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源:和讯网  作者:Craig Stephen

如果富人经济这种体系会发生逆转的话,变化可能会从免税天堂香港首先开始。而上周公布的奢侈品销量大幅下降的数据意味着,这种逆转或许已经开始。

香港4月份奢侈品销售下滑40%,对于近几年来在香港大举扩张的全球奢侈品品牌来说,这是个令人震惊的消息。除此以外,在今年的“五一”三天长假期间,中国大陆访港游客数量出现了逾10年来的首次下滑。

对于如此看重奢侈品行业的香港和当地高档商店来说,这是否意味着一场惨痛的教训?

在香港奢侈品行业出现滑坡的同时,随着经济学家皮凯蒂(Thomas Piketty)所着畅销书《21世纪资本论》(Capital in the Twenty-First Century)的出版,全球超富阶层的消费实力正在承受巨大的压力。

皮凯蒂的观点认为,这个世界正在不可阻挡地滑入贫富差距扩大的局面中,投资回报超过了经济增速。从皮凯蒂的观点出发,这种情况实际上鼓励香港继续维持在为富有人群服务的现行轨道上。此外,在未来数十年中,预计亚洲和其他新兴市场将从财富的创造以及累积中获益最大。

香港已经身处于极具当地色彩的富人经济体系中,亿万富翁的净值相当于其本地生产总值(GDP)的75%。没有一个地区或国家的富人经济体系可以接近香港这样的高比例,排名在香港之后的瑞典和俄罗斯的比例也不过是20%。

除此以外,香港还成为了受中国大陆新富阶层欢迎的购物地。由于香港免税天堂的身份,以及港元与美元挂钩的汇率体制,在香港销售的奢侈品价格可以较中国其他地区低出不少。

也许有一天,香港会不毫不令人惊讶地成为一个精品购物圣地,而全球任何其他地方都无法与之相提并论。香港的爱马仕(Hermes)店铺几乎比纽约市多出一倍,当地的设计师品牌精品店之密集已经高到了如许地步。事实上,在香港你会发现买条爱马仕领带甚至比买件普通卡其裤都容易,因为爱马仕门店的数量甚至超过了中端定位的Gap。

不过,尽管“肥尾效应”(fat tail)确实很有诱惑力,但我们现在会不会是处在“过犹不及”中呢?

美银美林(Bank of America-Merrill Lynch)一篇题为“皮凯蒂与富人经济:贫富差距的复仇”(Piketty and Plutonomy: The Revenge of Inequality)的新报告特别应景地审视了一番香港奢侈品销量的大幅减少。该报告还提出了一些很有帮助的洞察见解,探究财富高度集中型经济体(如香港)的意义。

报告称,分析“富人经济”对于投资者理解今日错综复杂的市场而言非常重要。“富人经济”指的是由少数富人带动整个经济增长、承担大部分消费。

美银美林警告称,摆在富人经济以及奢侈品行业面前的阻力很多,而且对于整个香港而言都是一个大问题。

报告称,首先,由于富人群体的资产构成和行为举止是货币传导机制的一个至关重要的组成部分,因此量化宽松政策走到尽头时,富人经济就会遭到冲击。流动性的收紧或将抑制财富增长的能力。伦敦苏富比拍卖行(Sotheby's)的股价可以视为反映全球流动性变化的一盏信号灯,而佳酿指数(Fine Wine Index)则尤其能清楚反应中国情况。这两个指标都在发出警示信号。

另外一个阻力是新兴市场展开的反腐败运动。根据美银美林的统计,全球奢侈品销售的增长中,有一大部分来自新兴市场。拿香港来说,靠近中国大陆意味着大陆目前展开的反腐败运动以及打击奢侈品送礼的行为可能会给香港带来影响。实际上,这可以作为近来香港销奢侈品销售下滑的解释之一。

其他一些分析师已经在质疑打击奢侈品送礼行为的运动是否其实只是暂时的。考虑到在中国大陆与政府相关的企业数量众多,这的确是一场范围深广的运动。

法国兴业银行(Societe Generale)近日发布报告警告称,给中国的高端酒类行业带来推动的相关政府开销不会再出现了。该行预计将出现一个新的正常的销售环境,消费者购买酒类得花自己的钱。整个奢侈品行业的销售环境可能也会出现这种转变。

根据皮凯蒂的理论,最富有的10%的人以其他90%的人利益受损为代价来获得财富的增加。在更长一段时间内,这一理论带来的问题无疑就是发生逆转的可能性。美银美林警告称,要当心出现政治分化、尖锐民族主义和国内动乱等问题出现,这些问题都不利于市场表现。该行还称,长期来看,如果不进行任何政策上的干预,那么新兴市场也可能变成根深蒂固且异乎寻常的富人经济体。

考虑到大量证据显示香港的“极端富人经济”程度已经很深,该地区政府应当认真对待这些警告。

如果说出现了“贫富差距的复仇”或者“皮凯蒂逆转”(Piketty Backlash),而且这些现象最早出现的香港的话,那么应该不会有太多人会感到意外。如果治理得不到改善,投资者所担心的可就不再只是空荡荡的设计师品牌精品店而已。

(本文译自MarketWat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