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方周末

数个权威消息源证实,自1987年以来,中央财经领导小组的历任组长一直由时任总书记担任,时任总理则任副组长。

2014年6月13日18时许,新华社发布了一则消息,称中共中央总书记习近平以中央财经领导小组组长身份主持召开了该小组第六次会议,会议主题为研究能源安全战略。报道同时透露,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副总理张高丽分别以中央财经领导小组副组长、成员身份参加。

这是自1980年中央财经领导小组成立以来,官方媒体首次对财经小组会议进行实时新闻报道,并且详细公开财经小组组长、副组长、成员的名单。

当晚19时的《新闻联播》播放了会议召开的画面,圆形会议桌内圈就座的,除习近平、李克强和张高丽外,至少还有5位政治局委员:国务院副总理刘延东、汪洋、马凯,中央政策研究室主任王沪宁,和中央办公厅主任栗战书。此外,两位国务委员、一位中央军委委员、全国政协副主席兼央行行长,以及包括国家发改委在内的11个部委的主要负责人均与会。

南方周末记者向数位权威消息源求证后发现,自1987年来,中央财经领导小组的历任组长一直是由时任总书记担当,时任总理为副组长。

《人民日报》上一次提及中央财经领导小组会议,还是在1999年1月14日刊发的一篇名为《1998年经济发展和改革回眸》的述评中,提及1996年8月江泽民总书记主持中央财经领导小组会议,专门听取防范和化解金融风险的工作汇报。

中央财经领导小组,为中国共产党中央委员会负责财经工作的领导机构。不过,改革开放以来,最高行政机关国务院负责具体的经济工作,中央财经领导小组则“隐居幕后”,少有人知。

一位接近中央财经领导小组办公室(下称中财办)的人士称,此番中央财经领导小组揭开一角面纱、走向前台,“可以理解为党对经济工作的加强,并且,或与改革进入深水区直接相关”。

前世今生

追溯中国共产党党史,与中央财经领导小组类似的机构,最早出现于新中国成立前夜。

2013年1月,中国社会科学院当代中国研究所张金才研究员在《北京党史》杂志上撰文:1949年3月,中共七届二中全会,决定成立中央财政经济委员会(简称中财委),统一领导全国的财经工作。当年5月,陈云受命来到刚刚解放的北平负责筹建;7月,由中共中央财政经济部与华北财经委员会合并组成的中财委正式成立,陈云任主任。

当时的中财委设六局一处,包括计划局、人事局、技术局、私营企业事务局、合作事业管理局、外资企业管理局和秘书处;再下辖包括央行、中央工业处、中央财政处等13个部门。

新中国成立后为加强对经济工作和改进体制工作的统一领导,1957年1月10日,中共中央发出《关于成立中央经济工作五人小组的通知》,明确经济工作五人小组——陈云(任组长)、李富春、薄一波、李先念、黄克诚,在中央政治局领导下统一领导全国的经济工作。

1958年6月10日,中共中央又发出《关于成立财经、政法、外事、科学、文教各小组的通知》,其中中央财经小组由12人组成,依然是陈云为组长。

不过,1958年成立的中央财经小组,与此前的中央经济工作五人小组、中财委不同——张金才在上述文章中称,它已经不再是根据中央决策统一领导国家经济工作的机关,而是变成了一个咨询机构。

“文化大革命”结束后,中共中央政治局于1979年3月召开会议,确定了调整国民经济的方针,同时决定成立国务院财政经济委员会,“由陈云、李先念两同志挂帅,统一管理全国的财政经济工作和目前的调整工作”。

直到1980年,中央财经领导小组才正式面世。

1980年3月17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会决定,撤销国务院财政经济委员会,成立中央财经领导小组。时任政治局常委、国务院副总理出任中央财经领导小组组长,半年后其升任总理,小组组长身份未变。

1984年,那场事关改革的莫干山会议在形成“价格双轨制”为主的会议成果后,就由会议主办方向中央财经领导小组秘书长张劲夫直接汇报。张同时任国务委员、国家经委主任。

1987年时任国务院总理升任中共中央总书记,中央财经领导小组组长身份依然未变。

由此开始,中央财经领导小组组长一职,一直由总书记兼任。

1989年,江泽民接任中共中央总书记,并兼任中央财经领导小组组长。除了数位权威人士向南方周末记者确认这一任职之外,国务院原副总理曾培炎在其《西部大开发决策回顾》一书中也提到,上个世纪九十年代,时任中共中央总书记江泽民,兼任中央财经领导小组组长,而曾培炎本人则是这个小组的副秘书长兼办公室主任。

3年之后,朱镕基在十四大后出任政治局常委、国务院副总理,开始更具体地介入经济改革事务,包括1994年的分税制、1997-1999年的国企改革、1998年应对亚洲金融危机的扩内需举措、1998年的住房和社保制度建立、2001年加入WTO等。

随着国务院常务会议制度的落实,2003年之后,国务院在经济事务上更为频繁地发挥作用——根据国务院组织法第四条:国务院工作中的重大问题,必须经国务院常务会议或者国务院全体会议讨论决定。

