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梁海明

欧洲央行日前公布令环球市场大呼意外的讯息:除降息、实施负存款利率外,同时还暂停为买债冲销、再推超低息贷款,更表示正在筹备欧版的量化宽松政策(QE)。

这可能会让不少读者奇怪,美国准备年底退出QE政策之际,为何欧洲央行却反道而行,如此豁出去大印钞票,几乎用尽手上可以动用的子弹呢?

欧央行豁出去冀治三病

在这里要告诉读者的是,虽然欧债危机最坏的时刻已经过去,但欧元区国家实际还躺在病床上,不少病还需要深度医治。这当中至少包括三大病:一是通缩风险,欧元区去年起开始出现低通胀,今年5月的通胀率从4月的0.7%降至0.5%,远低于2%目标,通缩阴霾日益浓重。大家爱说通胀猛于虎,其实通缩才更猛于虎,往往会带来经济衰退,欧洲央行希望通过更宽松的货币政策,抬高通胀率。

二是欧元汇率高升。过去一年,欧元汇率整体处于强势的趋势,欧元兑美元上涨约6%,严重冲击欧元区的出口。欧洲央行此次大印钞票目的,是想拉低欧元汇率,增加出口。

三是经济复苏乏力。欧元区今年一季度国民生产总值(GDP)环比仅增长0.2%,意大利、荷兰经济更陷入负增长。要救经济,欧洲也需要动用更加宽松的货币政策,增加企业的投资和民众的消费。

宽松政策或如泥牛入海

虽然欧洲央行这次看起来已经祭出绝招,但在这里我必须告诉读者的是,实际用处其实并不大。这是由于欧洲央行突如其来的动作,虽然可以暂时增加市场的信心,降低美国在今年底结束QE后上调利率的疑虑,也有利环球资金持续宽松,增加对包括中国在内的新兴市场投资,短暂利好股市、黄金价格。但是,对欧元区医治“三大病”效果并不明显。

一方面,欧元区利率原本已经处在0.25%的超低水平,现在再降至0.15%,这只是量的变化,而非本质的变化,实际产生的效果上不会太大。

何况,外界早已经预期欧洲央行会降息,因此,欧洲央行的政策,只能带来短暂的刺激作用,中长期而言,政策效果会不断递减乃至如泥牛入海。

另一方面,欧州央行推行负存款利率,对各银行存放于欧州央行的资金征收0.1%利息,希望以此把钱赶出央行,增加银行给企业的贷款,以促进经济发展。但是,银行要增加给企业贷款,主要有利润、风险偏好和流动性偏好的考虑,由于对经济前景信心不足,贷款给企业的坏帐风险不能低估。

因此,即使钱被赶出来了,银行可以拿这些钱投资国债、贵重金属等变现性高的保本资产,并不一定要冒险贷给企业,实体经济可能仍难受惠。

加上,推行更加宽松的货币政策,对挽救金融危机虽然有效,但在刺激经济方面效果不佳,无论是美国还是日本的QE政策,都证明了大印钞票是吃力不讨好,而且会产生不少后遗症的措施。

所以,这里要请读者回答我一个简单的问题,那就是美联储、日本央行的QE政策,都无法对经济产生强大刺激,欧洲央行是否能人所不能呢?如果真的这么厉害的话,欧元区的经济问题、债务问题早都已经解决了吧?

出来混那总是要还的

所以,欧洲央行这次的做法可以用一句欧洲谚语“柠檬榨出柠檬汁”(Make lemonade out of lemons)来形容,也就是尽量让其实很糟的情况看起来稍好一点儿。他们所推出的宽松政策,是想让市场有憧憬,产生欧洲央行有信心、有能力救经济的假象,希望市场再给予更多的时间,估计他们自己都不相信凭借这些措施就完全解决欧元区的问题。

然而,就像大家常说的“出来混,总是要还的”那样,欧元区国家过去挥霍过度,已经掏空了体制,如今只想借宽松政策解决问题,那是妄想。只要欧元区国家不能有效地降低政府开支、减税、减少高福利政策、提高就业率、维护社会稳定和选民们团结一致支持政府削债,就很难改动一些拖慢经济增长的措施,欧元区就很难走出困境。

