,再通过特高压输送到东中部地区是完全可行的。

u      特高压风险解析

Ø      突发系统故障

2012年的7月30日和31日,印度北方电网曾经连续发生两次大的停电,两次停电最高的时候影响到了6.7亿人无电可用,而且停电造成整个印度北部地区陷入严重的瘫痪,所有的交通系统全部瘫痪,道路红绿灯没有办法使用,所有的电力交通,包括地铁、电力机车都没有办法开动。城市陷入混乱,每一座大楼里,电梯没法使用,空调全部停转,连上下水也没有办法正常使用,还有很多工厂也出现停电,特别是煤矿的停电,矿山的停电,成百上千的矿工被困井内。

Ø      恐怖事件

电网在全世界是非常安全的电网,但不能排除特高压将会成为恐怖主义攻击诱导的可能。所以在必须发展高压电网的同时,同步发展分布式能源将是必要的保障。

 

反对
    
观点                          

国网公司搞特高压,交流特高压网,将来是既危险又不经济的电网。交流特高压还是落后的技术,无论从历史还是现在来看,输电每回线只能够送300万,根本达不到500万。另外,交流特高压在建设了“三华”以后,将来一出事故,整个连带地区都有危险,而且在经济层面也不上算。远距离传送依旧需要靠又便宜、又安全的直流输电,这才是我们中国电力发展的最好的办法。

支持
   
观点

总现在实践的结果来看,足以证明(特高压)是一个非常安全的输电方式。如果说从长远来看,它对于每一个单位的电量传输的价格来讲,这个特高压的应用的时候,它并不会带来一个经济上的增加。所以,特高压的应用的时候,应该是一种又经济,并且是安全的一种输电方式。 

u      特高压未来展望

事实上,当污染在环境承载力之内,环境具有一定的自我净化能力。如果超过环境承载极限,生态系统就会损伤、破坏乃至瓦解。以硫沉降为例,在95%的保护率下,京津冀、长三角的最大允许硫沉降分别为39.7万吨/年和24.3万吨/年,而这两个地区2012年二氧化硫实际排放量分别为166万吨和184.6万吨,远超环境承载极限。东中部地区经济快速增长需要大量能源资源,这是硬需求,但污染却已超出环境承载极限。面对两难困境,特高压的发展为破解这一困局提供了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