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市长油经过30个交易日的退市整理交易后,终于在6月5日正式摘牌退市。有意思的是,退市长油并没有在退市整理期出现“末日狂泻”,股价在退市整理期时有反复,证监会多次提醒退市风险,但退市股价稳稳落在0.83元的位置,似乎根本不惧怕退市制度,为何会出现这样的状况?

首先,投资者心存幻想,认为退市长油是一家央企,而且是首只退市的央企,退市后不会没人管,而且退市前有蹊跷的财务处理手法,在濒临退市时*ST长油并未表现出积极的扭亏举动,反而加速计提亏损,2013年公司净利润亏损59亿元,比2011年的亏损额7.54亿元和2012年的亏损额12.4亿元有明显加速的迹象,这个“不积极扭亏”和“加速亏损”反而被投资者理解成上市公司主动退市再上市的手法。虽然A股市场不乏这样的手法,但谁又有证据表明这种亏损就不是真实的表现?退市前没有主动扭亏就不是真的已经无能无力了?况且,对于一个连年巨额亏损、拥有巨额债务和净资产每股为-0.7元的这样一个资不抵债的公司抱有幻想,未免有些异想天开,A股市场有这么多等待IPO的新公司在排大队,为何会让一个劣迹斑斑和亏损累累的公司迅速上演“回归”?现在证监会已经下定决心推动退市制度,我想监管部门绝不会再允许退市长油两年后在A股市场死灰复燃,如果退市长油真的有故意退市和加速亏损的意图,监管部门一定不会坐视不理,作为央企我想没人敢冒这个险,因此投资者要格外警惕退市风险,别再对退市制度和退市整理麻木,千万别在退市整理期投机炒作,否则未来的事实一定会让投机者付出代价。

或许有人幻想退市长油退入新三板后,股价依然是最低的,应该有机会转手。实际上这也是A股市场投资者的认识误区,A股投资者买股票往往像买白菜喜欢挑价格低的,其实股票的价值并非简单看价格,如果去看看中国香港市场和美国市场,遍地存在几分钱的股票,并非价格越低的股票越有吸引力,像退市长油这样资不抵债的公司在成熟市场根本不可能维持在0.83元的高位,A股投资者的价值判断观念一定要改变。

其次,A股市场退市制度长期形同虚设、缺乏严肃性,而且乌鸡变凤凰、资产重组等概念炒作太频繁,搞得好公司未必是好股票,反而垃圾股极受追捧。这种扭曲的炒作文化也是投资者不惧怕退市制度的原因。

在目前这样一个齐涨齐跌、不区分好股票与垃圾股的市道中,必然存在垃圾股被严重高估的股市结构性泡沫。时至今日,很多乌鸡变凤凰的故事仍然在频频上演,但仔细研究后发现,很多都是欺骗投资者的概念重组。往往在牛市中涨幅最大的板块恰恰就是那些乾坤大挪移的资产重组股、ST等垃圾股,这些股票有些涨幅超过了10倍和接近10倍,意味着这类股票其绝对涨幅也都远远超越了大盘和绩优股,也超越了平均涨幅。那么,明明已经戴上“ST”的帽子、濒临退市和站到了“垃圾股”的阵营,但为何还有人在频频炒作?

原因是人们不相信中国的退市制度,退市制度缺乏严肃性。退市制度在A股市场喊了很多年,中国股市20多年间仅有78家公司退市,有些公司又实现了再上市,而美国股市在1995年至2002年的8年间,共有7000多家上市公司退市,在2003年至2007年的这5年间,美国纳斯达克有1284家公司退市,超过了这一时期新上市公司的数量,这也是美国市场能够持续保持吸引力的关键所在。显然,一个成熟的市场是需要有进有退、奖优罚劣,而不是采取好坏不分和纵容垃圾股兴风作浪,并滋生股市结构性泡沫,导致股市整体萎靡不振、缺乏信心。

另外,中国股市之所以缺乏底气推动退市制度,主要是由于退市制度缺乏配套的退市责任追溯机制和投资者赔偿制度,不问青红皂白的退市风险和退市损失实际上都是由投资者买单。就像商品因质量不合格被下柜,上市公司因不合格被退市,本是理所当然。但是,不合格商品被召回消费者会得到相应的赔偿,而上市公司退市的损失全部转嫁给投资者有失公允。如果不分青红皂白,缺失责任追溯机制,这样的退市制度对投资者不利,而对问题的“制造者”而言,几乎没有承担损失的义务,反而将退市的威慑力全部转给了投资者,这样的制度意图显然将投资者当成了“坏孩子”来对待,而对问题的“制造者”没有相应的威慑和约束,他们上市、退市都是最大的受益者。

显然,退市制度应该平等对待投资者和上市公司,退市时得查明是什么原因导致退市,如果是因为系统性风险或公司盈利模式遇阻,或者是正常性的经营失败,投资者承担股东应有的责任天经地义。如果上市公司因财务造假、包装上市或恶意退市,其导致的退市损失则不应该由投资者来全额承担,上市公司和中介机构必须要承担相应的赔偿责任,将投资者的损失降到最小的范围。只有责权利明确,赏罚分明,才能公正执法,才不会有怨言。否则,让高价发行、高价圈钱者一“退”了之、一跑了之,将有很多问题公司还会前赴后继地“公关”上市,市场中的悲观情绪就很难扭转,退市制度就很难严肃起来。

当务之急,应该加快完善退市制度和诉讼赔偿等基础制度,提升A股市场的吸引力。

中国经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