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源:和讯网

在上任大约一年之际,作为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的执政方向日益清晰。他的首要任务是维护中国共产党。目前,中共正号召干部观看一部关于苏联解体的纪录片,米哈伊尔•戈尔巴乔夫(Mikhail Gorbachev)也没有被视为英雄。

习近平的自我批评及反腐运动既旨在净化中共,同时也是为了加强自己的控制权。他巩固权力的速度比人们预期的更快:他在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会中居主导地位,还是中央军委主席、新成立的中国国家安全委员会(National Security Committee)主席、以及领导经济改革的多个党内高级别领导小组的组长。

在把维护中共当做首要任务的前提下,他的改革应被视为实现这一目标的手段。经济改革将不会伴随着政治上的放开。与此相反,考虑到改革带来的风险,他的信念是必须把政治置于控制之下。

改革将把关注点放在经济治理和现代化上。对西方人来说,这些名词看起来或许有些模棱两可。不过,习近平的目标却是,成为中国当代最伟大的三位领导人之一,与毛泽东和邓小平齐名。这位中国国家主席的历史任务是:为恢复世界大国地位的中国,构建现代经济结构。

一名改革派官员表示:“过去,我们可以做到破旧立新。而如今中国经济太过复杂,我们必须首先建立经济管理制度,让市场在其中运作。”我猜测这将涉及以下举措:税制改革;重新分配中央和省级政府在收入和支出上的责任;放开让居民与土地和居住地对号入座的户籍制度;确立农地产权、建立农地流转市场;推进城镇化;建立新的社会保障网;从西方的失误中汲取监管方面的教训,在此基础上扩张金融市场。

另一位官员则是这样说的:“(去年11月份召开的)18届三中全会勾勒了这一蓝图。如今我们还有7到10年的时间,来动员人们建设这一蓝图。”

那么,西方有望看到哪些具体举措?一位官员列举了政府将撤出的一些领域,比如会滋生腐败的牌照和许可证发放流程。预计商品价格—特别是大宗商品价格—将越来越多地由市场决定。市场竞争度会提高,尤其是在服务业领域。回报率大大高于国企的民营企业,将获得更多公平竞争的机会。

最重要的是,中共和中国政府必须治理污染。这不仅关系到健康和经济,还关系到中共根本的执政合法性。

中国政府看起来还有决心实现金融业现代化,甚至还在向着开放资本流动努力。中国的改革者已经看到,有一些发展中经济体,因为没有用市场的力量,迫使既得利益集团将资金用到更有用的地方,而遭遇失败的命运。

习近平和他的同僚深知自己面临风险。中国在金融危机期间推出的经济刺激举措,也就是大规模扩张信贷和基建的举措,留下了惨痛的后遗症:不断攀升的不良债务、空置的楼盘(特别是在中等城市中)、以及面临破产风险的影子银行体系。鉴于上述风险,许多西方评论人士预测,中国将推出更多经济刺激和纾困举措。我建议这些人仔细听一下中国改革者的说法,比如财政部部长楼继伟、以及敦促推动结构性改革的中国央行行长周小川。他们希望能够避免新的增支计划和代价高昂的补贴政策,以免使得原有问题更加复杂化。要留心那些创新解决方案,比如鼓励各省市通过出售当地企业之类的资产来偿还债务。

然而,中国有势力庞大的特殊利益集团。因此,如果经济增长放缓太厉害,肯定会出现妥协。中国仍处于城镇化进程中,仍需要大量投资、以及为年轻家庭提供住房。因此,政府将试图通过投资于未来的需求,来满足当下的需求。毕竟,把党的生死存亡摆在首要地位,要求中共小心调整经济增速、恰到好处地“破坏”,以创造能令习近平彪炳史册的现代化经济。

中国领导人还面临另外一大风险。考虑到内部改革的规模,人们可能会认为,中国领导人将沿袭邓小平寻求和平外部环境的战略。然而,中国认为自己遭遇了百年屈辱,这一自我认知促使如今的中国人要求得到补偿。如今,中国领导人希望世界承认和尊重中国的崛起。民族自豪感也有利于提高中共的执政合法性。结合保卫资源及主张海上边界的决心,这种复杂的民族主义情绪事实上可能会一点就着。

中国的邻国、美国及其他国家,还需进一步把中国整合进全球体系,平衡其影响力,并针对其中的不确定性采取保护性措施。要做到这一点,他们必须知道,中国新一代领导人如何看待自己的历史使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