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叶檀

解放日报

黄金是个温度计,测量央行政策与市场温度。中国大妈买金的对手是美联储,短期赢面不大,但长期很难说鹿死谁手。

黄金在2011年9月上涨到每盎司1920美元,处于历史高位,此后一路下行,到今年6月11日的1262美元。高位进入的投资者短期内翻身无望。

从理论上说,美元下行、通胀上升,金价上升。从这几年的行情看,美元有涨有跌,波动区间越来越狭窄,但金价却有涨有跌,震荡下跌成为主流。金价的涨跌有了另外的逻辑。

2008年美元指数下探到71左右,2009年一度上涨到将近90,而2013年年中以来在78到85的狭窄区间内徘徊。参考近两年欧美国债价格的上升,收益率的下降,可以看出投资者处于对央行盲目的信仰中,已经忘记了风险怎么写,同时把黄金的避险功能抛在脑后。

《华尔街日报》报道,今年5月纽约联储主席Dudley注意到“市场的波动率不寻常的低”,Dudley表示“这令我有点不安,因为我认为,就算房子里的大部分人都比较认同我对经济的观点,但总会存在出现重大意外的可能性。” 此后一直评论美联储极端宽松货币政策的堪萨斯城美联储主席George再次哀叹央行采取的措施可能推动了过多的高风险行为,最终可能悲剧收场。

这正是欧美央行希望看到的成果,不是吗?他们不断量化宽松,维持超低利率,向市场灌输纸币永远有央行支撑的迷汤,目标是为了让资金维持在最低成本,促使廉价资金进入实体经济诱导经济复苏。经济没有复苏,倒是出现了两种市场现象,金融市场债券波动率越来越低,股票市场屡创新高。市场就像是嗑过药,出现了欢快的幻觉,对风险之类词汇已经比较麻木,躺在地上甚至连腿脚都不肯动一动。

结论很明确,由于主要央行无度量化宽松,黄金已经不再是大多数投资者眼中的避险工具,美元、欧元区各国的国债才是。债券牛市黄金熊市因此奠定。

黄金与市场恐慌程度密切相关,市场越恐慌,黄金越值钱。2008年次贷危机爆发,美国通胀率从4%直线下降,2008年全年美国通胀率仅为0.1%,创下半世纪以来的新低;而2008年12月的失业率则达到7.2%,创出16年来的新高。

美联储陆续实行了四轮量化宽松政策,黄金价格上窜下跳,最后被彻底征服。从实行QE1的2008年11月3日开始,到推出QE2的2010年3月29日,这两天黄金收盘价为735美元/盎司,1120美元/盎司,涨幅为52%左右;QE2时期,2010年11月1日黄金价格为1393美元/盎司,至2011年7月4日黄金收盘价为1543美元/盎司,涨幅为11%左右;宣布实行QE3的2012年9月6日黄金收盘价为1700.3美元/盎司,到实行QE4的2012年12月12日,黄金价格为每盎司1698.60点,每盎司下跌了1.7美元,虽然千分之一的幅度微乎其微,但就此拉开了黄金的颓势,从2011年9月的每盎司1920美元一路下行,势如破竹。也就是说,到量化宽松第四轮,黄金价格才低头,而美债、欧债等品种的收益率就此一路下行。

黄金定价权掌握在主要央行的手中,未来如果继续量化宽松,黄金几乎没有上涨空间;未来如果退出量宽,说明美国经济大幅企稳,人们开始更相信美元美债,而不是黄金。美联储与欧洲央行,以及黄金市场做市商具备黄金定价权,而不是矿山与消费者。

投资者不仅购入债券,还在股市大量购入创新型IT公司股票,这说明,投资者相信经济掌握在央行与创新经济手中。

中国大妈如果坚信黄金比纸币更值钱,可以把黄金做为资产配置品种。央行储备中必有黄金储备,就是明证,而美国、德国、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目前占据黄金储备前三位,就说明了黄金作为纸币抵押物的性质没有改变,一些试图抵抗美元的国家黄金储备上升,如俄罗斯。

据世界黄金协会(WGC)提供的数据,截至2014年6月(统计数据滞后2个月),全球官方黄金储备共计31861.3公吨(前值31820.3公吨),增加了41吨。其中欧元区(包括欧洲央行)共计10786.3公吨(前值10786.4公吨),占总比重的57%(前值56.8%);央行售金协议(CBGA)签约国共计11952.1公吨(前值11945.5公吨),占总比重的35.3%(前值35.6%)。4月份,俄罗斯、土耳其、哈萨克斯坦和乌克兰分别增持黄金27.7吨、13.4吨、2.7吨和0.3吨;马耳他和墨西哥各减持0.1吨。总体而言,全球央行黄金储备表现稳定。

中国大妈购金短期失利,他们丧失了继续购买的斗志,不过如果大妈不着眼于短期收益,转而坚信人性的贪婪与纸币的失信,在跌破成本价时继续配置,成为最终赢家的概率很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