《国务院工作规则》则规定,国务院常务会议“一般每周召开一次”。这一规则是在2003年3月20日,由时任总理温家宝主持召开的第一次国务院全体会议通过的。一般经济、社会事务,往往由国务院部署。例如,2008年11月5日,时任总理温家宝就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研究部署进一步扩大内需、促进经济平稳较快增长的措施,并部署了“4万亿”投资计划。

而党中央对经济工作的领导,每年常规出现两次。一次为七月的中央政治局会议,对上半年经济工作做出总结,对下半年经济工作做出调整和部署;另一次则是年底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对次年经济工作做出部署,包括GDP增速、政府工作报告基调等重大命题。

一位接近中财办的人士向南方周末记者透露,中央财经领导小组召开会议的次数大约每季度一次。

“人员精干”

中央财经领导小组成员的交接,一般紧随中央政府换届。

曾在中财办任重要职务的一位人士告诉南方周末记者,胡锦涛接替中央财经领导小组组长是在2003年3月——2002年党的“十六大”闭幕后半年、新一届政府换届完成之时。党的“十八大”之后,习近平循惯例,亦兼任了这一职务,实际的交接完成是在2013年3月。

数届政府以来,中央财经领导小组的副组长均由时任总理兼任,小组成员还包括几位副总理、国务院秘书长,国家发改委、国资委、财政部、央行、证监会、银监会、保监会的主要负责人。

中央财经领导小组下设一个日常办公机构中财办,这是一个正部级机构。

从1980年以来,先后担任中央财办主任的至少有6人——李智盛1981年至1985年间任中央财办主任,此后,蒋冠庄、曾培炎、华建敏、王春正、朱之鑫先后担任此职位。现任中央财办主任为刘鹤,2013年3月接替朱之鑫。

从曾培炎开始,此后几位中央财办主任,都同时任国家发改委(国家计委)副主任一职。

“我们的人员很精干,一共五到六个小组,每个组少的三四个人,多的也就五六个人。”前述中财办前任官员对南方周末记者介绍。这些小组(局),分别是综合组、秘书组、宏观组、财贸组、经贸组及农村组。

办公地点位于中南海之内的中财办,曾与中央外事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即中央外办)同一栋楼。

中财办也曾与中央农村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下称中农办)的人员“合署办公”、交叉任职。1993年中央农村工作领导小组成立之初,并无独立的日常办事机构,直到2004年,中央农村工作领导小组开始单独下设办公室,即中农办,由中财办副主任陈锡文兼任中农办主任一职。

中央财经领导小组的职能,目前主要体现在参与制定国民经济与社会发展五年规划纲要、年度经济计划制订、经济形势调研和分析和宏观政策研究等方面。

这部分的职能与国家发改委较为接近。不过,中央财经领导小组的协调权限,要大大高于国家发改委。

从一些曾在中财办任职的官员履历方面,也可看出中央财经领导小组及中财办的职能所在:

现任国务院研究室副主任韩文秀,曾于2005年3月至2011年8月(2010年7月至2011年8月,挂职任中共广东省委副秘书长),任中央财办经济一组(即宏观组)组长。他亦曾以十七届五中全会精神中央宣讲团成员的身份,在江西省做专题报告。彼时,江西官方对他的介绍是,韩文秀“一直负责宏观经济分析和政策研究制定工作,曾多次参与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全国发展改革工作会议的文件起草,并参与了‘十五’、‘十一五’、‘十二五’规划编制等工作,是中国宏观经济领域研究的著名专家,也是我国重大政策研究制定的重要参与组织者”。

小组在地方

在地方党委,现如今,省市县甚至乡镇一级,也都设置了各自的财经领导小组。

根据南方周末记者观察整理,省一级的财经领导小组组长均由省委书记担任,副组长则由省长担任。如四川省委书记王东明即兼任四川省委财经领导小组组长,四川省省长魏宏为副组长。

地级市则差异较大。有的设置与中央、省级相似,有的还没有成立市委财经领导小组。

一位中部某省会城市市委的官员对南方周末记者称,在他的印象里,该市从未召开过市委财经领导小组会议,或以其名义刊发过文件。

海南省则略显不同。《人民日报》曾报道,2009年2月17日,海南省委常委会会议,明确提出:“(海南所辖)市县委不设财经领导小组”。

成立了财经领导小组的地方,各级财经领导小组组长一般由各级党委书记担任、政府首长任副组长。

不过也有例外。2012年,广东省茂名市电白县成立财经工作领导小组,组长就由时任县长担任,相关县领导为副组长,县财政、税务、国土、国资、土地储备中心等有关部门主要负责人为成员,并下设办公室于县财政局。时任县委书记没有在电白县财经工作领导小组中任职。

地方层面,各级党委的财经领导小组的主要工作内容是研判当前经济形势。比如2013年7月22日,四川省委财经领导小组第二次会议的主题就是“研究分析经济形势,部署下半年经济工作”。

也有更为细致的。比如四川省绵阳市财经领导小组,在2009年成立之初公布的《中共绵阳市委财经领导小组议事规则》中,表示重大项目投资安排方案甚至市级各部门办公用车辆购置方案采购方案等,一旦超过一定金额,均在绵阳市委财经领导小组的议事范围内——比如由市财政安排的办公设备及办公用品采购金额一次性在20万元以上的采购方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