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源: 证券日报 作者: 包兴安

网上流传着这样一个段子:范进爬将起来,拍着手大笑起来:“噫,好!放水了!”笑着,不由分说,就往门外跑。众人大眼望小眼,一齐道:“原来是欢喜疯了。”央行哭着道:“生这样苦命的市场!放了一个甚么水,不过定向而已,就得了这个拙病!”

    段子中的“放水”、“定向”指的是6月16日央行正式下调符合条件的商业银行存款准备金率0.5个百分点和一条“定向降准再扩大,范围扩至股份制银行”的消息,以及央行4月25日定向下调县域农村商业银行、县域农村合作银行存款准备金率。

    当然,段子中的“范进”指的是银行、“三农”、小微企业、财务公司等市场群体。

    有观点认为,这两次降准基本上涉及绝大多数上缴存款准备金的金融机构,因而尽管表面上叫定向降准,但实质上与全面降准无异。

    对此,央行也有解释称,此次定向降准范围没有扩大。定向降准的范围是符合审慎经营要求且“三农”和小微企业贷款达到一定比例的商业银行,包括国有商业银行、股份制商业银行、城商行、农商行等多类机构。

    于是,网上又流传着这样一个段子:众人说,孔乙己你怎么又放水了!孔乙己便涨红了脸,争辩道:“定向不能算放水……定向!……调结构的事,能算放水么?”接着便是什么“涉农贷款”,什么“信贷资源配置”之类的话,引得市场上充满了欢乐的气氛。

    通过上述两段看似无厘头的调侃背后,折射出的是为了应对经济下行压力,央行借助定向降准进行结构性刺激的纠结良苦用心,其希望以更准确的货币投向,起到支持实体经济发展的作用,尽力避免在货币全面宽松之下的泥沙俱下。

    实际上,从今年第一季度开始,经济增长压力陡增,因此,在第二季度内,货币政策随之步入了微调期,定向宽松意图显现。对于货币政策取向,央行将其定性为“微调”,并一再强调货币政策的基本取向没有改变,将继续实施稳健的货币政策。

    笔者认为,定向降准体现了这样一种政策意图,就是让真正需要资金的实体经济领域得到更多资金,比如“三农”缺乏融资渠道,中小微企业普遍存在贷款难现象。在经济下行压力下,“三农”和小微企业感受最深。为了稳增长,就不能不对其定向降准,尽可能让他们得到资金成为最活跃的经济因子,发挥出撬动稳增长的作用。

    而且,此轮降准,对于流动性趋紧的银行体系也是利好,尤其是在年中“钱荒”易发期,基础货币的投放就显得更加重要了。如果说以前降准放出来的是洪水,那么现在降准放水是为了适当补充市场流动性。

    在降准问题上,央行“羞答答”的表现,不是因为不想给市场“放水”,也不是只做不说,而是因为担心市场对放水过度依赖;是希望以“定向”的方式,实施恰当的调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