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财经日报 吕行

倘若全球央行也纷纷现身股市,并且投资力度还在加码,那么股市的挣钱效应以及火热程度可谓叫人着迷。

昨日,央行研究和咨询机构——官方货币与金融机构论坛(Official Monetary and Financial Institutions Forum,下称“OMFIF”)发表的一份报告称,最近几年,由于低利率,央行收入出现缩水,一些央行投资者已变成全球股市的主要参与者,而这一趋势可能正在加剧全球资产价格过热。

对此现象,东方证券分析师对《第一财经日报》记者表示:“从目前的宏观环境来看,全球主要央行维持的低利率以及各大资产的低波动性,给了市场一个套利交易的温床,一方面由于低利率导致央行收入的降低,另一方面股票市场的低波动性,为身在高位的美欧牛市奠定了创新高的基础,鼓舞了投资者的热情,但这背后也暗示了经济的缓增长,风险也不容小视。”

中国持股居首位

全球央行转投股票市场的步伐正在加快,其中中国的表现最为抢眼。

OMFIF报告显示,中国国家外汇管理局已成为“全球最大公共部门股票持有者”。国家外汇管理局管理着3.9万亿美元的外汇储备,隶属于中国央行。

“中国央行自己似乎正直接买入欧洲重要企业的少数股权,这是一个新的动态。而国家外汇管理局对于欧洲的兴趣在一定程度上是战略性的,因为这有助于制衡美元的垄断实力,并反映出中国的全球金融雄心。”该报告对中国央行加码股票市场解释称。

资料显示,该报告是基于162个国家的400个公共部门机构持有29.1万亿美元的市场投资,包括黄金等资产的调查而得出的结论。

“各国央行加大股票市场的配置,可能与近日全球多数股指的走高不谋而合,从投资的角度来说,资产趋向高收益的投资应该是主要动力,而近来的股票市场的回报在全球各大类资产中可谓是最为丰厚的。”某不愿透露姓名的投资者对《第一财经日报》记者表示。

实际上,除了全球央行之外,股票市场的吸金能力还能从对冲基金的身上看到。

上周五发布的美银美林全球研究报告显示,全球股票基金在6月11日当周吸引114亿美元流入,为2月以来最大周度流入规模。

报告中还援引了基金追踪机构EPFR Global的数据,称新兴市场股票基金吸引到23亿美元新资金,为九周来最大流入金额。专注美国市场的股票基金吸引到51亿美元,较前一周的流入12亿美元有所增加。

而摩根大通近来的报告则提到,摩根大通的对冲基金beta监控结果显示,宏观对冲基金和股票多空策略对冲基金最近都增加了股票风险敞口,到本月14日这类风险已是2011年5月以来最高水平。

此外,OMFIF报告还指出,全球公共投资者对公开上市股票的投资近年至少增加了1万亿美元,但报告没有透露投资基数,也没有透露央行和主权财富基金以及养老基金等其他公共部门投资者在这个总数中的权重。

低利率倒逼

低利率的货币政策正在为以美欧为代表的经济体的复苏做贡献,但却刺激了全球央行加大投资股票市场的步伐,毕竟低利率影响了其收入。

不过,随着6月份欧洲央行祭出负利率政策,使得全球量化宽松政策规模更为庞大,将使全球低利率在较长时间内维持,从而会制造套利交易的温床。

“外汇、商品、股票等高流动性资产的传统套利交易在低利率的大环境下会表现得更为突出,尤其是股票市场,当然,跨国和跨新兴市场的套利也会延续。”上述分析师表示。

同时,低利率背后的宽松预期的大环境也将有利于各国股市的上涨。一名市场分析师对本报记者表示,和美国的量化宽松情况类似,实际运作方式是央行释放更多的货币首先会抬升资产价格,进而推动实体经济的增长。如果对通货紧缩的担心使得欧央行进入量化宽松,就会对股市形成进一步利好,由此也会带动其他股市的跟风上涨。

此外,全球主要资产低波动性也刺激了股市的上涨。路透近日数据显示,全球外汇市场中,一年期欧元兑美元波动率自2008年峰值20.13%降至6.35%,为2007年10月以来最低;而标普500波动率指数VIX指数也由80.66%降至10.99%,为2007年2月以来新低;原油ETF波动率指数则由100.42%降至14.50%,为路透有记录以来最低。

譬如VIX指数与标普500指数存负相关性。路透相关性矩阵测算显示,两者相关性1990年以来达到-0.71,过去三年更高至-81%。有关研究发现,VIX指数可作为股市收益领先指标;如果VIX指数处于相对高点,股市未来1~6个月内的表现将优于债市;反之则债市表现优于股市,而该指数目前已经跌入低点,而标普500股指近日也连续创历史新高。

不过,波动性指数在低位徘徊也引起了机构人士的担忧。格雷沃夫执行合伙人公司首席技术分析师马克·牛顿6月13日表示:“波动性整体下降至令人感到担忧的水平,不仅是股票,还有固定收益和外汇。交易量在过去三四年都是令人担忧的问题,但最近两三个月,交易量降至非常低的水平,比历史平均水平低20%至30%。现在我们处在夏季的假日交易水平,交易额几乎没有任何变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