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清议

工商银行前行长杨凯生先生竭力为银行暴利辩解时,他无论如何都不能否定一个事实:自2008年金融危机之后,尽管同业排名不尽如人意,但工商银行净利润过去5年平均复合增长率依然高达19%,是同期GDP增幅的两倍以上。即便是2010年二季度起宏观经济持续减速,工商银行盈利依然超前增长。

如果将国民财富视为一块蛋糕,银行业利润的持续超前增长显然意味着实体经济受到了挤压。这是银行暴利令公众反感的主要原因。与此同时,作为银行业利润的源泉,持续减速的实体经济最终会反过来让银行业利润增长不可持续。这是投资者坚定低估银行股的主要原因。

其实,银行暴利比大家知道的还要严重。继续以工行为例。过去5年,工商银行净利润累计增长137%,其中手续费及佣金净收入的增幅高达178%,但利息净收入的增幅仅为68%。作为利息净收入的主要来源,其贷款规模同期扩张了117%。导致利息净收入与贷款规模之间非对称增长的原因在于贷款减值准备及拨备覆盖率。数据显示,过去5年,虽然工商银行的不良贷款率有最初的2.29%大幅降至2012年的0.85%,但拨备覆盖率却从130%大幅提升至2012年的296%,2013年为257%,依然为5年前的近两倍。

很明显,大幅提升的拨备覆盖率掩盖了银行暴利的真实情况。在同等情况下,也就是按照2008年130%的拨备覆盖率测算,工商银行2013年的净利润可达到3500亿元左右,比5年前增长216%,年复合增长率高达27%,是同期GDP增幅的3.4倍。

老子说:天之道,损有余补不足;人之道,损不足奉有余。毫无疑问,在宏观经济持续减速且下行压力依然巨大的情况下,应当尽快终结银行暴利,将银行利润反哺实体经济。此是谓天道。

稍有财务知识的人都知道,资产减值准备是导致业绩非对称变动的会计工具。既然2013年工商银行拨备覆盖率能从上年的296%大幅降至257%,未来5年回归130%的可能性也不能排除。这决定了目前的银行股估值具有合理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