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源: 北京商报 作者: 周科竞

昨日是退市长油的最后一个交易日,没有末日轮炒作,也没有最后的杀跌,退市长油终于和谐落幕。投资者根据自己的判断,选择持有或者抛售退市长油,0.83元的价格也成为投资者博取长油回归的理性彩金。本栏以为,长油回归与否,与其重组进展有关,也和其股东运作有关,如果退市长油持仓集中,其回归的机会也就很大;反之,退市长油将很可能会在新三板长期交易。

    计算长期持有退市长油的投入产出比,要看长油从退市到最终回归的时间及股价涨幅,假如退市长油在2020年重新上市,那么其0.83元的持股成本也会因为利息的增加而上升,假如按照当前风险利率年息15%计算,那么六年之后退市长油的持股成本已经上升为1.92元,即如果退市长油复牌价格不能高于1.92元,那么投资者事实上还是亏损的。

    假如重组方要求流通股股东无偿赠送一半的流通股给重组方(历史上郑州百文重组时被重组方三联商社要求投资者赠送一半股份),投资者的持股成本可能会上升至3.84元,这将是投资者的盈亏平衡线。

    从现在的政策看,管理层并不支持借壳上市,如果2015年之后新股发行制度真的实行了注册制,那么其他企业通过重组退市长油然后申请重新上市的意愿会降至冰点,其能够通过重组重新上市的机会也就变得很低。

    当然,退市长油也可以通过自己的努力扭亏为盈,并重新符合新股上市的条件,申请重新上市,但是其难度也是极高的,不仅需要航运业务整体的景气度提升,公司现有亏损和负债也需要做出比较良好的处置。如果退市长油真的能够通过自身努力实现重新上市,将成为A股市场又一个第一。

    成事在天,谋事在人。虽然退市长油重新上市的难度会很大,但如果现在持有退市长油股票的投资者非常集中,那么自然有人会奔走于坊间,并努力促成退市长油的重新上市;反之,如果都是小散户持股,则长油回归的机会将非常渺茫。

    持股是否集中,不能从股东列表去看,而要看隐藏在股东名字后面的真实东家,不过这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也有一个侧面的观察方法,即投资者可以研究一下退市长油的银行贷款,如果有越来越多的银行要求退市长油破产清算,那么事情可能比较糟糕;反之如果银行能够给予退市长油停息的优待,则事情可能会有所转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