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世纪90年代末,北京流传着一个笑话,说的是疯狂进取的中国与持重古板的美国之间的差异。

在美国的帕洛阿尔托市,一名年轻女子与一位中国企业家外出共进晚餐。在开车送她回家途中,他在黄灯马上要变红灯时加速冲过十字路口。到家后,那名女子没有邀请他进门。她说,他显然靠不住。他在十字路口将她的生命置于险境。

在北京,这名企业家与另一名女子约会,并送她回家。在黄灯前,他停了下来。在她家门口,她也冷落了他。他为什么要停下来?显然,他不知道在机会出现时如何抓住它。

美国《华盛顿邮报》称,多年来,欧逸文(埃文•奥斯诺斯)一直在《纽约人》杂志中描述和解释这个新中国,并不时拿它开玩笑。在《野心时代:在新中国追逐财富、真相和信念》一书中,欧逸文更进一步,以一种几乎无人用过的方式,向世人描述这个他所谓的中国的“镀金时代”及其欲望、挑战和困境。

在这本引人入胜而且通俗易懂的探索现代“中央王国”的书中,贯穿了两大主题。第一个是饥饿感。欧逸文在开头就宣称,中国正在经历一个“狼吞虎咽的时代”。这种饥饿感不仅是针对肉——20世纪70年代以来,中国的肉制品消费量已经增加6倍——中国正在全球搜寻大宗商品、财富、经验和尊重。

据财富品质研究院统计,中国奢侈品市场去年本土消费为280亿美元,增幅3%,境外消费则进一步加强,达到740亿美元,即中国人去年奢侈品消费总额为1020亿美元,合6000多亿元人民币,这也表明中国人买走了全球47%的奢侈品,是全球奢侈品市场无可争议的最大客户。

目前,知名奢侈品牌几乎已经全部进入中国,奢侈品牌境外门店也几乎全部配有可以讲中文的服务人员,服务好中国客户已经成为所有奢侈品牌最重要的市场目标和市场策略。

2013年中国与全球化研究中心援引美国大学统计的数据显示,美国“野鸡大学”已经泛滥成灾,而中国则成为其最大的受害国,美国的“野鸡大学”每年的学位证书95%给了中国人。

另外,根据中国民航局预测,中国约有15万人是私人飞机的潜在消费者。在未来十年里,中国将超越美国成为世界上最大的私人飞机拥有国。

与此同时,世界银行近期发布报告称,根据该行“国际比较计划”项目(International Comparison Program)2005年后首次更新的数据,中国今年就将超过美国跃升世界第一经济体。中国的人均国内生产总值1989年时仅为403美元,而今年将上升到7000美元。

书中的第二个主题是追逐。欧逸文认为:“整个中国,人们都在开始自己的旅程,加入人类历史上最大的移民潮。”

《国际人才蓝皮书:中国国际移民报告(2014)》显示,截止2013年,中国海外移民存量已达到934.3万人,23年增长了128.6%;中国从1990年的第七大移民输出国,上升为第四大移民输出国。

移民专家分析:投资移民是当前主流,无论是移民国还是申请人,都倾向于以投资或置业的方式挂钩移民身份;移民更倾向流向发达国家和地区;追求“绿卡先揣兜”式快餐移民,低门槛移民受宠;倾向“精神”依托,容易受国家外交动向牵引,乐于探寻异域文化底蕴。

美国《华盛顿邮报》认为,欧逸文对中国人野心的研究在揭示现代中国人的民族特性方面同样野心勃勃。虽然中国人认为,与美国人相比,自己较为谨慎,但欧逸文指出,心理研究表明,在投资方面,中国人所冒风险往往大于与他们财富相当的美国人。

在大多数发展中国家,父母的受教育水平是孩子在成年后能够挣多少钱的决定性因素。

但欧逸文认为,在中国,“父母的人脉关系而不是受教育水平”是关键所在,这使中国的城市成为世界上社会流动性最弱的地方之一。

从经济上完全瘫痪的第三世界国家到全球经济强国的旅程,中国并非没有遭遇挑战。中国排放的二氧化碳多于其他任何国家;中国的空气、土壤和水中存在各种重金属和其他有毒物质;中国的贫富差距比美国还大。

美国彭博社报道援引美国密歇根大学最近发布的一项研究报告显示,中国的贫富差距已经超过美国,位居全球贫富差距最大的国家之列。据称,研究者利用中国5所大学的6份调查数据,计算出了非官方的中国基尼系数,称中国2010年的基尼系数为0.55。

该报告称,中国的贫富差距从1980年到2010年几乎扩大了一倍,这与中国经济快速增长的时期一致,但现在已经达到了“严重的”不平等程度,这一结果也印证了许多中国人的生活感受。报告说,在2012年的一项调查中,中国受访者把贫富不均列为中国社会面临的首要挑战,其排名甚至在贪腐和失业之上。

另外,美国副总统拜登近日参加军校毕业典礼时,点名攻击中国没有任何创新精神。

“我敢说,你们说不出任何一项创新项目、创新变革以及创新产品是来自中国”,拜登说。

虽然,他在该毕业典礼上承认,中国的理工科毕业生人数是美国的六倍到八倍。而且暗示,中国已经取代日本,在经济上成为美国的新挑战对手。

最后,欧逸文的书中这样写道,尽管中国充满狂热和活力、经济在奇迹般增长,但这个镀金时代是一个没有“中心旋律”的时代,在中国人灵魂的中心,存在一个巨大的精神空洞。

中国的一家国有媒体参考消息网也援引了他的观点:

他声称,“这使得这个伟大国家的未来存在不确定性,而且这对他们自己和我们来说,都有点儿令人害怕。”

BWCHINESE中文网 作者:程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