更为严重的是,欧州央行的负利率政策,乃至欧版QE政策,还会把欧元区国家往火坑上推,很有可能再次引爆欧债危机,届时包括中国在内的环球金融市场也将难免受到冲击。

宽松政策埋下更大炸弹

这是我在危言耸听吗?当然不是,我至少可以举出两个理由支持这一看法。

其一,极宽松政策会让各国政府对紧缩政策更加敬而远之。这里很应该向读者介绍一个典故,就是紧缩(Austerity)这个词,出自希腊语(Austeros),意思是严酷、剧烈。而该词在德语中,则为Sparprogramme,仅指一个由技术官僚制定的节约计划。

含义的不同,本身已经显示欧元区各国对紧缩政策的态度各异。

对于一些深陷债务危机的欧元区国家如希腊、葡萄牙而言,要减少债务,政府则必须削减开支,增加收入,这才是解决之道。

但是,如果政府削减开支,减少投资,就会造成企业经营困难、失业率高升乃至通缩现象,这又会让经济变差,政府的收入减少,还债更难,容易陷入开支越缩,经济越差,债务更重的死亡螺旋。

因此,不少欧元区国家对推行紧缩政策是左右为难,尤其对钱从何处来,更是巧妇难为无米炊。但是,如果欧洲央行实施更宽松的政策,大印钞票,甚至是QE、QE再QE,市场上资金充裕了,一些欧元区国家很有可能千方百计捞取这些多印出来的钞票,依靠这些“容易钱”,而非勒紧腰带、缩减开支的“辛苦钱”来还债。

这种情况下,这些国家就更强缺乏动力去推行紧缩政策,很可能会出现拆东墙补西墙的恶性循环,债务将会越滚越大,债务危机再次爆发的风险也逐步提高。

其二,印钱只为买时间。欧元区国家通缩风险加剧,经济复苏无力、老龄化问题严重,很有可能会患上“日本病”,日本在上述问题长期纠缠不清之下,经济一路走在“消失N年”的霾雾中,这个N是10年、20年,如果问题没有解决甚至可以是30年、40年……

更严重的是,即使日本债务严重、经济衰退,日本失业率很少超过4%,当前仅为3.6%,但欧元区国家这个数据则是灾难性的12%,尤其是西班牙和希腊,失业率高达约30%,青年失业率则接近惊人的60%,而且数据还将持续上升。

由于失业率过高将随时引爆严重社会问题,加上政府债务依然沉重,对欧元区各国的决策者而言,要想暂时延迟这些风险爆发的时间,至少不在自己任上引爆,唯有大力倚重欧洲央行的超宽松政策,政策如果成功,功劳将属于决策者;即使失败了,成本也大可以“集体化”。

在该情况下,决策者自然愿意又早又快地追求这一政策,并且比他所需要独自承担责任时更大手笔。

但是,这种印钱只为买时间的方式,只会令社会矛盾、债务问题越积越大,到时稍有不慎,将会引爆更大问题,对欧元区国家乃至全球各国带来更大的冲击。当今国际最富影响力的著名经济学家之一、美国加州大学柏克利分校教授艾肯格林(Barry Eichengreen)对此早已警告,“今天欧洲社会动荡风险,远高于20年前的日本。我们无法预测示威抗议会在何时或是何处发生,但迟早会爆发。”

简而言之,欧州央行此次的负利率政策,以及将推出的欧版QE政策,虽然短期可起到增加市场信心,刺激资本市场的作用,但中长期却是为欧债危机的爆发,乃至欧洲的社会动荡埋下更大的定时炸弹。在我看来,这正像法国文豪夏多布里昂(Chateaubriand)说的,“一件事在发生之初,如果不是奠基在道德和正义上,最后的结果总是会与预期相反。”

(本文作者介绍:香港财经评论员、盘古智库研究员,著有《中国经济新政策与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