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WCHINESE中文网 作者:程彤

美国财政部周一公布最新一期国际资本流动报告(TIC)显示,2014年4月,中国继续减持美国国债89亿美元,总额减至1.2632万亿美元。中国持有美国国债数量是连续三个月录得下滑,并且是自2011年以来最长连跌月数,不过中国仍然充当着美国最大债权人角色。

今年以来,监管层多次提到中国巨额外汇储备已成为一大问题。外管局日前就强调,中国巨额外汇储备的直接和间接收益已不足以抵消其所产生的问题和代价。

市场认为,美债在中国外储中占比几乎一半,对于今年以来中国连续第三个月减持美国国债总额,可能出于优化其外汇储备投资的战略转型有关。

资料显示,中国的外汇储备增长速度非常快,特别是在最近10年中,外汇储备足足涨了10倍,目前已是世界排名第一,达到了4万亿美元,占全球外储总量的三分之一,而中国的外汇储备量与世界第二的日本相比要高出1倍以上。

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在非洲访问期间提到:“比较多的外汇储备已经是我们很大的负担,因为它要变成本国的基础货币,会影响通货膨胀”。

国家外汇局总经理师黄国波和国际收支司司长管涛在接受专访时也坦承,外汇储备过快增长反映了中国国际收支失衡,带来一系列挑战:

一是加大宏观调控难度。外汇储备规模过大,一方面增大本币供应,形成国内通货膨胀潜在压力。另一方面提高央行存款准备金率和对冲操作压力,对货币政策的制约程度进一步增加。二是增加央行资产负债风险。外汇储备占央行总资产的比重超过80%,央行的资产负债货币结构不匹配,带来较大的汇率风险和成本对冲压力。

中国官员近来为何频提4万亿外储?这实际表明,中国不愿看到外汇储备持续增长。而如何实现中国外汇储备的保值、增值一直是外汇管理部门的难题之一。

经济学博士刘杉认为,减少外汇储备唯一办法是增加外汇支出,包括鼓励进口和对外直接投资,而这不仅需要时间,也受制于贸易伙伴安全管制。央行目前做法是严格控制广义货币增速,希望实体经济增长后,逐步吸收货币存量。这种主动去杠杆做法,导致国内流动性紧张,实际利率水平居高不下。

央行近期连续“定向降准”,真正目的就是达到全面降准效果,以增加市场流动性,降低长期利率水平。目前外汇储备增长放缓,为降低存款准备金率提供了技术条件。数据显示,5月新增外汇占款仅387亿元,较4月大幅减少三分之二,创9个月新低。

如果外汇储备增长缓慢,央行还可以适当降低存准率。货币供给增加后,市场预期实际利率下降,这会抑制短期热钱流入,也让汇率管理增加了弹性。

所以,有分析认为,中国减持美国国债,与本身的外汇储备减少有关,因为外储一旦减少,该国无须再增购美国国债。

据央行金融统计显示,金融机构5月新增外汇占款下降67%,这也是继4月份降幅38%之后,年内再次大幅下降。外汇占款下降对应的是外部资金流入减少,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副研究员张茉楠认为,这背后很可能意味着巨额国际收支顺差带来的中国外汇储备持续增长将迎来拐点。

另一方面,美国国债作为外汇储备中占比较高的资产之一,其暴露的风险已使得细微的波动都将带来巨大损失。

“中国作为美国国债的最大持有国,其角色已经变得十分被动,美国国债收益率的小幅波动都有可能造成中国外汇储备的较大损失。” 英大证券研究所所长李大霄表示。

数据显示,年初以来,美国10年期国债收益率已从逾3%降至目前的2.6%。

李大霄认为,中国应该均衡配置外汇储备,可以通过不同市场、不同品种进行资源配置,以优化风险敞口,此次算是合理减持。

银监会前主席刘明康4月16日在美国首都华盛顿发表演讲,透露了中国持有的外汇储备的几乎一半目前正被用于投资美国国债,在承认投资美元资产具有各种优势的同时,刘明康表示了有必要在一定程度上分散风险的想法。

不过,目前,中国正在积极改善、优化外汇储备资产占比。统计数据显示,2010年底,美国国债占外汇储备的比例曾一度高达40.7%,而到2012年这一占比已下降至36.85%左右,2013年更是降至33.25%。

那么,中国进一步分散外储投资又将带来怎样的影响呢?和讯网称,随着中国分散海外资产减持美元资产,中国将把外汇储备更多投向欧元资产。

欧盟是中国最大的贸易合作伙伴,对于中国经济而言,欧洲的重要性与美国相当。欧债爆发后,中欧之间贸易关系依旧密切,中国也努力推动与欧洲各国进行金融合作,并推动使用人民币进行结算。

3月份,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访问布鲁塞尔,这是欧盟成立以来,中国国家领导人的首次到访。中欧双方达成共识,将推进中欧自由贸易协定的谈判。如果谈判成功,这一协定将成为有史以来最大的一项自贸协定。随着欧洲经济的复苏,中国对欧洲新一轮的投资热在未来几年即将升温。

到2018年,中国所持有的美元资产预料将减少至仅30%。中国所持有的欧元资产的比率,可能将从现在的15%-20%上升至30%,,而其他货币将占到中国外汇储备的40%。2018年,中国的外汇储备预料将达到6.4万亿美元,那么,其中1.9万亿美元将为欧元资产,这意味着未来五年中国平均每年对欧洲将投资2,400亿美元。

亚洲开发银行驻中国代表处高级经济学家庄健近日在接受《环球时报》记者采访时建议,中国要更多利用外汇储备来支持实体经济发展,利用一部分外汇储备来支持企业走出去以及增加战略性资源、技术的进口,这将能有效盘活现有的巨额存量外汇储备。

目前中国的外汇储备虽然规模庞大,但中国的海外资产(包括外汇储备)占GDP的比重仅为65%,对外直接投资和证券投资只占到中国海外资产总额的15%。以日本作为参照,日本的海外资产相当于GDP的167%,对外直接投资和证券投资占到日本海外资产的60%。

可以预见,随着中国逐步推进资本市场开放,进一步推进金融自由化改革,更多的中国资本将在海外投资寻找投资机会。如果中国的海外资产达到日本的水平,中国的海外资产总额将达到15万亿美元,也就是在现有的6万亿美元的基础上,再增加额外的9万亿美元。这不仅将使中国成为全球资本输出大国,也将使得全球的政经版图发生重大改变。

在庄健看来,随着贸易收支逐渐趋于均衡,中国现有的庞大外汇储备将不会有大幅增长空间。而路透社12日也报道称,管涛表示,通过努力,未来中国国际收支将基本上趋于平衡,外汇储备积累的势头会逐渐趋缓。

“未来必须善用外储,巧用外储,设计好外汇储备管理战略,‘控制增量,优化存量’,真正把好钢用在刀刃上,提高外汇储备资产的资本能力和战略收益。” 张茉楠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