戴金鸿

欧央行将成为全球首个推行负利率政策的主要经济体央行。

昨日晚间,欧洲央行公布6月利率决定,将主要再融资利率下调10个基点至0.15%,前值为0.25%。同时,下调边际贷款利率至0.40%;下调隔夜存款利率至-0.10%。

不仅如此,欧洲央行行长马里奥·德拉吉(Mario Draghi)在其后的发布会上,更是释放出“重磅炸弹”,将终止证券市场计划(SMP)冲销操作、准备实施量化宽松(QE)以及推出新一轮长期再融资计划(LTRO)。

对此,民生宏观在其研究报告中指出,欧洲央行如期降息至0.15%,而降息只是开始,下半年或推欧版QE,对冲通缩风险和LTRO到期压力。

第一招:负利率

此次,欧洲央行将隔夜存款利率调降至负值,银行将需要为留存央行的隔夜存款付出成本,这也将增加银行的运营成本。因此将刺激银行把更多资金投放市场,而非存放央行,从而能够增加货币供给,并推动货币贬值和打压通货紧缩预期。

此前,德国央行行长魏德曼(Jens Weidmann)曾认为,实施负利率将对储户利益造成损害。同时,丹麦的教训尚在眼前,其曾为推动经济复苏实施过负存款利率。尽管短期内的确促进了银行放贷,然而,这也导致丹麦商业银行运营成本上升,商业银行开始寻找转嫁成本之路,最终导致丹麦商业银行信贷紧缩。

“负存款利率可能也会反直觉地强化欧元,而非压低欧元,如果这一政策鼓励投资者转向投资于外围国家从而会推高收益率差价。”德意志银行经济学家马克·沃尔(Mark Wall)说道,“这就会吸引欧元区外的资本流入,可能会打击压低欧元的目标。

德拉吉对此表示,“欧洲央行的利率水平实际上处在较低范畴,必须特别警惕负利率,我们仍可能对利率做出调整。说我们想要剥削储户的言论极其错误,欧央行的利率变化是针对银行,而不是人民。”

第二招:QE将推出

德拉吉提及QE早已是旧闻,在首届欧洲央行论坛上他就曾表示:“如果通胀预期朝着下行方向发展,我们将采取更具扩张性的措施,即用基础广泛的资产购买计划。”

昨晚,德拉吉再度表示:“欧洲央行正在考虑那些可行的非常规货币政策,大规模资产购买是我们可以使用的非常规措施之一。我们正在准备QE,如果情况需要,欧洲央行将很快采取行动。”

既然很快采取行动,那铁板上的欧洲央行又有何种选择?

第一财经研究院指出,欧洲版QE中,主要包括购买私人部门债券和购买主权债两大类。一是购买私营部门资产,购买标的包括ABS、资产担保证券、高级无担保债务等。购买私营部门资产大概能增加3000亿欧元的流动性。欧洲央行购买ABS将收窄外围国家(如葡萄牙、西班牙)公司债和德国公司债的利差,进而提供一个更加多样的初级市场,并推高通胀预期。

二是购买主权债,总量为1万亿欧元,其中第一轮5000亿欧元,约占欧元区债务总额的7%,这样能够增加5000亿欧元流动性,并能促使欧元贬值,同时可以推高通胀率预期。

历史统计数据显示,5000亿欧元国债购买将使2~5年盈亏平衡通胀率上升50~100个基点,10年盈亏平衡通胀率上升25~50个基点。

然而,摩根大通却表示,如果欧洲央行实施QE,其更多的是增加市场流动性而不是释放被做空的压力。

第三招:配套措施

除了负利率以及QE之外,德拉吉还提及一系列其他措施,其中包括LTRO、ABS(资产担保证券)以及终止SMP冲销计划,他更是对这些过去实施过的措施提出了一些要求。

所谓LTRO,即欧洲银行以符合要求的抵押品向欧洲央行进行抵押贷款,最低借款100万欧元,利息为1%,此举旨在增加银行间流动性的计划,维持欧洲银行业金融稳定性。

此前,欧洲央行已经先后推出两轮三年期LTRO,旨在刺激贷款以推动中小企业发展,然而事与愿违,通过LTRO释放的资金部分回流进银行,部分则进入国债市场进行套利操作,与当时愿景相悖。

德拉吉表示:“央行将实施新一轮的LTRO,其规模为4000亿欧元,计划新一轮的LTRO到期时间在2018年。公共部门的贷款将不会计算在内,银行能够将总贷款的7%面向欧元区放贷。”

而对于ABS,德拉吉称:“尚未讨论ABS项目范畴,ABS项目应该与非金融行业的经济相关。我们必须重新审视对ABS的监管,以消除对这些产品的过度歧视。只有当ABS购买变得透明真实,人民才会放下对该项措施的偏见。”

SMP计划,即欧洲央行将通过二级市场上购买成员国国债,从而达到干预债市、推升其国债需求并降低收益率的目的。同时,此举可以扩大央行的资产负债表来为其提供流动性,以此确保二级市场上出现危机国家的国债收益率的稳定,进而稳定市场信心。

2012年9月欧洲央行已经终止SMP,但继续持有此前购买的各国国债,并且每周二都会从银行获得相当于SMP规模数额的存款,以此来对冲此次购买的影响和应对有可能出现的通胀风险。

对于上述一揽子计划,德拉吉称:“通胀预期‘促成’了今天的利率决定,欧洲央行的终极目标是维持物价稳定,同时希望能够改善信贷环境,目前中期通胀前景的上行和下行风险有限,大致呈现平衡状态。调查报告显示第二季度经济增速温和,GDP数据确认欧元区经济正在逐步复苏,但经济复苏仍存下行风险,而宽松货币政策有益于需求的回升。”

而在昨天的会议上,德拉吉同时对截至2016年年底的所有通胀预估做出下调,其中预计2014年通胀为0.7%,2015年为1.1%,2016年通胀为1.4%。

来源:第一财经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