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钮文新

不从市场机制上实施根本性改革,任何修修补补式的变化,都无法从根本上解决中国股市的问题。当下的市况不又是一次深刻的教训。我认为,肖钢主席该下决心,彻底解决问题了。否则,经历了多年数量的积累,中国股市很可能会在您的手上发生“恶性质变”,我绝不愿意看到这样的事情。所以,再次发出善意地提醒。

这些新股真的具备极好的成长前景?如果不是,为什么新股会有如此强大的诱惑力?这正常吗?我们不能不承认,申购新股的热情绝不是“正常的投资热情”,而100%都是“投机的热情”。不信我们可以做个调查,看看哪位申购新股者考量股票价值,哪位申购者是因为看好公司成长性才去有选择地申购新股。我看没有,现在申购者关心的只是如何得到短线资金获得更多的新股——“可得性”,而绝不考量新股质地。

尽管我们无法在股市上严格地定义投资和投机,也没有理由批判投机的合力存在,但如果认购新股完全是出于投机的目的,那这个市场一定出错了。错在哪?我不知道论述过多少次,但今天还要说。因为这件事自始至终都不曾改变。

我认为,新股发行的错误在于“一、二级市场衔接点上发生了严重的错误”。在这个衔接点上,新股发行价附近只有需求、没有供给。举个例子,某股票10元发行后,所有投资者手中的股票都是10元,所以上市后,10元钱附近,所有投资者都不会出售股票。这就使新股开盘后,10元附近没有供给,于是需求就显得十分旺盛。正是这个供求严重失衡,导致新股开盘暴涨。

注意,这恰恰是市场机制当中的重大漏洞。市场价格一定与市场供求关系密切相关,所以市场机制的建设者,必须确保市场在一级市场投资者已经确认的价格上,时时刻刻都能保持既有供给,也有需求。可以不平衡,不平衡导致涨跌,但不能出现“机制性的不平衡”,更不能出现“干脆就不可能出现供给”的制度。但我们恰恰犯了市场构建的这个大忌。

这个问题不受重视、不能改变。那中国股市的健康发展绝无可能。不要用所为的“市场自然决定论”掩盖或搪塞吧。我可以肯定地说,对资本市场、金融市场而言,坏的市场机制必然导致恶性的结果,好的市场机制才可以获得良性的结果。不客气地讲,中国股市当下的机制是“坏的”。原因如下:

第一,股票一、二级市场价格巨大落差,必然导致大量短期资金介入发行过程,引发一级市场需求过于旺盛。于是,“三高”问题必然出现。实际上,本次新股发行如果不是限价,新股价格必会高得没谱。

第二,无论是不限价导致的发行价过高,还是限价导致的发行价格过低,这都意味着中国资本定价的失败,严重破坏了中国资本市场的有效性。我们必须意识到,资本定价是股票市场最重要、最核心的职能。

第三,新股发行价格过高或过低,都将威胁股市二级市场的稳定性。新股价格低,大量二级市场资金会涌向二级市场,从而引发二级市场不应有的异常波动;新股价格过高,上市后同样面临大规模新股抛售,而使二级市场出现不应有的异常波动。这同样是破坏资本市场定价功能。

第四,资本定价的指示器坏了,创业投资等一切投资将失去价格参照,而对中国创新产业的发育构成不良影响。同时,也会引导创业投资者变成股价投机客。伤害一个民族的实业精神和创新信念。

第五,新股申购者根本不会在乎公司价值和是否造假,没有人关心公司质地究竟如何,而所关心的是,如何更多地拿到新股,如何趁着“只有需求而没有供给”的机会炒高股价,然后顺利套现出局。最后,二级市场投资者去承担所有风险。这使得中国股市一、二级市场投资者面临巨大的风险差异,这严重违背了市场“公平原则”。同时,同一只股票,在股票一、二级市场上的风险不一致,这当然也说明了市场机制中存在的严重问题。

还可以历数许多危害,但我想现在给出的足够了。但我坚信,所有上市公司、中介机构都不愿意改变这一现状。因为,那关乎它们的利益。而散户投资者又认识不到这个问题的严重性,仅仅关注眼前利益是否更多地倾泻给我。所以,没有人希望或试图解决这个问题,这正是中国股市的现实。

不过,肖主席恐怕躲不过了。今天二级市场的暴跌,已经向你发出了预警。心存侥幸的结果是什么?用不着我多说。

本着“为中国股市扫雷”的宗旨,着力为中国投资者营造“放心投资,舒心生活”的美好环境,CCTV证券资讯频道联合商务部研究院及各城市责任媒体共同发起——中国证券投资放心工程,敬请广大博友积极参与。