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叶檀

每日经济新闻

今年以来的债券市场有两件大事,即全球债券市场收益率持续走低,中国公司债规模超过美国。

这两项指标显示债券市场牛气冲天。投资者浑然忘却了债务危机,奋不顾身地扑入债券市场中。近两周全球多种债券收益率均刷新最低记录,债券价格越来越高。北京时间6月10日,西班牙十年期国债收益率低于美国10年期国债的收益率,创下1789年以来的新低,而美国国债向来被视为全球安全资产的基准。同期法国十年期国债收益率跌至1.65%,创1740年以来新低,德国国债收益率仅略低于1.4%,日本国债收益率仍徘徊在0.61%,同期10年期美国国债收益率为2.60%。

债券价格走牛的背后,是另一组悲惨的数据。今年年初欧盟统计局公布西班牙年轻人(25岁以下)失业率高达57.7%,超过希腊。截至5月,西班牙失业率仍然高达约26%,25岁以下的青年人中失业率高达50%。低迷的就业数据背后是低迷的经济,西班牙像中国一样有基建热潮与高铁热潮,泡沫破灭后至今没有恢复。

目前欧猪五国债券收益率下降,完全是经济低迷导致实际通胀下行,以及欧洲央行货币烘托的结果,2012年7月,时任欧洲央行主席德拉吉承诺“不惜一切代价”保卫欧元,西班牙债券价格应声而起。纸币与债券背后只有央行的纸币,而没有雄厚的经济实力作支撑。央行信用有时像薄饼一样脆弱。

与欧猪五国的债券一样疯狂的还有新兴市场国家的债券。4月10日,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警告,新兴经济体公司债规模已经超过2008年金融危机前的水平,此前一项对15个主要新兴市场15,000家企业进行的压力测试显示,如果借款成本上升25%、企业利润下降25%,将有近三分之一企业面临更大的违约风险。

警告被投资者抛到脑后。《金融时报》专栏文章指出看起来价格明显被高估的债券,伊拉克2028年到期的计入风险国债收益率只有6.7%,25年后到期的埃及硬通货债券收益率略低于7%,白俄罗斯2018年到期的债券收益率是6.5%。这些信用债假设政治稳定、经济不会崩盘,能源价格上升,一切如愿以偿。

中国在这场债券牛市中不甘人后。《华尔街日报》报道,北京时间6月16日,评级公司标准普尔发布报告,中国的公司债规模已超过美国,成为全球公司债发行规模最大的国家,在公司债市场再拔全球第一头筹。

截止2013年底,估计中国公司债余额为14.2万亿美元,同期美国公司债余额为13.1万亿美元。预计到2018年,中国新增债务和融资需求将达到20.4万亿美元,大约占当时全球总量的三分之一,而美国预计将为14万亿美元左右。令人担忧的是,2009年年初以后,中国公司情况恶化。标准普尔比较了超过8,500家中外上市企业借款人,结论是,尽管2009年年初的时候,中国企业的状况好于全球同类企业,此后几年些企业现金流和杠杆水平迅速恶化,按照标准普尔的观点,这些企业的偿债能力有所下降,房地产和钢铁行业尤其令人担忧。

这是可怕的数据,在债券信用评级体系尚未完善,企业负债率与高峰时期持平超过警戒线。去年12月23日,中国社科院发布报告指出,中国企业部门杠杆率已达到113%,超过OECD国家90%的阈值,在所有统计国家中高居榜首,值得警惕。企业债指数却一骑绝尘,企业债指数从去年年底的166左右上升到6月16日的172左右。

企业之所以在产能过剩情况下仍然大举发债,并且收益率在全球范围内并不算低,最大的原因是负债率高企剜肉补疮,而投资者之所以愿意大幅买入,主要是因为资产配置的需要,中国企业债收益率高于其他国家,以及对中国债券的盲目信任,债券不管是企业债还是公司债,只要是大型公司,只要背后有政府信用的隐性支撑,就属于零风险投资品。

购买中国债券收益远高于美国、印度等同类债券,因此中国债券受到全球追捧,从年初到6月10日,数据公司Dealogic称,中国企业在海外发债410亿美元,相当于去年全年的四分之三。

从欧猪五国的债券,到新兴市场的低价债券,债务四处横行,货币水漫金山,经济未见好转,中国市场除外,很少有投资者愿意持有债券到期,他们追逐着微薄的收益,心甘情愿地钻进货币蛋糕做就的庞氏骗局。未来会有大批投资者破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